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四大行“日赚13亿”值得欢呼吗

四大银行2010年成绩单随着工商银行年报的出炉全部亮相:四大银行去年总计盈利5056.29亿元,平均每天赚得13.68亿元,均保持了20%以上的净利润增幅,其中农行增幅高达46%,位居首位。净利润方面,工行继续保持领头羊位置,净利润达1651.56亿元。四大行总资产规模累计约45.07万亿元。根据银监会前日披露的数据,截至2010年底,银行业金融机构资产总额95.3万亿元。这意味着,四大行占据了中国银行业47.29%的资产规模。(中国经济网)

如果仅从年报数据看,四大行的确为我们交出了一份亮丽成绩单。但要仔细分析银行业超高利润的缘由,我们不但不会为之欣喜,反而增添很多忧虑。总体来说,四大行作为国有银行,每年出炉的年报成绩不会让人失望,只会让人“神伤”。因为这些压根就和普通老百姓没什么关系。甭说普通百姓,就连四大行的中小股东,能从超高利润中分得多少“残羹”都是未知数。管理着国有资产的四大行,究竟是靠什么持续盈利的?每年上缴国税的比例又是多少?是否尽到企业社会责任?在银行业日赚13.68亿的背后,有些问题不得不追问。

面对银行年报,不能只看数据,因为数据既有真实性也有欺骗性。从盈利结构来看,四大行最大的利润来源还是利息收入。盈利缺乏技术含量。虽然盈利很高,但盈利模式仍然传统。净利息收入、投资收益和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是2010年银行业金融机构收入构成的3个主要部分,而其中,净利息收入的收入贡献率达66%,中间业务收益占整体收益不到20%,远远低于发达国家的50%以上。而这不到20%的中间业务收入,也大部分是把原先就不收费也不应该收费的项目(银行卡异地、跨行存取款手续费,结算转账手续费等)硬性变为收费项目。这表明,四大国有银行仍然在吃着传统的存贷差收益,还没有完全找到新的发展模式。这实际上意味着四大国有银行在相当大程度上还是吃政策饭。银行业看似成绩斐然,却是靠利息收入和手续费收入赚取高额利润,与金融业发达的其他国家相比,这简直难以想象。

若从四大行的分红情况来看,股东们也会失望。与大规模融资相反,去年四大行的现金分红却出现缩水。虽然银行业2010年利润丰厚,然而四大国有银行派息率均低于50%的国际银行业派息率水平。四大行去年累计分红2567.73亿元,平均派息率仅为36.17%。建行2010年的派息率从去年的44.22%下降到39.34%;中行也从43.97%下滑到39.03%。2010年最有钱的工商银行的派息率38.88%,而其2009年年报的派息率为44.16%。农业银行上市首年的派息率仅为18.49%,被股民戏称为“吝啬大款”。与社会难以分享国有银行巨额盈利相比照的是,国有银行内部普遍实行高福利。这又扩大了整个社会的收入分配差距。作为国有银行,职工平均年薪超十万,管理费用支出大幅增长,而国企红利流向何方?四大行利润年年增长,中小股东和广大国民却无法分享利润,让人情何以堪?

除了赚取利息差”靠天吃饭“、分红吝啬以外,银行业上交红利也受到人们关注。一直以来,“国有企业上交红利过低”的质疑声不断。国企利润增加,上缴比例应该相应提高。作为全球最赚钱的企业,工行此前声称上缴比例达到了50%,但实际有没有这么多,只有他们自己心里清楚了。四大行年年业绩飘红,但这无法真实反映其盈利能力和水平。银行业的开放与竞争是不可逆转的趋势。国有商业银行需要重新思考,如何体现与股份制不同的“国有”的色彩。短期的巨额盈利并不能保证长期的可持续发展。如果国有商业银行仍然沿袭当前的盈利模式、分红模式、服务模式,不顾及社会对公平的感受,从中长期来看,是相当危险的。在不充分竞争的市场环境中,四大行应该找准自身定位、完善经营机制、提供更优质金融服务,而不应该在"日赚13.68亿"的枕头上睡大觉。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