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谈谈“棱镜”事件中的立场问题

作为一个公民,在网上发言时也需要顾及自己的言论,是否符合公民的责任,而不是一味的做一个没有立场的“围观者”,甚至是一个立场摇摆的“玩乐者”。在这个“全民娱乐化,事事可调侃”的时代,我们更需要理性、冷静,有责任感的声音。

拜西方“主流媒体”强大的话语权和娴熟的宣传手腕所赐,“棱镜门”事件的焦点一转再转,从事件肇始时世界对美国攻击他国网络、窃听个人隐私的愤怒,到西方媒体无端揣测斯诺登是否是中国间谍,再转向哪些国家敢于“违抗”美国意志,为斯诺登提供庇护,期间更交叉着媒体对斯诺登女友职业、俄罗斯女间谍向斯氏求婚等花边新闻的炒作。一场本应是对恶意窃听、网络攻击是否触犯法律、道德底线的追问,俨然变成了好莱坞大片式的媒体狂欢。

最近几日,有一种论调开始在媒体与网络上蔓延——如果这时出了个“中国斯诺登”,那么这场“棱镜”事件是否会有更精彩的剧情上演。且不说这种论调的无稽与可笑,以及无端将中国——一个长期被美国窃听与攻击的网络安全受害国——与这场事件无端联系的可笑,一些国家、媒体与网民在“棱镜”事件中表现出前后不一的做法、自相矛盾的言论,着实让人感慨,更需要我们深思与辨明。

众所周知,每个国家、媒体、个人都应有自己的立场。何为“立场”?“立场”是指认识和处理问题时所处的地位和所抱的态度。“棱镜”波及范围之广,每个国家与个人,都可能是某些大国恶意窃听与攻击的受害者或潜在受害者。从已经公开的报道来看,不仅中国、俄罗斯这些与美国不完全“志同道合”的国家是其窃听对象,即使是德国、法国及欧盟这些美国的“铁杆盟友”,也是其展开窃听与攻击的目标。作为受害国,理应要求美国停止危害他人的行为,至少给出能自圆其说的辩解,收拾好自己国家的“烂事”,不要再危害他人、贻笑大方,但一些国家立场的悄然转变,却让人不解。

据报道,因为怀疑斯诺登藏身从俄罗斯起飞的玻利维亚总统专机,7月2日,法国、葡萄牙等欧洲国家拒绝专机入境,迫使该机降落奥地利,引发了一场外交风波。无论从国际惯例还是技术考虑,在专机起飞后拒绝入境都是非常无礼与危险的做法。事后证明,斯诺登并没有在专机上,一场自摆乌龙的闹剧折射出美国对欧洲国家的强权,及一些国家在重压之下立场的摇摆。一向以“外交独立,引领欧洲”为己任,同样被美国长期窃听的法国,也不顾底线地配合美国行动,怪不得事后玻利维亚总统抗议说,不知道欧洲究竟是欧洲人的欧洲还是美国人的欧洲。

“自重者,人恒重之”,对国家也是这样。一个国家如果完全没有自己的立场,不顾事实曲直,一味趋从强权、拾人牙慧,最终只可能在国际舞台上被人轻视、沦为附庸,尤其是在涉及到国家根本利益与原则问题的事件中,立场的摇摆不仅折射出领导人的政治智慧,更能反映出国家对未来前途命运的战略选择,是真的选择独立与尊严,还是“小骂大帮忙”,看人眼色行事。

对媒体来说,立场也尤为重要。“棱镜”事件,让我们再一次看到了一些所谓西方主流媒体在涉及本国重大利益事件中表现出的意识形态化、罔顾事实与舍本逐末。这样的做法并不让人诧异,也反映出这些媒体从事新闻报道的立场,并不永远是其标榜的客观与独立。但观察我们国内的一些媒体,还需要进一步认清所谓西方新闻报道的真实面目,而不是一味无选择的转载与追随。对事实的报道固然重要,但报道中所持的立场与态度则更为关键。在“棱镜”事件中,我们首先是受害者,然后才是旁观者,如果不能认清这一点,再多的媒体解读与报道,也可能沦为西方媒体的传声筒与放大器,背离了媒体本应坚持的立场。

对中国的网民来说,每一人发言前都应想想自己所处的位置,所持的立场。网络固然赋予了每个人发表意见的空间与自由,但这种自由并不是无限的,需要符合国家的法律、道德的底线。爱国主义是我们的基本道德底线。在网上发言时也需要顾及自己的言论,是否符合公民的责任,而不是一味的做一个没有立场的“围观者”,甚至是一个立场摇摆的“玩乐者”。在这个“全民娱乐化,事事可调侃”的时代,我们更需要理性、冷静,有责任感的声音,网络为我们提供了放大声音的平台,我们在享受网络便利的同时,也应有所担当,做一个真正有立场的网络公民。

相关事件

  • 美国“棱镜门”事件
  • 美国“棱镜门”事件
  • 2013年6月,前中情局(CIA)职员爱德华·斯诺登将两份绝密资料交给英国《卫报》和美国《华盛顿邮报》,并告之媒体何时发表。按照设定的计划,6月5日,英国《卫报》先扔出了第一颗舆论炸弹:美国国家安全局有一项代号为"棱镜"的秘密项目,要求电信巨头威瑞森公司必须每天上交数百万用户的通话记录。6月6日,美国《华盛顿邮报》披露称,过去6年间,美国国家安全局和联邦调查局通过进入微软、谷歌、苹果、雅虎等九大网络巨头的服务器,监控美国公民的电子邮件、聊天记录、视频及照片等秘密资料。美国舆论随之哗然。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