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沙纳汉被调查,暴露美国政商“旋转门”问题

张文宗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美国政治研究室主任、副研究员

因美国公民责任与道德组织的申诉,美国国防部监察长办公室启动了对代理防长沙纳汉的调查。申诉书称,沙纳汉似乎违反了道德规则,“在工作范围内宣传波音......并向他的下属贬低波音公司的竞争对手”。同时因波音737MAX型飞机的问题及媒体揭出的波音与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的不当关系,美国国会和联邦调查局也介入调查。沙纳汉的仕途无疑被蒙上阴影,而美国政商的“旋转门”及衍生的腐败问题,比沙纳汉个人前途更值得关注。

沙纳汉曾在波音工作31年,从普通的技术人员成长为公司副总裁,熟悉波音民机和军机业务,为公司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在2017年7月被提名出任副防长时,国会议员和媒体就对沙纳汉提出质疑,担忧其可能代表波音影响美国军事采购和其他国防决策。根据相关法律和规定,出任副防长后,沙纳汉同国防部签署道德协议,表示将避免和其前雇主波音公司有“任何实际或明显的利益冲突”,不会参与涉及波音公司的任何事项。

不过,美国媒体报道称,沙纳汉在五角大楼履职后,大肆贬低波音的竞争对手洛克希德•马丁公司F-35战机的作用和性能,并在2020财年国防预算中,强行塞入了波音生产但空军不愿采购的F-15X战机等内容。美国媒体称,F-15X的成本不低,且不是隐形飞机,空军不愿采购,但国防部长办公室要求采购8架该机,美军采购F-35的数量从84架因此减至78架,这对洛马无疑是个打击。

不过,真正推动对沙纳汉调查的,是波音737MAX8型飞机在5个月内连续两次坠机事件。埃航空难后,FAA在世界多国宣布停飞该机型后仍然为其背书,坚称其“适航证有效”。舆论质疑波音与FAA的密切关系,据《西雅图时报》报道,为了与空客公司的新机型A320neo竞争,FAA负责人曾要求安全评估工程师将评估工作交给波音公司,也就是由“生产者”来评估自己的产品质量。波音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的做法,很容易滋生严重的腐败和渎职行为。

在西方发达国家普遍存在,在美国尤甚的政商“旋转门”现象及衍生的腐败问题,是沙纳汉及波音“出事”的根源。美国是个利益集团政治高度发达的国家,“朝中有人好办事”,向政府推荐和输送人才,只是种类繁多的利益集团影响政府决策的一个途径。美国财长姆努钦、前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加里•科恩均出身高盛,前国务卿蒂勒森进入特朗普政府前是埃克森美孚的董事长兼CEO。这些官员被特朗普总统提名并经参议院批准而履职,主要靠人脉和工作能力,其“老东家”不可避免地通过其影响决策。小布什政府任内担任财长的保尔森曾担任高盛总裁,在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时,其对高盛的对手贝尔斯登“见死不救”,受到美国媒体质疑。从政府离职后,一些高官会“旋转”进企业界。企业高薪聘请这些前官员,一个重要考虑是利用其人脉和知名度开展公关工作,影响政府决策。前美国驻联合国大使黑莉于今年2月被波音公司提名加入其董事会,就是典型案例。

在美国行政部门、国会、企业界、媒体和智库等部门,在联邦政府和州政府层面,这样的“旋转门”日夜不停、周而复始,美国的政商精英“进进出出”。如果媒体报道属实,我们可认为,从沙纳汉这个小案例看,公司的不当影响会损害同行的利益,影响公平竞争。从更大的角度看,部分特殊利益集团,如美国石油集团、军工集团对政府决策的过度影响,会导致美国国家利益被特殊利益集团绑架,为害巨大。

早在上个世纪50年代,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便在其著名的“告别演说”中,告诫美国民众警惕“军工复合体”这头“怪兽”带来的危害。这头“怪兽”如今更加凶猛,其以维护国家安全为名,推动美国穷兵黩武、军费创新高,并成为美国国债飙升、信誉受损、社会福利被压缩的重要原因,实质上最终损害了美国的公共利益和国家利益。

即使未来沙纳汉迫于压力辞职,对特朗普政府也不会产生太大影响。特朗普政府内高官变动频繁,辞职、被炒是家常便饭,美国和国际社会已司空见惯。但如果调查最终显示,波音737MAX型飞机的问题与波音对FAA的游说和过度影响关系密切,波音将会被置于美国和世界舆论风暴的中心,付出更加惨重的代价。腐败是侵蚀社会健康肌体的毒瘤。美国的政治体制和监管体制,如何解决或至少缓解政商“旋转门”带来的问题,是我们观察美国纠错能力强弱的一个窗口。(责任编辑:唐华)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72_203272.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