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驴友探险的政府职责缺失之殇

4月3日,北京理工大学37名师生、北京科技大学一名大一学生及一名公司职员,在结伴攀登猫耳山时因迷路被困。接警后,北京警方和消防共派出300多名警力,并首次出动直升机进山搜救,最后39人成功获救。(4月5日 《新京报》)

人救下来了,但争议却伴随而生。有网友甚至算了一笔账,飞机和汽车的燃油与耗损,以及300多警力的人力成本,是一笔不小的数字,并要求被营救的学生要为他们的行为负责,对此次营救行为埋单。这种说法也不无道理,但警方的回应,在让我们欣慰的同时,更值得我们思考。

警方表示,群众在危难之际报警求助,警方有责任和义务去给与力所能及的帮助,首要考虑的,是如何保证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而不是救助的成本问题。同时,警方提醒登山爱好者,在不具备相应的安全、后勤条件下,不要去做冒险活动。

在北京学生这次登山遇险之前,类似的事情已经发生过好几次。2010年12月13日,18名复旦大学的探险爱好者在黄山的深山峡谷中遇险,公安民警、武装警察、消防战士和防火队员等230多人参加了营救,最后18名游客获救,但牺牲了一名民警。被救后,这些游客在洗澡、体检时,一直都在嘻嘻哈哈,面带笑容,被社会指责“冷漠”。根据目前的行政规章和法律,我们确实只能对这些探险者从道德上给予谴责。

至于该不该追究这些探险者的法律责任,该不该要他们为耗费的公共资源埋单,我们姑且不论,因为这是一个复杂的话题,也是难以统一意见的问题。但是,有一点是明确的,政府不应该坐视类似事件一而再地发生,应该加强对驴友探险、探险旅游的安全管理,将类似事件发生的几率降到最低。

从国外的经验来看,在法律规制、机构设置、教育培训、行业管理、企业规制、医疗救援、保险、通讯传媒等方面,政府都有大量事情可做。比如新西兰,目前就已经基本上形成了一个完整的探险旅游管理系统,要求探险旅游必须报备,必须参加专门的探险旅游教育培训,需要交纳探险旅游特种保证金,有专业的探险旅游风险评估播报体系,有专门管理监控探险旅游的机构,有专门的探险保险,组建了探险旅游联盟和救援体系的区域联盟,等等。

回过头来,无论是之前的复旦大学,还是刚刚发生意外的北京学子,除了学子自身的原因之外;他们出发之前学校是否知情,学校采取了哪些预备措施;所探险的地方又采取了怎样的警示提示,有怎样的风险监控体系;我们的社会教育宣传给予了怎样的引导,有什么样的社会配套制度,等等,这都是值得我们好好思考的。

我们的这个时代,需要一些仰望天空的人,需要国民具有冒险精神。探险者有责任,但也不宜把责任简单归到他们身上。另外,探险旅游近年来颇受国内外旅游者的青睐,我国也具有丰富的探险旅游资源,问题是我们做好了哪些准备工作。看来,政府确实需要在这方面加快脚步了。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72_14072.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