当前位置:

特朗普对决希拉里,大局已定了吗?

本届美国大选中的怪象频生在本质上来讲是美国政治极化的后果,占领华尔街的左翼抗争是桑德斯的社会基础,排外、极端而偏执的茶党运动则是特朗普成功的关键。

在美国时间3月1日,共和、民主两党迎来了对总统预选可能至关重要的“超级星期二”。民主党在阿拉巴马、乔治亚、弗吉尼亚、田纳西等11个州、以及一个海外领地举行初选或党团会议;而共和党则在乔治亚、弗吉尼亚、得克萨斯、马萨诸塞等11个州举行初选或党团会议。不出意料的是,希拉里、特朗普成为了民主与共和两党最大的赢家,其各自获得所在党提名之势似乎已经不可阻挡。

然而,与以往任何一届美国大选不同的是,本届美国总统预选直至今日,仍然存在着相当多的不确定性。一方面,由于相当多数的州在总统预选中采取了比例分赃而非赢家通吃的制度,只要跨过定下门槛,就算落败的都按比例取得选举人票。这让失败者一息尚存,从而可以坚持战斗更长的时间。另一方面,两位领先者希拉里、特朗普由于身陷丑闻与争议,也给了落后者更多地坚持到底等待定时炸弹爆炸的希望。

对于民主党的落后者桑德斯来说,虽然在正常情况下,这位美国版左翼老男人肯定不是“权力怪兽”希拉里的对手,但是希拉里在邮件门中越陷越深,却的确给予了他更大的希望。希拉里在担任美国国务卿的四年时间里,并没有使用政府提供的黑莓手机,而且一直使用个人电子邮箱办公,她的助手也未及时归档通信内容。这不仅让她遭到了共和党与美国媒体的强烈攻击,而且也让她面临违反保密原则甚至泄露国家机密的严厉指控。随着美国国会相应调查程序的展开,“邮件门”很有可能成为希拉里总统梦碎的定时炸弹。

对于克鲁兹、卢比奥等共和党候选人而言,特朗普的税务记录与民粹色彩,同样可能成为他们扭转劣势的难得机会。特朗普的生命力在于其反体制的草莽色彩,但是其亿万富翁的身份其实与这一草莽角色存在着致命的冲突。一旦抓住了这个冲突,就可能将特朗普“愤怒”、“直率”的牛仔变为“虚伪”、“贪婪”的骗子,而这其中的关键点就是特朗普的税务问题。

事实上,像特朗普这样的亿万富翁,在税务上很难是清白的,这不意味着他一定会违反法律,但合法而聪明的偷税行为,一样会在选举中带来毁灭性的观感。除了税务问题,克鲁兹与卢比奥还有另外一个可以扳倒特朗普的机会,那就是利用共和党内部对于特朗普日益高涨的敌意与担忧。在某些特定的情况下,克鲁兹与卢比奥同样可以借助于共和党组织的力量,以某种民主集中制的方式将特朗普踢出局。当然这样的后果很可能是特朗普及其支持者从共和党中分裂出去,另组新党参加美国大选。

坦率来说,本届美国大选中的怪象频生在本质上来讲是美国政治极化的后果,占领华尔街的左翼抗争是桑德斯的社会基础,排外、极端而偏执的茶党运动则是特朗普成功的关键。左与右的反体制力量,已经逐渐瓦解了温和理性的社会中间力量。

相关事件

  • 2016美国大选
  • 2016美国大选
  • 2016年11月8日星期二举行,此次是美国第58届总统选举,同时众议院全部435个席位及参议院100个议席也会进行改选以产生美国第114届国会。选举人团将首先被选出,再由选举人团于2016年12月17日选举产生总统和副总统。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