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对叙动武,奥巴马在转移责任?

当地时间4日,美国参议院外委会以10票对7票的比例通过授权对叙动武提案。这个票数差距并不大,而且并非按照党派划线,民主党、共和党都有人投反对票。这说明是否对叙动武在美国国会仍是高度分裂的一个问题。从目前美国媒体的调查统计看,在参议院支持者和反对者力量大体相当,有一半左右的参议员尚未作出决定;众议院形势对动武派更为不利。

美国国会内部此次围绕对叙动武问题,发生了近年来少见的混乱。不仅两党内部都有动武的支持者和反对者,不纯然以党派划线,甚至在民主党的自由派与共和党的保守派内部也有不同声音,也就是说,投票也不纯然以意识形态划线。有一些议员有不同意见是为了政治原因,为反对而反对;有的反对者则是认为应该对叙利亚打击更猛烈一些。国会议员们要考虑到本党主流意见,但也要考虑到自己选区选民的态度、自己是否有连任压力、自己是否还有诸如竞选总统等更远大的政治目标等。毕竟,对动武的投票记录,将被人长久记录在案。到投票前,美国行政部门以及国会领袖们还会做大量工作,国会内部赞同和反对动武的力量对比仍可能发生变化,很多人的政治盘算只是种讨价还价的技巧。奥巴马要获得国会授权、特别是众议院的授权并不容易,但是国会内形势可能会向着有利于动武的方向移动。

在美国历史上,总统绕开国会发动战争的例子并不罕见。奥巴马政府2011年3月19日在未获国会批准的情况下介入利比亚战事。直到当年6月1日,针对利比亚的轰炸行动已持续72天,超过了总统单边战争决策权为期60天上限,但议员们也只能谴责其“违法”。那么,为什么奥巴马这次为了一个“惩罚性”动武,竟然主动表示要征得国会同意呢?实际上,奥巴马这一姿态,与其复杂的动武心态、无奈的中东战略有莫大关系。美国划下“红线”,有所谓“可信度”问题;奥巴马身边助手如国务卿克里、国家安全事务顾问赖斯都是人道主义干预的坚定支持者,这些因素都在推动奥巴马采取武力。但是另一方面,奥巴马以反对在中东的战争上台,背着诺贝尔和平奖的光环,面对着不支持动武的美国国内民意和国际舆论,要下定决心,甚至背负骂名,又谈何容易。于是把最终决定权推给国会。可以说,无论国会投票结果如何,奥巴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在“阿拉伯之春”之后,奥巴马政府尝试和温和的伊斯兰派系接触、合作。美国希望一方面“顺应民主潮流”,不站在各国反对派的对立面上,符合美国价值观;同时通过合作,又能确保美国在中东的利益。但埃及等国的情况让奥巴马的期望完全落空,而叙利亚反对派的组成也十分复杂,变数很大。美国在叙利亚乃至整个中东缺乏明确的中东战略。动武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没有地面部队参加的“惩罚性”打击能取得什么效果?要推翻巴沙尔政权不太可能;要改变叙国内战争形势也不容易;甚至由于动武讨论太久,叙政府已做好准备,因此连惩罚效果也未必有多少。

就目前而言,中国在中东安全事务中发挥重大作用的能力有限。比如调停叙利亚争端,或阻止美国对叙动武,这都在中国能力范围之外。尽管如此,中国仍应找准机会更多地在叙利亚问题上发出声音,并且作出一定贡献。在国际社会普遍反对美国对叙动武的情况下,中国是否可能提出自己的协调方案,作出一定斡旋努力,至少可以更好地展示中国作为负责任大国的国际形象。▲(作者是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所长)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