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美退巴黎协定有难言之隐?

张敬伟 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

当地时间8月4日,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向联合国发出了退出巴黎协定》的通知。对此,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强调这是“一件令人极其失望的事”。这是古特雷斯对美国的决定第二次表示失望,上一次是在6月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退出《巴黎协定》。

美国退出《巴黎协定》,走完流程恐怕要到2020年11月份。注意,这是一个有趣的时间节点,那时正是美国大选的关键时刻,新总统即将选出来。以现在特朗普的执政形势,第一任期能够勉强走完就算不错。因而,美国退出《巴黎协定》,看上去很武断很颟顸。

而且,美国国内对于退出《巴黎协定》,也有很大争议。媒体界和州政府似乎都对特朗普的决定不买账,有些州政府表示将继续执行《巴黎协定》。

尽管如此,美国退《巴黎协定》带来的恶劣影响不容忽视。签署《巴黎协定》的国家近200个,但是并非所有签署国家都走完了国内程序。美国退出,对于一些迟疑中的国家具有示范效应,因而会有一些国家追随美国的步伐。毕竟,美国是碳排放大国,美国带头退出《巴黎协定》,对于2020年以后的碳排放计划是巨大挫折。地球不是美国一个国家的地球,如果美国为了发展而多排放温室气体,对于其他国家并不公平。

此外,美国退《巴黎协定》,是特朗普逆全球化“美国优先”政策的重要一环。在特朗普看来,和美国有关的全球多边框架机制对美国都不公平,都要颠覆重来,以便实现美国认可下的“公平”。因而,从全球性世界贸易组织WTO到区域性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甚至到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特朗普都不敢兴趣,该退出的退出,该放弃的放弃,该重来的重来,该威胁的威胁。

尤其是,特朗普为了提振美国在危机后的综合国力,当然也为了兑现其竞选承诺,他对于第一产业尤其是煤炭石油产业尤为看重。他认为美国的化石能源产业长期以来被抑制了,他不能看着中国和印度这样的新兴市场全面发展。所以,特朗普治下的美国退出《巴黎协定》一定都不令人惊奇。

虽然特朗普追求“美国优先”,要让美国“重新伟大”,但是任期有限,必须要在多边机制上有所动作,烙上自己的执政特色。不过,退出《巴黎协定》只能让美国收获更多的全球失望,美国流失更多的全球影响力和公信力。主动放弃全球化责任和大国领导力的美国,也会慢慢被全球适应。一个美国参与的全球化新体系或在短时期内建立起来,美国要想重新加入新的全球化秩序,恐怕就难了。即使通过努力加入其中,美国也有全球第一强国变成了二流大国,乃至普通国家。

其实,美国退《巴黎协议》,并不能作孤立理解。正如前述,这是特朗普系统性的反全球化政策的一部分。特朗普政府冒天下之大不韪,其实也是美国综合国力趋势衰落的折射。经过危机考验的美国综合国力,虽然还是全球第一超级大国,但是国力大不如从前,已经无法承担起全球的领导责任。其实,这一趋势从奥巴马时代即以开始,其中东战略回撤到重返亚洲,意味着美国的战略实力无法在中东和亚太两线布局,只能重点经略亚太地区。

商人总统特朗普上台后,发现的亚太战略布局也捉襟见肘,只能回缩国内,重视内政。即使如此,特朗普还要全球盟国承担更多责任。在此情势下,美国承担的几乎所有全球义务都要推倒重来,从特朗普的立场看,他的逆全球化是改变美国战略颓势的不二选择。

“美国优先”要付出代价,美国退《巴黎协定》更显一个不负责任和不讲诚信的美国。这样的美国不再“美”,强国地位也会旁落。因而,美退《巴黎协定》也有难言之隐。

当然,由于美国政党政治的特点,特朗普时代的“逆全球化”也许走不太远,但是经此折腾美国要想重回全球领导地位,难矣。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73_169373.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