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利比亚重建面临的隐忧

在经历了整整9个月的武装斗争后,卡扎菲终难宿命难逃。但过渡政府也有隐忧:虽然在军事上节节胜利,在政治和经济方面却依然陷于苦战。若想将革命成果长期延续,他们就必须克服自身的一系列弱点。

在今年2月17日发动起义后,利比亚反对派随即成立了名为全国过渡委员会的政治实体以及名为执行委员会的内阁班子。虽然这些机构的成员来自于利比亚社会各阶层并富有经验,却依然受到了众多问题的制肘和困扰。

有批评认为过渡委员会运作缺乏透明度并有黑箱决策之嫌,同时也质疑其成员的甄选标准。利比亚人认为委员会主席穆斯塔法-阿卜杜勒-贾利勒不喜欢任用对国家重建有用的专业人才,却偏爱那些蹲过卡扎菲大牢的前政治犯。而如果过渡委员会连这些质疑都无法平息的话,可能也难以应对将来所遇到的种种复杂问题。

而可能危害利比亚革命成果的不仅仅是过渡委员会的相关政策。虽然在反对派控制的东部部分地区广受尊敬,但阿卜杜勒-贾利勒不苟言笑,缺乏革命领导所特有的魅力。事实上他目光狭隘,至今都未能推出一个令人信服的国家新远景。

反对派控制下的东部地区一直都缺乏精通政治的领导人物。在三月就任过渡委员会主席之后,阿卜杜勒-贾利勒随即宣布委员会成员将不会参与未来的竞选。然后他在政治方面就再也没有什么作为了。因为政治活动家们都不愿意在反对派依然战斗的同时开展竞选活动,于是他们退一步开始组建政党。结果在这个没有任何多党制民主经验的国家至今只成立了两个政党。到目前为止,只有很少的声音在持续主张推行那些确保国家得以从独裁向民主转型的改革。

另一个困境也在逐渐逼近过渡委员会。在今年7月,反对派武装力量总司令阿卜杜 法塔赫 尤尼斯在过渡委员会对其签发逮捕令后离奇被杀。尤尼斯所属部落要求委员会对此作出解释却没得到任何回音。而熟悉内幕的相关人士则指出某些高级委员会官员都与尤尼斯的死亡有关。

虽然对行凶者的调查被最近反对派最近所取得的军事胜利所掩盖。尤尼斯所属的部落依然在不断要求得到公正合理的解释,并准备在委员会无法解决问题的情况下独立实施报复行动。而这样的结果将导致反对派的内部分裂,甚至可能在各派都应该放下敌意的关键时刻将利比亚再次拖入暴力的深渊。

与此同时,后卡扎菲时代的利比亚也逐渐被内战的阴云所笼罩。东部地区的反对派已经对那些卡扎菲支持者们实施了报复——大部分被清算者都曾任职于令人谈之色变的利比亚安全机构“革命委员会”。而在西部地区,人权组织成员报告说凡是卡扎菲支持者都要在手掌上挨一枪以惩罚其背叛行为。由于过渡委员会无法管束下属武装人员,这类暴力行为必将随着士兵和武装分子撤离卡扎菲重要据点而日渐增多。

过渡委员会同时也面对着许多经济困境。在革命之前,利比亚每年生产1600万桶原油,其收入约占该国出口总金额的96%。但自2月以来,由于相关设施不断遭到骚扰和破坏,石油生产近乎停滞。在这段时间,过渡委员会主要依赖国际援助以及各国解冻的利比亚资产来维持运作。

但这些资金并不能推动反对派控制地区的经济增长。许多比利亚人抱怨说无法领到工资。电力短缺使得托布鲁克等城市夜晚一片漆黑,甚至连反对派的大本营班加西也不时遭遇停电。

而战争的耗费也远比修复石油生产设施和电力设施的耗费要大。米苏拉塔等城市均遭到严重破坏并亟需重建。但利比亚却缺乏相关技术能力去解决这些问题。由于缺乏相关技术专家,后卡扎菲时代的利比亚严重依赖外国援助,就像巴勒斯坦那样无法依靠内部经济活动,只能等待国际输血。

与对那些失去自由整整42年的人们来说,卡扎菲及其专制政权的倒台使他们看到了光明的前途。但从过渡委员会目前磕磕绊绊的状况看来,它还需加倍努力才能保证不会葬送自己血战赢来的和平果实。

相关事件

  • 卡扎菲身亡
  • 卡扎菲身亡
  • 2011年10月20日,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执行委员会主席贾布里勒宣布,卡扎菲在当天执政当局武装攻占苏尔特的战斗中被抓获,随后因伤重不治身亡。这标志着卡扎菲及其家族的政治命运彻底走向终结,也标志着利比亚局势进入了一个新阶段。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