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伊朗大选不会让核协议“寿终正寝”

武剑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5月19日伊朗将举行新一届总统选举,各位分属强硬保守派和改革、温和保守派两大阵营的候选人展开激烈对决。由于强硬保守派指责伊核协议达成未能改善经济民生,同时特朗普政府威胁正重审该协议不排除单方面退出,这种背景一下让伊核协议的命运成为了此次大选的最大焦点。

尽管鲁哈尼坐拥改革派和温和保守派支持,并取得遏制通货膨胀、达成伊核协议等亮眼成绩,但不容忽视的是伊朗的经济形势依然严峻。由于美国等西方国家没有严格履行解除对伊制裁的承诺,鲁哈尼先前期待的数十亿美元外国投资没有到来,国内的失业率仍高达12%。可以说,伊核协议未能转化为经济红利成为鲁哈尼谋求连任的最大软肋。此外,政坛常青树拉夫桑贾尼的去世令改革派及温和保守派阵营失去支柱人物,也让鲁哈尼的连任之路充满变数。

面对不利局面,鲁哈尼最近在一场集会上表示:“我们手牵手披荆斩棘,我们不会允许对手破坏我们的努力,我们也不会回到过去。”可以看到,鲁哈尼4年前“对内扩大个人权利、对外扩大国家开发”的变革口号仍旧是其争取连任的最有力筹码。2013年,鲁哈尼从多位强硬保守派候选人包围中脱颖而出并高票当选;2015年,伊朗民众为庆祝伊核协议达成一度把德黑兰变成了欢乐的海洋。几十年来伊朗民众饱受制裁和孤立之苦渴望变革的心理可见一斑,这也是为何鲁哈尼内外变革之路走得并不顺畅,但民调显示大部分伊朗民众仍对其持良好印象的原因所在。总的来看,鲁哈尼成功连任的可能性较大,伊核协议随之也会得以留存。

本次伊朗大选前总统内贾德不顾最高精神领袖哈梅内伊的劝阻,执意报名参选引起国内外轰动。他为了此次选举不仅罕见开通Twitter账户以显示其未必死守过去的强硬政策,而且还给特朗普写公开信批评美国对外政策和政治制度以展示其一贯的“反美斗士”形象。美联社评论称,这一系列动作频频,或许已暗示了内贾德再登总统之位的野心。

不过,内贾德最终未能通过宪法监护委员会的资格审查。这一方面表明他所奉行的内外保守政策已不再符合伊朗的国家利益;另一方面也体现了不愿让其搅局大选的意图,从某种程度上甚至是对伊核协议的一种保护。内贾德接受采访时曾明确表示“核协议不过是一张纸,伊朗不应对此有任何期待”。

强硬保守派候选人莱希被视为鲁哈尼连任路上的最强劲对手。他既是伊朗专家会议成员、同时也是伊马姆·礼萨慈善基金会主管,可谓实权在握。同时,他还深得最高精神领袖的信任,哈梅内伊曾称赞莱希“值得信任,经验丰富”。此外,另一位强硬保守派主要候选人、德黑兰市长卡利巴夫临阵退选并且支持莱希,都让这位伊朗政坛的政治新星拥有很强的竞争力。

5月5日,伊朗举行总统候选人第二场电视辩论,对于伊朗核协议的争论尤为激烈。但值得注意的是,莱希对于核协议的不满和指责大多是针对其他签署方没有履约、现政府谈判时过于示弱、以及现政府不具备将协议变现的能力等,而在关于核协议存废的根本问题上却立场模糊。对此,鲁哈尼回击称“所有的候选人应当明确地告诉公众,他们对于伊朗核协议的态度究竟是什么。”事实上,从中反映出即使强硬保守派候选人上台也不会轻易废除伊核协议,因为他们很清楚解除西方制裁、发展经济民生是民心所向、更是政治所需。

在伊朗大选的同一天,伊核协议的另一大主角美国总统特朗普抵达沙特开启首次外访之旅。他在沙特将会晤其他阿拉伯国家领导人,随后还将前往以色列。美国国务卿蒂勒森明确表示,特朗普此访的目的是寻求上述国家一致对抗伊朗。再加之特朗普上任以来美伊关系明显趋紧、特朗普一直批评伊核协议是“史上最糟糕的交易之一”,这引发外界对特朗普可能会撕毁该协议的担忧。

目前,虽然特朗普的中东政策已轮廓初现,但还面临着两大不确定性因素。第一,特朗普最近在中东一系列示强举动究竟是摆脱执政困境的权宜之计还是“传统共和党总统”的回归标志?第二,特朗普是否会在世界经济重心转向亚太、美国页岩油气革命导致中东战略价值下降、朝核问题被列为外交优先议题的情况下重返中东?毕竟对特朗普而言,“美国优先”是其奉行的对外政策、而“让美国重新伟大”是其执政的宏伟目标、朝鲜则是美国安全最大的现实威胁。正因如此,美国维系伊核协议、缓和对伊关系有其合理性和必要性。

两年前,伊核协议之所以能够达成主要是满足了伊朗国内政治和美国战略东移的利益诉求。时至今日,不论伊朗还是美国这样的利益诉求仍未改变,这也决定了伊核协议现阶段的存在价值。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70_165570.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