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俄罗斯重返G8?恐怕只是特朗普一厢情愿

陶短房 旅加学者

8月2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公开表示,自己“可以完全支持”让俄罗斯重返G7,从而使G7恢复为曾经的G8,从而进一步坐实了此前外界的传说和揣测,即特朗普希望在本届法国G7峰会上讨论俄罗斯重返G7问题,并争取2020年美国G7峰会上实现G8的“全家福”。

1975年诞生的G7(当时只有6个成员国,第二年加拿大加入)在1998年吸纳了俄罗斯,从此称为G8。2014年,因为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和干预乌克兰内战,俄罗斯以外的其它7个成员国一致同意将当年正好是G8轮值主席国的俄罗斯除名,从而结束了长达十几年的G8时代。

长期以来,特朗普和俄罗斯总统普京间存在微妙的私人特殊情感,也曾多次试图缓和俄美关系,曾力排众议在2018年7月和普京举行俗称“普特会”的赫尔辛基“一对一”会谈,此次公开高调表示“应回归G8”,只是这种亲俄逻辑的又一次表现。2020年美国将举行总统大选,特朗普面临连选连任考验,选择在此时发难,也带有浓厚的选举考量气息。

在宣称“完全支持”俄罗斯重返G8时,特朗普不忘把当初驱逐俄罗斯的“错误”归咎于自己的前任奥巴马。自2016年大选至今,特朗普言行中始终带有明显的“处处与奥巴马相反”的逆反式逻辑,此次俄罗斯重返G8问题也并不例外。

不过特朗普为自己这番意见所寻找的理由,是“让俄罗斯回归更有意义,我们正在讨论的许多议题都与这个国家息息相关”,却似并没有多少说服力。在他发布消息的社交平台上,许多网友便表示,如果按照这个逻辑,更应该“入围”的应该是中国,而不是俄罗斯。

对于回归G8,俄罗斯表现得“外冷内热”:表面上一再声称“我不一定有兴趣”。8月21日,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在新闻发布会上被问及此事时则称“如果法国峰会作出涉及俄罗斯的决定,我们当然会对其作出审查、考虑,并予以回应”,似乎十分矜持,但实际上,针对特朗普一次非正式的表态如此郑重回应,本身就把俄罗斯内心热切期盼重返G8行列的真情实感表露无遗。

更“夸张”的是,俄罗斯总统普京8月19日,也即本届G7峰会开幕前不到一周,紧急访问了峰会东道主法国,和法国总统马克龙在布雷甘堡举行闭门会谈。两位领导人过去一段时间频繁会晤,最近一次是今年6月的大阪G20峰会期间,可谓“该谈的差不多都谈过”,卡在这一时间节点又谈一次,恐怕重返G8问题即便不是唯一话题,至少也是重点中的重点。

但马克龙却并不像特朗普那样热情洋溢。

他虽然在8月21日附和了“可以讨论一下俄罗斯回归问题”,但随即强调“前提是乌克兰问题获得突破性进展”,并表示“暂时看不到这样的进展”。口气虽婉转,但意思实际上再明白不过——谈谈可以,但暂时休想通过。

马克龙并非唯一对俄罗斯回归“说不”的G7成员国:德国总理默克尔针对这一话题直截了当表示“目前不是时候”“俄罗斯不仅继续干涉乌克兰内政,而且对其它国家也表现出霸权倾向”;英国首相约翰逊不仅同样强调乌克兰危机这个俄罗斯当年的“出局要素”仍然是个死结,而且还提到了令英俄关系至今深陷低谷的2018年“3.26”斯克里帕尔父女中毒案。

从目前情况看,特朗普拉俄罗斯重返G8的构想很难实现。

如上所述,当初俄罗斯是因为乌克兰危机和克里米亚事件被“踢”,5年过去,这个问题事实上毫无突破,普京的态度非但未曾软化,甚至不妨说比当年更强硬(至少危机之初他还不敢明目张胆说“克里米亚是俄罗斯的”),在这种情况下重新接纳俄罗斯,不啻向对方“投降”,对于大多数G7成员国而言,这恐怕是很难接受的。

G7从来就不是一个单纯的“富国俱乐部”,而更是一个基于意识形态共同认知的政治组合,如今的俄罗斯不仅在经济层面上并不“及格”(GDP总量仅列世界第11位,落后于所有G7国家,也落后于并非G7国家的中国、印度和巴西),且在意识形态上也和G7格格不入,此前特朗普在美俄关系上屡屡放出的“胜负手”就一再引发美国国内轩然大波,这一次恐怕也未必能获得多少“正能量”。

当然,2020年美国G7峰会上让普京和俄罗斯“欢聚一堂”,大约还是可以办到的,因为邀请非正式成员列席本就是东道主的权利,其它G7成员国一般也不会不给面子。本届东道主法国就邀请了印度、南非、布基纳法索、埃及、塞内加尔、卢旺达、澳大利亚和智利等8个非成员国列席,明年特朗普破费一点多请几个“陪客”自然也无关痛痒——当然,还得看届时普京在正式“回归”无望情况下赏不赏脸。(责任编辑:唐华)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70_213370.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