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理性的市场经济需要疏通“动脉”

公路收费为主业的多家上市公司年报显示,其毛利润率已超过地产、券商等行业;以宁沪高速为例,逾九成员工的学历没有到大学本科,但其人均税前收入达到10.5万元;这些路桥上市公司的高管和主管部门的处长们“一套班子,两块牌子”,这种现象也使人们易于理解居高不下的公路收费标准、不断延长的收费期限。(《南方周末》6月9日)

路桥公司在拦路要钱,但是谁能想到他们一年能要这么多的钱:上市公司五洲发展有442名员工,2010年度光增加的职工薪酬就超过6415万元,而这些高速公路从业者,大部分学历都在本科以下,主要是收费作业人员、工程养护人员和服务区人员。这些工作在其他行业并不鲜见,像超市收银员、设备维护员、服务员、环卫工人、售票员等等,都在从事类似的工作。但是同工未必同酬,从事城市中常见的上述职业的人,却往往生活在社会的底层,经济收入是他们最没法炫耀的弱点。

公路上工作比之城市要辛苦,但辛苦程度的加成,远不足以构成高薪的理由。这些路桥公司高管们带着一帮低学历的员工,之所以如此轰轰烈烈地走在其他劳动人民前头,真正原因还在于这些高管的双重身份。是上市公司的高管,同时也是交通部门的领导干部,赚钱的是他们,监管的也是他们,这个舞,戴着红顶戴跳,就谁也管不住舞姿如何了。四川成渝高速公路股份有限公司24名高管中,15名来自四川省交通厅,3名来自于交通部关系密切的华建交通经济开发中心。

有了高管的官员身份和公司理不清的公私关系,路桥行业被铸就成2010年年度暴利冠军,也就顺理成章。国内一家权威的金融平台统计结果显示,全国19家主营业务包括路桥收费项目的上市公司,平均毛利率为59.14%,平均净利率也高达35.51%。在几十年的历史当中,我们并不缺少这样的经验,“双轨制”和“红色资本家”的背后总是少不了类似的影子。

近年来,有关收费公路过多、站点过密、过路费太高、投资结构不合理等方面的报道铺天盖地,在我国的收费公路已经占到全球的八成左右。路桥公司的舞蹈跳得那么风骚背后,还有其他行业的一把辛酸泪,据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公布的统计数据,目前物流行业的成本中,公路收费占到了总成本的1/3。公路运输的高昂成本,让依附于它的各行各业的销售成本水涨船高,因此约谈和限价也越来越频繁,政府也受到越来越多的“过度干预”的批评和指责。

公路的确是关系到国计民生的重大行业,需要政府来投资。投资之后,投资者变成管理者,但事实证明,政府并不是一个好的经理人。古典经济学中的“经济人”,会使自己的利益最大化,在金钱滚雪球的过程中,“经济人”同时具备“贪婪”和“恐惧”两种情绪。但是路桥公司高管还具有政府官员的身份(在中国,这往往被认为是权力的象征),所以“恐惧”越来越少,“贪婪”越来越多。最终,贪婪的“经济人”变成了当官的“经济人”,贪婪战胜了恐惧,利益也在同时瓦解政府的服务属性。

市场经济需要理性因素,而类似路桥公司的利益集团正在绑架这种理性因素,严重的税外收费孕育了利益集团。市场要回归理性,政府就需要在自己身体上动刀子改革,但不简单,内部的“红顶商人”,为了维护既得利益,会千方百计“软化”这把刀子。这也就是为什么调控经济的手术刀总是在联合利华等民企、外企中游走,因为拿着刀子给别人看病容易,给自己看病却很难。

如今路桥集团们张袂成阴,一方面是“关系国计民生”,一方面是官商不分、管理混乱,怎样切开“买路钱”的刀口成为进一步改革的难点。市场经济的理性,需要严格的核算为基础。如若不能在公路的建设和管理上引入民间资本,那么能否建立一套严厉的中央直辖的管理体系,严格限制路桥集团在绑架国家“动脉”的过程中获取并不十分合理的利益呢?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