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好朋友”推动中国周边大外交

中国总理李克强之邀,印度总理辛格、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和蒙古总理阿勒坦呼亚格都接连从10月22日开始访华,三位总理同一时间到访,引人瞩目。

“万国来朝”之盛世景象,无疑体现了中国周边外交之活跃。在这之前,国家主席习近平及总理李克强先后北上南下西进,对周边的中亚、南亚及东南亚国家展开了一系列成功的访问。

中国是个内陆大国,与中国在陆地上相邻的国家一共有14个,中国同时也是个海洋大国,与中国海洋相邻的国家也超过10个国家,与中国同时海陆相接壤的也有两个国家。周边国家数量之众多,发展及文化层次之多样,为全球所罕见。而中国同时也是至今仍与多个邻国存在领土和领海争议的国家,其中中印争议领土足有半个法国面积之巨。基于这样的地缘结构,中国的周边外交,比任何其他一个国家的任务要繁重与复杂。

“以邻为壑”还是“以邻为伴”,“鸡犬相闻,老死不相来往”还是“合作共赢”,“锱铢必较”还是“搁置争议,求同存异”,均是周边外交政策的战略选择。如今中国已经跃升为周边邻国的最大或主要的贸易伙伴,中国已经成为这一区域经济增长的引擎和利益的供给者,中国居于这一辐射带的中心地位。这直接证明了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坚持的“以邻为伴、合作共赢”等战略选择的正确性。

中华文明史无数次证明了中国之崛起,决不会是十六世纪哈布斯堡西班牙帝国之孜孜不倦追逐“普遍帝国”之路径,也不会是追求“生存空间论”对外扩展的赌徒国家,更不会如十九世纪中期美国一样对周边国家推行“门罗主义”。中国从来都没有、将来也不会在周边区域构筑自己的势力范围。中华民族从古代至今,延续下来的生存智慧中,是以“和为贵”,通俗地讲,就是“好朋友外交”。

中国的“好朋友外交”,是利益共享的周边外交,是开放性和良性的。美国刻意“排挤加遏制”的不怀好意的“亚洲再平衡”战略,和日本通过修筑“价值之弧”,意图孤立中国的“价值外交”的背景下,中国的“好朋友外交”具备了大外交的所有形态,是一出化解不和谐因素并化敌为友的外交攻势。

规划或已经建设中的中缅能源线,印中两国倡议的“印中孟缅走廊”,巴基斯坦和中国建设的“巴中经济走廊”,直通波罗的海、穿越中亚及俄罗斯的“新丝绸之路”,中俄能源管道扩容等的启动,需要一个好朋友外交环境。一直夹在中俄两大国之间恐慌地向美欧寻求“第三邻国”的蒙古,也需要我们以和平和老朋友的姿态来安抚。在海上领土争议现实下想拉美日以抗衡中国的越南,也需要重倡“朋友之谊”来加深双边关系。

“道相同则心相知,心相知则力相合。”正如刚刚举行的中俄经济论坛上汪洋副总理引用的古语一样,中国周边的“好朋友外交”,将会在“道同、心知、力合”上将一步拉升和拓展。这些无疑是“好朋友外交”应有之题。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72_85172.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