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特雷莎•梅的2018:压力重重 前途堪忧

编者按:2018,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单边主义、保护主义抬头,对当前国际政治经济秩序构成严重挑战,地缘政治斗争依然紧张……中国网观点中国推出“回望国际2018”系列评论,盘点风云变幻的国际形势和各具特色的国际热点人物,洞见这个世界波诡云谲的2018。

曲兵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所副研究员

2018年,英国脱欧谈判进入关键阶段。英国首相特雷莎•梅马力全开,在英、欧之间来回周旋。推动双方达成“退出协议”,又在国内外竭力“推销”协议,同时还要防止“后院起火”。这一年,梅劳心劳神,怎一个“累”字了得!

重重压力

对外,梅面对的是稳扎稳打、步步紧逼的欧盟;对内,她面对的是分裂的政党、政府和议会。梅“压力山大”,施策空间有限。

欧盟层面,欧方谈判团队要求梅做出选择,拿出方案,并坚持将避免南北爱尔兰出现“硬边界”的“担保”方案作为“退出协议”的前提,导致9月的欧盟峰会不欢而散,10月的欧盟峰会无果而终。在“退出协议”遭英国议会抵制后,欧方表示愿助梅一臂之力,但强调已达成的协议不能重新谈判。梅在谈判中处于弱势,不仅无法对欧盟“分而治之”,反而步步后退。

政府层面,内阁大臣之间一直有“软脱”、“硬脱”的“路线之争”,他们纷纷向梅施压,甚至以“辞职”相威胁。梅起初采取骑墙态度,但在时间压力下,不得不向内阁摊牌,结果是引发一波波的辞职潮。7月,梅力推的“软脱欧”方案“契克斯计划”引发脱欧事务大臣戴维斯和外交大臣约翰逊辞职。11月,梅与欧盟达成的“退出协议”又导致脱欧事务大臣拉布、就业及养老金事务大臣麦克维等人辞职。

议会层面,脱欧相关国内立法遭到上下两院议员的刁难,他们的惯用手法是提修正案。7月16日,保守党内的硬脱欧派代表瑞斯-莫格对“关税法案”提出4项修正案,梅不得不对议案做出修订再付诸表决。11月的“退出协议”更是遭到议员们的强烈抵制,反对者来自各个党派。12月4日,议会下院表决“退出协议”相关动议。梅在63分钟里接连败北,成为40年来首次在议会遭遇三连败的英国首相。

地区层面,苏格兰民族党党魁斯特金借题发挥,声称要搞第二次“独立公投”。梅数次与斯特金会谈,恩威并施,请其不要播撒“分裂的种子”。梅的政治盟友、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党魁福斯特不愿看到将北爱与欧盟深度捆绑的条款,屡屡以撤销对保守党的支持相威胁。梅只能好言相劝,一再表示不会同意将北爱与英国其它地区“区别对待”。

多方游说

梅主要外交活动都围绕脱欧展开。她多方游说,使命悬一线的谈判得以继续推进。在欧盟以外地区,她努力安抚投资者,推动与重点国家的贸易合作。

梅于7月亲自领衔对欧谈判,到访欧洲大陆成了家常便饭。她重点做欧盟机构(欧盟委员会、欧洲理事会)和重点成员国(主要是法国、德国、奥地利、荷兰和爱尔兰)的工作,全年共参加六次欧盟峰会。每当“脱欧”进程陷入僵局,梅必亲自出马,赴欧陆展开“游说之旅”。典型的两次:7月底8月初游说欧盟国家支持英国提出的“契克斯计划”,12月中旬游说欧盟国家就“退出协议”做出“澄清”和保证。

国际舞台上,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慕尼黑安全会议、G7峰会、北约峰会、联合国大会以及G20领导人会晤,梅一个都没有落下。她借助这些多边场合安抚盟友和伙伴,讲述英国脱欧的最新进展,承诺英国脱欧后继续保持开放,宣传英国拥有独立的贸易政策给其它国家带来的合作机遇等。

双边层面,梅积极开拓海外市场,1月底访问中国,3月会见到访的沙特王储,8月底访问非洲三国,致力于推进英国与相关国家的经贸合作。美国是她的重中之重。梅多次与特朗普会谈,自称与特朗普就磋商“雄心勃勃”的英美贸易协议达成一致意见。实际上,特朗普一直对英国转向“软脱欧”耿耿于怀,甚至称“退出协议对欧盟有利”,不利于英美贸易协议。对于美国提高对欧盟钢铝产品关税、退出伊核协议等有损英国利益的做法,梅表示“失望”,但避免与美直接冲突,更多是由法、德出面与美抗争。

插曲是英俄外交风波。俄罗斯前双面间谍在英国遭神经毒剂杀害后,梅强硬以对,塑造西方世界“反俄先锋”的形象。她深知英国势单力薄,故发动外交攻势寻求盟友支持,成功地动员26个国家及北约机构联合驱逐俄外交官。

前途堪忧

特雷莎•梅在前方冲锋陷阵,后院却一再起火。反对党工党一直希望趁乱上位,但梅的主要精力是对付自家议员的倒阁图谋。保守党内的极端脱欧派“欧洲研究小组”(ERG)自从认清梅的“软脱欧”企图后,就开始酝酿“倒梅”行动,终于在12月12日成功发起了党内的不信任投票。参与投票的317名保守党议员中,200人对梅表示支持,117人则投下反对票。梅躲过一劫,且一年内不再受党内不信任投票的侵扰,但117张反对票已是“严重警告”。

梅赢得喘息空间,但这并不能改变她的终极难题:赢得议会对“退出协议”的支持。投票将于2019年1月中旬进行,这肯定比她击退党内政敌要艰难得多。梅多方斡旋,终于拿回一个她认为照顾到各个阵营诉求的“中间方案”。不幸的是,她面对的是一个分裂的社会,每个反对者都能从中找到自己不满意的理由。

2018年即将结束,梅已无心思过圣诞节。她需要与欧盟进一步沟通,争取拿回有说服力的修改方案。目前不确定的是,她从欧盟得到的让步能否满足党内脱欧派的胃口?能从工党那里拉来多少“反水”票?北爱民主统一党能回心转意么?形势并不乐观。梅威胁下院议员,不接受她的协议将导致“无协议脱欧”,甚至“不脱欧”,但强硬派不为所动。

梅一再表示,即使“退出协议”在议会闯关失败也不会辞职。她是一个有责任心的政治家,希望有始有终,完成脱欧使命。问题在于,沦为“跛脚鸭”的她更难驾驭保守党。梅已表态无意参加下一届大选,保守党内的野心家在静候取而代之的时机。他们此刻不出手,只是不想接手脱欧这个“烫手山芋”而已。英国政治向来无情,“卸磨杀驴”的事情并不少见。也许脱欧进程完成之日,就是梅仕途结束之时。(责任编辑:郭素萍)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71_198171.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事件

  • 回望国际2018
  • 回望国际2018
  • 2018,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单边主义、保护主义抬头,对当前国际政治经济秩序构成严重挑战,地缘政治斗争依然紧张……中国网观点中国推出“回望国际2018”系列评论,盘点风云变幻的国际形势和各具特色的国际热点人物,洞见这个世界波诡云谲的2018。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