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法国抗议潮不断,凸显西方式全球化弊端

董一凡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所

近期,法国社会不断爆发出对现状不满的抗议浪潮,12月迄今共十轮“黄马甲”运动似乎只是这种形势的开端,除了网络上自发组织的“黄马甲”运动外,各个工会以及极左政党都借着民众“不满意”的浪潮,争相发动抗议活动。

法国劳工总联合会(CGT)曾经提出2月5日进行的普通罢工日,要求政府提高最低工资、进行税务改革,很有可能在领导人物的推波助澜下,变成“无限期总罢工”。同时,极左的“反资本主义新党”(NPA)领导人贝桑瑟诺在1月23日周三宣布,将加入现有的抗议活动。贝桑瑟诺接受电视采访时提出,法国各方的抗议活动应共同联合,形成集聚效应,同时社会抗议、工会抗议和“黄马甲”运动三方面需要相互整合协调,一同进行抗议。贝桑瑟诺呼吁不屈法兰西党党魁梅朗雄、不屈法兰西党议员弗朗索瓦•鲁凡、前总统大选社会党候选人阿蒙等极左政党代表一同参会,以寻求合作可能。

法国历史上对于社会经济状况不满,上街抗议的情况由来已久,甚至成为法国社会文化的常态。而此番根据不同组织者发动的抗议活动,却有着愈演愈烈,相互整合共振的趋势,甚至有向1999年西雅图反世界贸易组织抗议、以及2011年“占领华尔街”运动发展的苗头。

事实上,从各方抗议的诉求来看,包括增加工资、反对削减福利、保障低收入者群体利益等,直指法国社会近年来贫富差距增大、社会就业及保障状况恶化、中下层民众社会经济状况堪忧的现实。而这些问题的直接原因或许是金融危机以及欧债危机造成的经济衰退及其衍生的社会危机,但根源上更是西方主导、推动的全球化进程对发达国家政治经济基本面的反噬。

全球化本质是人、财、物、信等经济要素在全球范围内不断增加相互流动,相互联系过程,其历史可追溯至数千年前。而主流话语中所提及的全球化,则是特指二战后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通过建设GATT、IMF等国际经济治理机构,推动国际贸易、国际投资及国家间市场开放以及经济要素和经济活动联系日益密切的进程。这一进程在冷战结束至今近30年里相较于以往出现了加速发展的趋势。同时,全球化的进程也伴随着市场自由化、资本自由化、西方民主普世化等西方式的政治、经济意识形态与体制机制在全球不断扩张,加大影响的进程。

在这一进程中,全球化的主要推动力是跨国资本特别是金融资本的利益、西方国家及其主导的全球经济治理机构的不断推动、市场机制及全球市场的不断扩大和融合以及科学技术的飞速发展与运用。在上述推动力的作用下,全球化为人类经济发展及财富增长提供了巨大的全球化红利,这些包括了全球经济总量、贸易总量、投资流量和存量的跨越式增长,跨国公司、全球产业链、制造链、物流链、信息链向着全球的每一个角落延伸,全球商品、服务、信息流动交换程度不断提高,也给每个人的生活带来颠覆性变化。

然而,在西方式全球化做出前所未有巨大蛋糕的同时,红利的分配却出现了极不平等现象,各个国家在跨国公司、金融资本大获其利的同时,也出现了数量庞大的输家和不满意群体,映射出了全球化阳光背后的阴影一面,包括了发达国家的贫富差距扩大化、产业空心化、中产阶级坍塌化、经济结构金融化、移民社会衍生问题突出等问题,加剧了发达国家中下层民众的不高兴、不满意、不安全心理。而2008年的金融危机以及衍生的欧债危机,则进一步暴露了资本主义根本矛盾和新自由主义的弊端恶果,并将全球化的负面效应加以放大,助推了政治上的民粹主义、经济上的民族主义和单边主义以及国际议题上的利己主义和保护主义在西方世界像瘟疫一般蔓延。

而在欧洲发达国家面临危机后,选择解决问题的路径则是通过缩减财政、量化宽松、削减福利保障等方式,一方面继续为金融资本和跨国公司的野蛮生长提供养分,而另一方面则使得普通民众收入、就业、社会保障上大受冲击,同时产业空心化、经济结构偏向资本而非劳动者的倾向难以得到改善。同时,法国还面临着欧洲一体化带来的冲击,欧盟的东扩使得其共同农业政策的覆盖面大幅扩大,中东欧国家纷纷涌入了西欧的制造业和农业市场,法国引以为傲的农业及其它传统制造业大受打击,甚至在大城市外形成了“边缘地区”,与巴黎等地构成了经济社会领域的中心-外围体系,而在边缘体系中生存的民众,正是受危机和全球化冲击、伤害最深的人。

因此,法国的病既有法国的抗议特色,又是发达国家经历危机后的通病,马克龙的药方虽然高大上,以解决竞争力和发展模式为主轴,但伤及百姓利益却显得不食人间烟火甚至不近人情。未来法国国家治理仍然要面临着全球化浪潮带来的重重困境,如何在反思之后寻求新路,不仅是马克龙,也是现在和今后西方乃至全球领导人面临的战略性问题。(责任编辑:唐华)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70_200070.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