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填平护士缺口要从医改着力

昨天是5·12国际护士节。据报道,随着“全面二孩”实施,广东护士现在缺口达20万,其中广州护士缺口3万,数额稀少的男护士更是成了抢手的“稀有动物”。而资料显示,截至2015年底,广东全省医疗卫生机构中,执业(助理)医师22.9万人,注册护士25.4万人,根据医护比1:2配置标准核算,应有护士45.8万,缺口达20万。

护士行业的人才缺口或人员流失,不是新话题,几乎每年的护士节,都会讨论一番。随着二胎政策的放开,老龄社会的到来,我们对护士的需求只会增加。倘若医护比继续低于现实需求,必将由此带来一系列社会问题。按照新闻所述,工作繁重、收入偏低,乃至还要遭遇来自患者的暴力,都是造成护士人员流失或人才缺口的现实原由。不过在我看来,它们都仍然只是浅层次原因。

应该承认,这是职业认同度整体不高的年代。除去护士群体,集体性对职业给差评的人群,其实还有很多。譬如幼师、城管,甚至还包括基层公务员。在具体成因外,它们其实更对应着相应改革进程的宏大话题。为什么幼师会感觉自己付出太多收获太少?不过是因为,幼师的收入与福利远未得到制度性的保障。为什么城管往往“吃力不讨好”?除却部分城管人员确实执法素质低,最大的缘由,是城市管理体制的改革进展迟缓。护士行业的问题,亦如是。

如专家所说,一个理想化的护士职业形象,至少应该是这样的:她会出现在医疗体系的整个环节中,虽然只是辅助性的配角,虽然日常的工作显得琐碎而沉重,但应该获得体面的收入、向上流动的空间,在整个医疗体制的改革视野中,同样应当成为不容忽视的重要组成。由此来看,现实的制度安排的确还不尽如人意。虽然医疗体制的改革一直在进行,但“重视医疗而轻视护理”“重视医生而轻视护士”的状态一直未得到有效改变。具体来说,当前,我们亟须改变护士群体在薪酬、编制甚至是职称评定、人才吸引与储备等方面的滞后和短板。

简单指责护士的流失或缺口并无意义。加快推进医疗体制改革,让护士成为一个相对稳定、具有职业吸引力的群体,进而让更多患者得到优质护理,才是社会和民众之福。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