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医院红包何以陷入“囚徒困境”

医生退回车祸患者家属的500元红包,却被误以为得了肇事车主的好处。医生鉴于伤者已治愈,给出“可以考虑出院了”的建议加剧了这种猜疑。而在医生按照正常医疗规程,停掉了患者的一些消炎药并嘱咐病人出院后,患者的两名家属在医院门口堵住医生,将其头打破。(7月25日《新法制报》)

因为退回红包头被打破,这是在收取红包成为“潜规则”后的“杯具”,更是医德滑坡导致医患相互不信任的“杯具”。如果医生确实没有得到肇事车主的好处、并且伤者已治愈的话,医生退回患者家属红色是典型的医德回归,“头打破”,虽是个例,但肯定会带来负面效应——退回红包有风险,收取红包无需“谨慎”。面对患者的红包,到底是收还是不收、退还是不退?很纠结,似乎陷入“囚徒困境”。

红包,纸里包不住医德沦丧的事实。曾经,深圳一名产妇疑因未给助产士足够的红包遭到报复,肛门竟然被助产士缝上。医院方解释称肛门并未完全被封,是助产士好心帮孕妇做了一个免费的痔疮手术……在以药养医的医疗体制下,很多医务人员利用医疗资源“为自己谋利益”──只开大处方,从中“分红”;索要“红包”,没有“红包”不动手术;甚至于“见钱眼开,见死不救”……私利蒙蔽了良知,蒙蔽了责任,蒙蔽了医德。有网友说:穿白衣的未必是天使,也许是“白无常”。红包、大处方、拿回扣等正在加剧“看病难、看病贵”,正在加速医德的沦丧。

红包能否走出“囚徒困境”?医德的沦丧,很大程度上是制度弊端种下的苦果。这一轮医改进入“深水区”。今年3月,国务院印发《 “十二五”期间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规划暨实施方案》。《规划》提出要扭转公立医院逐利行为,将公立医院补偿由服务收费、药品加成收入和财政补助三个渠道改为服务收费和财政补助两个渠道。医改就是消除“制度弊端”,形成医药分开的新机制并释放出“制度善意”。医改不仅要成为解决“看病难,看病贵”的一把“金钥匙”,还要成为“治疗”医德的一剂“良药”。

医改已推进了好几年,“看病难、看病贵”问题缓解了吗?用数据说话——据统计,2011年,我国医院门诊病人次均医药费用为179.8元,住院病人人均医药费用6632.2元。一次住院费接近城镇居民年人均收入的1/3,几乎相当于农民一年的人均纯收入。笔者相信,这些医疗费用不包括“红包”。以药养医机制运转这么多年,具备强大的惯性,而依附于这一机制上的医德自然“一泻千里”。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病不起”是一种鞭策,进入“深水区”的医改没有回头路,唯有乘风破浪,迎难而上,才能载医疗福利抵达港湾。

相关事件

  • 医生退红包被打
  • 医生退红包被打
  • 近日,江西高安发生一桩咄咄怪事:医生退回车祸伤者家属的500元红包,却被误以为得了肇事车主的好处;医生鉴于伤者已治愈,给出“可以考虑出院了”的建议加剧了这种猜疑。而在医生按照正常医疗规程,停掉了患者的一些消炎药并嘱咐病人出院后,患者的两名家属在医院门口堵住医生,将其头打破。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