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南科大揭牌,教改不能"南柯一梦"

2日,南方科技大学成立大会暨2012年开学典礼在南科大第一校区举行。在今年4月16日南科大获教育部批准建立4个多月后,南科大在深圳正式揭牌成立。南科大校长朱清时在成立大会上表示,南科大将用实际行动回答社会各界对南科大坚持创新、取得突破的关心。(9月3日《京华时报》)

南科大,“体制外”孕育,“体制内”降生。经历了“十月怀胎”之苦,游离于体制内外之痛,终于瓜熟蒂落。是喜,是忧?对于一所高校来讲,或许是喜;对于教改而言,或许存忧。南科大的“昨天、今天与明天”,就是在为中国高等教育改革“探路”。饱含期待的“昨天”,揭牌成立的“今天”,充满变数的“明天”。现在体制设计出高校及高等教育的发展“轨迹”,看上去好像是“坦途”,其实已让高教“跑偏”。中国的教改试点已启动,其目的也是在寻找适合于中国教育健康发展之路。

本来,南科大是“体制外鲶鱼”。筹建阶段的南科大有很多惊人之举:“去行政化”,高等教育体制机制改革的“试验田”,参考香港科技大学的成功发展模式,打造国际知名的高水平研究型大学,再加上自授学位和文凭……这些关键性词句让南科大“耀眼”。“体制外”是南科大的最大品牌。南科大有“梦”,教改就不会“南柯一梦”。高校有“梦想”,教改就有希望。公众期待着“给梦想一次开花的机会”。南科大的正式揭牌成立,到底是教改的新起点,还是梦想的终极点?

温家宝总理曾说,“一所好的大学,在于有自己独特的灵魂,这就是独立的思考、自由的表达。”体制外的南科大能更好地进行独立的思考与自由的表达。尤其在中国教改踏上新征程之际,南科大教改有着强烈的导向性,传递着积极的信号。“被体制”就会“被约束”,甚至“被套牢”,其自由度与创造性就会下降,自主招生的模式与“北约”、“华约”也就没有本质区别。今后,南科大还能成为“体制内鲶鱼”吗?是否一切都必须“循规蹈矩”?是否只能“戴着镣铐跳舞”?

有人调侃:南科大,收编可以,别成嫡系。体制或无选择,但改革不能止步,创新不能停留。较之其它高校来讲,南科大还是具备自己得天独厚的优势,有必要提醒的是,“体制内”降生的南科大一定要“hold住”,秉承自己设计的改革创新理念,按照既定方针前行,将教改进行到底,千万不能成为“嫡系”,受命于主管部门的指挥,放弃自主权、创新权、开拓权,弄得自己碌碌无为。这是公众的期待,是中国教育改革的期待,甚至是中国深水区改革的期待。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