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贪官人间蒸发嘲讽监管时差

如何缩短“时差')">监管时差”,有效拦截“李跑跑”们逃跑的脚步,应该成为建章立制之后迫切需要破解的难题,因为比制度更稀缺的是执行力

人间蒸发3个月的河南省安阳市委副书记李卫民涉嫌受贿,目前已被立案侦查。河南省纪委前期初查的情况表明,李卫民在担任三门峡市委常委、组织部长期间,利用干部选拔任用之机收受贿赂。

官员失踪3个月,直到今天才因涉嫌受贿立案,监管的麻木比官员潜逃更让公众不满:从潜逃到立案,足足有3个月的“监管时差”,监管为什么总跟不上潜逃贪官的脚步?多年前,山东泰安市原市委书记胡建学就说,官到我这一级就没人管了,这么多年过去了,为什么这种情况依然没有丝毫改变?

一个寓言,说的是某动物园新进一只袋鼠,管理员把它放在2米高的围栏里,第二天发现袋鼠逃出栏外。管理员连忙将栏加高至3米,第三天袋鼠还是逃了。于是,管理员将栏增到5米,结果还是一样。长颈鹿便问袋鼠,这栏要加到多高,你才出不来。袋鼠说:这个难说,或许10米、30米、50米,就看管理员是否记得把栏门关上。

杨湘洪出逃之后,中纪委、国家预防腐败局等10部门掀起一场禁止官员公费出国、出境旅游专项整治行动,有关部门还出台了县处级以上干部出国通行证、护照管理措施,“裸官”最近也进入监管者的视野,“李跑跑”还是跑了,说明一个问题,相关政策与规定再多,叠床架屋,如果执行环节出了问题,也白搭。就像围栏筑得再高,栏门没关也没用。

权高位重的官员,要放弃多年经营获得的权杖,抛妻弃室成为千夫所指的逃官,必然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与长期的准备,不可能没有丝毫表现,再狡猾的狐狸也会露出蛛丝马迹。两个事实可作旁佐:一是在“李跑跑”出走以前,就有很多“异动”,譬如好多工作需要他参加的,他都缺席,没有参加;二是事件被曝光才几天,河南省纪委的初查就表明,李卫民曾收受他人贿赂,说明他的腐败行为并不隐蔽。假若对领导干部的监管不出现“时差”,能够即时、贴身、到位,李卫民也就没有机会成为“李跑跑”。

假设改变不了历史,但可以警示未来。如何缩短“监管时差”,有效拦截“李跑跑”们逃跑的脚步,应该成为建章立制之后迫切需要破解的难题,因为比制度更稀缺的是执行力。没有执行力的制度,只能导致制度依赖或制度迷信——制度越来越多,管理越来越复杂,执行力越来越差,效率越来越低,公众的抱怨越来越多。

除了实行刑事缺席审判制度,对出逃贪官进行缺席审判、公布确凿的罪证及判决,以儆效尤之外,一套防止官员潜逃的办法是必不可少的。这套办法至少应该包括:密切注意官员的动向,及时掌握其异常表现;加强信息搜集,及时掌握腐败官员购置地产、转移资金、申请移民等重要个人信息;强化资产转移的监测与控制,切实防范洗黑钱等行为;提高边控体系灵敏度,对因私出国官员进行严密监控;积极参与反腐败的国际合作,遏制贪官外逃现象……这些,不是靠制定一个规定,发一个文件,就能解决的。

相关事件

  • 官员失踪
  • 官员失踪
  • 河南省安阳市市委副书记李卫民于3个月前离岗出走而神秘失踪,知情人称其出走与去年爆发的三门峡系列腐败案有关。此前,李卫民曾担任多年的三门峡市委组织部长。从相关部门反馈的信息来看,目前李卫民的去向也不甚明朗。接受记者采访的安阳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对其去向说法不一。河南省纪委一位负责人称“会关注”李的出走。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