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万千年味家国情】幸福中国年:团团人气,圆圆人情

唐伟 中国作协网络文学中心助理研究员、文学博士

改革开放以来的春节序曲,奏响于春运列车的那声启动鸣笛。始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春运,承载了一代又一代人的过年记忆。从窗口排队,到网上抢票,抢的是运气,也是抢先预定那份团圆的心情。从抢到票的那一刻起,就心系家的方向,掰着手指头开始回家的倒计时……

进入新时代,春运愈发深刻地改写城乡春节的过年氛围。从羡慕城市的繁华似锦,到农村变成过年的主场,也就这三五年的事。杀年猪,打年糕,做豆腐……家家户户都忙得风生水起。反观被春运掏空的城市,虽然也张灯结彩,也到处披红挂绿,但相对平时的人潮涌动,还是难掩人去楼空的寂寥。农村过年的热闹,让很多城里人看在眼里,馋在心底。

农村过年的主场优势,既是春运所赐,也跟春运周期大致相当。无论是朔漠塞北,还是江南水乡,只有到了腊月,外出打拼务工的,大包小裹地陆续回家,村才是一个完整的村。因此,村人都十分懂得珍惜:生日寿宴,新房进火,嫁女娶媳,操办酒席大多都安排在腊月底。不为别的,单就图一份人气十足的热闹劲。

看那鞭炮噼里啪啦响个不停的人家,门前停的是新买的小车,席间传来震耳欲聋的猜拳喊枚,你来我往的推杯换盏,一顿酒席终了,大多都喝得面红耳赤,主客间握着手,拍着肩,拎着大包小兜相互告别。年还没过,腊月的酒席已然掀起节日一波又一波的小高潮。新农村的生活变好了,没有理由不让大伙知道啊。

置办年货,洒扫庭除,忙里忙外,自导自演,全家老小,都得精心照顾到,中年人当仁不让是过年的主角兼导演,这点倒没有城乡之别。过年期间,中年主力们除了要用实际行动应验“劳动创造幸福生活”这句话的货真价实外,还有朋友同事的互致问候,亲里亲戚的人情往来,谁都不敢怠慢,任谁都不能让人挑理。

小孩永远是最佳配角,就爱凑过年这份忙碌的热闹。换上新衣服,抱着刚买的玩具,满屋子疯跑,他们知道,一年中也只有这个时候,就算犯个错误,也可以撒个娇。而从大城市回到家的年轻人,习惯了一个人的自由自在,对他们来说,不停的忙碌,是多余的麻烦,嘈杂的热闹,似乎是不必要的打扰——就连七大姑八大姨场面上的嘘寒问暖,他们都觉得是侵犯了个人隐私。而作为顾问的老人,他们多少就有点看不懂年轻人的这点心思了,难道少了这份形式大于内容的人情味,就叫“文明”过年了?

如果说,在物质匮乏的年代,过年过的是团圆饭的大快朵颐,以及节日期间的品类丰盛,那么,在物质生活得到极大满足的今天,过年主要过的是那份团团人气,过的是那份圆圆人情。或许,跟常年不见的亲戚间的尬聊,是显得有那么点虚情假意。但试想,如若连这点强颜欢笑都没有了,欢聚又图个什么热闹劲呢?

当然,热闹不是闹心,长辈们也应该意识到,无论是关心晚辈的婚姻大事,还是询问工作生活,作为聊天的开场白,点到为止即可,倚老卖老的拿腔拿调,可能会让节日的人气,变成硬生生的气人,那又何必呢?

从物质享受的满足,到人气人情的拢聚,欢乐永远是团圆年味的主基调,这点并不区分男女老少。农村也罢,城市也好,幸福中国年因着中国的变化,过年的团圆,逐渐有了形式和内容的融合。

喝完团圆的酒,吃完团圆的饭,赶完团圆的局,那张临近出发的返程春运票,提醒团圆的人们,人情暂告曲终,人气即将散场。春来秋去,子丑寅卯,在年年岁岁花相似中,期待下一次团聚,于岁岁年年人不同里,期待下一回圆满。一年又一年,年年中国年。(责任编辑:郭素萍)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70_200570.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事件

  • 2019年春节
  • 2019年春节
  • 为迎接中国己亥猪年的到来,丰富多彩的庆祝活动,带有猪年特色的产品也应运而生。春节的脚步越来越近,过年的气氛也越来越浓,我们共同走进“春节时间”。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