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火星的无力与穿越

尽管《火星救援》的票房不俗,尽管有人赞誉它孤独如《瓦力》,求生如《荒岛余生》,乐观如《鲁宾逊漂流记》,逃生如《地心引力》,但我还是要提出它的策划问题。一来在《地心引力》和《星际穿越》之后连续三年启动类似题材,势必造成审美疲劳。二来它沿用《星际穿越》里耐不得寂寥的曼恩作为火星上的孤独客,难免让人对马呆的耐性产生穿越。

有马呆自己客串的《星际穿越》横在那里,《火星救援》的渺小与无力在所难免。影片制作当量和展示的宇宙奇观就不必说了,没啥可比性。《火星救援》除了类似地球上的荒漠无人区,并无多少异星的猎奇。故事方面,马呆饰演的两个角色都做出了自救的选择,前者向地球发出了虚假信号,谎称冰原宜居,以骗取抵达的飞船来逃离,他甚至还以武力夺取了马修一行的飞船,最后不光彩地死去。在《火星救援》里,他为自己正身,演绎一个努力自救的好航天人。必须承认,马呆这次确实心惊肉跳地完成了一个生命奇观的塑造,但我并不觉得那与宇宙的孤独有何关联。故事在宇宙观上的投入太弱了,而且曼恩和马克·沃特尼之间形成无穷的干扰,以至于像是平行宇宙逃生图存的A面与B面。

从创作上,《火星营救》是一块好布料,可惜料子不够,打了几块补丁,缝成了一部百衲衣风格的作品。故事由马呆遗落火星、地球组织救援以及杰西卡太空船一行三块大零件组成。太空船本与马呆是快大料,一场奇异的火星风暴将他们一分为二,马呆被当做烈士遗落火星,杰西卡一行理所当然地踏上返回地球归途。接下来的故事一度在火星与地球之间切换,一面是孤独而积极的个人求生,一面是热锅上的蚂蚁般的策划救援。杰西卡一行一度从故事的主线上淡出,当他们再度回到营救的主视角时,就像是一块被遗弃角落且已脱色布料,虽与马呆火星上那块主料搭得上,但缝制的线缝在所难免。

当初《地心引力》之所以令一大票人叹为观止,并不是它展现的宇宙观如何宏大,恰恰相反,它剧情简陋到无以复加,但它同时也纯粹之极,始终以其强烈的代入性视角吸引着观众,让观众与女主角的自救融为一身。当然,并非单视角才有更好的代入感。李安导演的《少年派》,也是在“当下”的追查与“过去”的追忆两个空间切换,李安却能做到让“当下”能够更好地带入“过去”,去经历那段奇幻漂流。相比之下,《火星营救》对地球和火星的切换处理欠佳,对杰西卡飞船一行的出入与节奏也没把握好,最后使得自救与两方营救形同三色拼图,而不是有机一体。(曾念群)

令观众感到愉悦是“救援”的重要任务

《火星救援》太容易让人想起《地心引力》。或许是为了避免创意上的雷同,《火星救援》并没有刻意表现马特·达蒙在火星上的孤独感,反而为他赋予了一些诸如调侃队友的迪斯科音乐的幽默感。不得不承认,在人文深度与情感关怀方面,《火星救援》不如《地心引力》。

但《火星救援》依然是一部吸引人的商业片,它没有扣人心弦的悬念,观众甚至能预测到剧情转折,但这仍不排除它可以把观众带进故事里。好莱坞在这方面精于算计,《火星救援》用“食物、空气和水”来吊起观众胃口,引起人们对生存的本能关注,然后用美式幽默台词来为观众做精神按摩,最后用“不抛弃,不放弃”的好莱坞价值观进行催泪。

整体上看《火星救援》还是一部模式化的电影,但相比其它令人产生“厌食”感觉的大片,它取舍得当,并无让人反感的地方,比如,电影没有出现马特·达蒙与亲人的通话场面,也没有渲染家庭亲情对这名宇航员的重要性,这令人松一口气,美国大片中的亲情牌,实在打得没创意,没必要在这部救援主题的电影里再出现了。另外,它也不刻意拉长令人生理不适的场面,来强化对比、制造更激烈的冲突。整部电影只有开头时马特·达蒙独自从腹中取出天线断头的场景令人揪心,剩下的几乎是可以用享受心态来看完的内容。

令观众感到愉悦,是《火星救援》的重要任务,让你在银幕上看到,这个火星上唯一的地球人,种植出了茁壮的土豆时,很难不为之感到开心和振奋,这可是科幻片的一大进步,它富有巨大的隐喻,把地球观众对外星的想象,变成了可以顺利吃到口中的现实。但缺乏人文层面的思考,以及在情感营造方面的走过场行为,还是让《火星救援》无法像《地心引力》那样,可以拥有更长久的生命力,这或是美国科幻片下一步创作时该权衡的问题。

包括《地心引力》《星际穿越》等在内,美国硬科幻电影,正在脱离《星球大战》所创立的科幻片模式,尝试往科幻电影中灌注更多“软”的内容,这些内容包括人类对星球关系新的理解与认识,对自身生存更加悲悯的姿态,好莱坞创作者似乎对遥远的外太空失去了更多的关注,外太空只是一个新的舞台,将角色置于这个舞台,更激发了创作者对地球与地球人的深度挖掘。我喜欢美国硬科幻电影的这种转变,这种变化会让硬科幻电影因为具备更多现实、真实元素,而拥有值得品味与体会的韧性。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