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016年,中美在新型大国关系框架内斗而不僵

纪明葵 国防大学教授、少将军衔

2016年是中美在南海矛盾升级的一年,但双方始终按照新型大国关系框架保持了低强度,没有使矛盾升级,维护了两国关系沿正确轨道发展。

中美深化新型大国关系

3月,习近平主席访问美国对于消除疑虑,巩固构建新型大国关系,实现双方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努力寻求两国之间持续稳定发展的关系,为世界的持久和平和人类进步做出了重要贡献。

由于南海仲裁临近美国决策圈和学界认为:美中关系正接近“临界点”,“离悬崖越来越近”,两国国力的相对变化巨大,在变幻的国际风云中两国关系面临着复杂的挑战。两国“冲突、对抗论”让中美关系存有诸多阴影,对中美关系的焦虑感上升。虽然我们不断强调,中美双方共同利益与合作远远超过分歧,但在美国仍有部分有冷战思维的议员和专家学者对建立新型大国关系心存疑虑。

事实上建立中美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理念,是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必要前提,双方必强化相互理解、相互信任、相互尊重,这不仅对中美两国意义重大,同样有益世界、兼济天下。继美国加州“庄园会晤”、北京“瀛台夜话”、“白宫秋叙”之后,中美两国元首互动交流,对两国拓展合作、增进互信和有效管控分歧有无可替代的引领作用。

新型大国关系,新型两军关系,是对两国长远利益和对国际社会一种负责任的考虑,防止中美两国发生冲突、对抗,要在相互尊重基础上,尽量多地开展合作,这种合作应该是中美双赢和世界共赢的,这符合两国利益和世界共同利益。

尽管两国之间存在分歧,重要的是将合作与分歧区别对待。两国之间的合作已走上了积极的轨道,在气候问题上、反恐问题上、抗击威胁人类的传染疾病上的合作日益加强。分歧只有在不断接触和交流中才能排除实现理解与互信,共谋发展。

中美构建新型大国关系的最大挑战是美国政府长期怀疑中国的战略意图、不情愿对中国平等相待。虽然中美意识形态、政治制度、社会文化、发展水平不同,但双方如能放眼长远,建设性地管控分歧,继续就共同关心的重大问题举行对话、合作,中美关系终将保持稳定健康的发展势头,必然会实现双赢;如果继续抱着冷战思维、零和游戏,则只能产生冲突、对抗和两败俱伤的结果。

中美两国关系共同利益大于分歧,合作面大于竞争点。随着两国双边贸易总额达到5980亿美元,中美两国经济关系的相互依存度也越来越高,两国人民之间的交流日益频繁,每年有超过500万名中国人和美国人跨越太平洋抵达彼岸。

中美关系的重要性已超越双边范畴,具有深远的地区和全球性影响。习近平主席的访问延续了2015年11月习奥会的合作精神,以实际行动向世界表明,中美已变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利益共同体,中美关系仍处于正常的发展轨道上,并将继续沿着构建新型大国关系的方向发展。习近平主席访问美国对加强相互理解防止误判发挥了重要作用,为中美构建新型大国关系注入新动力。

南海对抗张驰有度

随着南海仲裁的临近,美国加大了在南海活动,企图拉上南海周边索权国、日本、澳大利亚、新加坡组织反华大合唱,让中国处于被动地位。

我在军事上毫不示弱,积极应对坚决维护领土主权,对入侵我西沙水域的宙斯盾驱逐舰坚决驱离,迫使美方道歉,称误入我西沙水域。对进入南海的斯坦尼斯克号航母战斗群围而不打,决不让其靠近我方岛礁,采用海上相遇规则对话逼得美军不得不承认中国海军十分专业。当美国防长与菲律国防部长登上斯坦尼斯克号航母向我示威时,我两位军委副主同时出在了永署礁和东部战区,国外舆论认为:中国已经做好了全面应战的准备,警告美国不信就放马过来。我海空军和战略导弹部队按计划组织了海空军联合跟踪和导弹打击机动目标演习,不动声色地告诉世界,这就是中国保卫领海主权的能力。

外交上我们做了大量工作,如实的介绍了南海的历史,揭露了美国支持菲律宾提起南海仲裁案的实质和利用国际海洋法庭将换届组织仲裁法庭的卑劣手段。让全世界90多个国家、230多个政党公开支持中国立场。中俄发表了“关于加强全球战略稳定”的联合声明指出,影响全球战略稳定的消极因素正在世界各地增加,个别国家和军事―政治同盟正谋求在军事和军技领域获得决定性优势,声明呼吁国际社会加强对话、合作与交流,巩固世界和平、安全和稳定。中俄双方协调整合了针对一些国际热点和敏感问题的看法,表示了要共同维护全球稳定和管控这些国际危机的意愿。我外交部发表声明要双边解决争端、仲裁无效 。

经济上,我成功的举办了G20峰会,从长远谋划了经济发展,让世界进一步认清了中国对世界经济的贡献率和中国共建命运共同体的主张。中国的“一带一路”基础建设是为了带动周边进入世界经济发展的快车道,中国并不想建立自己的势力范围,也不寻求主导地区事务,更不干涉各国内政,只是为了寻求合作共赢。修建中巴经济走廊、与马来西亚共同建设巴生港只是为了打破马六甲困境,中马越应该向前看,维护地区稳定有利与经济发展和命运共同体建设。

就是在这种状态下菲律宾新总统杜特尔特选择了与中国合作,不再充当美国在南海制造矛盾的马前卒,美国国务卿克里也不得不说南海问题该翻篇了,告诫跟着美国跑的小兄弟适可而止,不要把事情闹大。

中美南海博弈,虽然风声水起,但双方都保持了克制态度,谁都不想使矛盾扩大化,要维持在大国关系框架内,因为中美双方更清楚一旦发生冲突将会带来无法挽救的灾难,真正受损失最大的仍是中美双方。赖斯访华为中美国元首会见,维护新型大国关系做了扎实的铺垫。

中美关系不会大变

习近平主席在利马会见了美国总统奥巴马。这是中美两国元首三年中进行了九次会晤,就中美关系发展的战略性、全局性问题多次深入交换意见,达成了广泛共识,共同努力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引领中美关系取得重要积极进展。

中美两国元首一致认为:中美关系的关键,一是要把握好中美关系发展大方向,合作是双方唯一正确的选择。二是积极拓展务实合作,追求双赢、多赢,既造福两国,又惠及世界。三是坚持建设性管控敏感问题,相互尊重、避免误判、多作换位思考,防止矛盾升级。中美两国在维护世界和平稳定、促进全球发展繁荣方面肩负着十分重要的责任,拥有广泛共同利益。发展长期健康稳定的中美关系,符合两国人民根本利益,也是国际社会普遍期待。

特朗普当选美国新一任总统后,习近平主席与他通了电话。双方愿意一道努力,拓展两国在双边、地区、全球层面各领域合作,以建设性方式管控分歧,实现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推动中美关系在新的起点上取得更大进展。

美中关系是世界上最具重要意义的双边关系,一个建设性的美中关系将使两国人民和国际社会受益。美方愿意同中方发展更加持久和富有成效的双边关系。

虽然,美国企业对华投资环境恶化表示担忧,对中国汇率、亚投行建立有诸多负面解释,对华在美投资抱有戒心,甚至与蔡英文通电话,宣称要对华贸易苛以重税,增加在亚太军力,但特朗普改变不了现有政治、经济格局,他必须面对中国这个现实。世界形势的改变是大国间多极因素决定的。而中美双边关系只是大国关系中的一对,单方决定不了世界格局,更何况美国现有实力已经很难充当世界警察,所谓中美双边关系“和则两利、分则两败俱伤”,执政者不得不考虑实际结果,更不会一意孤行。

中美关系的关键是我国的自身发展,只要有国内稳定、抓住实体经济向知识产权经济加速转型,有与美方竞争的条件和综合国力就可以开创中美双边关系的新格局。如果自己丢掉了竞争的条件和综合国力这个基础,在好的环境也不可能左右形势与格局。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73_154673.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