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特朗普亚洲行,“印太”概念浮出水面

武剑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11月3日至14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开启上任以来首次亚洲行。12天5国,尽管白宫强调这将是自老布什1991年访问亚洲以来,美国总统历时最长的亚洲之行,因为美国对该地区十分重视且有很多承诺。但事实上,特朗普履新三天就退出了被称为“亚洲版北约”的TPP、执政2个月即宣布奥巴马“亚太再平衡”战略死亡、与5月首访中东欧洲相比,此次亚洲行程也显得姗姗来迟。正因如此,“美国之音”评论称,“亚洲各国都在盯着特朗普的亚洲政策。”

特朗普出访前夕,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麦克马斯特明确表示,总统此行将着眼于加强国际社会实现朝鲜无核化的决心、推动建设自由开放的印度洋-太平洋地区、通过公平互惠的贸易和经济交往来推动美国的繁荣等三大目标。从中可以看出,朝核问题是特朗普“问题导向型外交”的焦点,而“重振美国经济”则是其竞选时的承诺,唯有“自由开放的印太”这一概念无疑将成为特朗普此行的最大看点,同时也标志着酝酿了9个多月的亚洲新政正式浮出水面。果不其然,特朗普抵达日本的首场演讲中,便公开提及“印太”概念。

几十年来,从澳大利亚到印度之间广阔的海洋与大陆一直被美国称为“亚太地区”。但就在特朗普访问亚洲之际,白宫的官员甚至总统本人都在不断使用“印太”这一概念来代替“亚太”。而这种称谓改变的含义绝不仅仅局限于地理层面,美国国务卿蒂勒森10月18日关于“下个世纪的美印关系”的演讲对此在地缘政治范畴的内涵做出了进一步注解。

从蒂勒森的演讲内容看,特朗普政府新亚洲政策的核心—“印太战略”主要由两大支柱构成。一是将印度作为整个战略的重要支点,为此美国近几个月来不断对其进行拉拢。首先,从价值观和安全利益方面提升美印关系。蒂勒森强调两国是拥有共同民主价值观的“天然盟友”,声称印度的安全关切也是美国的安全关切,并建立与传统盟友级别相当的“2+2”对话机制。其次,在地区和全球层面推进印度实现“大国梦”,从阿富汗战略鼓励其发挥更大作用到联合国安理会支持其“入常”。最后,让美印“主要防务伙伴”关系从战略空谈转化为实在成果,拟向印度出售无人机、战斗机以及航母技术等来增强其军事实力。

二是将美日澳印四国集团作为整个战略的主要架构。四国集团的构想最早由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2006年提出,但十多年间由于其它三国态度并不积极而就此搁置。直至最近日本旧话重提,并且得到了美国和澳大利亚的某种积极回应。此外,印度邀请日本、澳大利亚以参与者、观察员身份重返美印“马拉巴尔”演习也被视为对此做出的试探。一旦四国集团打造成型,将形成以日本为东部支点、以印度为西部支点、以澳大利亚为南部支点、以美国为主导的菱形安全合作架构。

虽然“印太”一词在奥巴马执政时期既有所触及,但最终能在特朗普任内以战略形式被推出,应该说除了“逢奥必反”的政治传统之外,更多是该地区地缘政治环境变动决定的结果。一方面,特朗普废除TPP和推崇“美国优先”的对外政策直接导致美国在东南亚的公信力丧失和话语权下降,不得已将亚太战略的重心向东北亚和印度洋方向拓展。另一方面,随着民族主义色彩浓厚的领导人莫迪上台、近年来经济实力的快速增长、以及在地缘政治中地位的上升,印度外交日益表现出扮演“有声有色”大国角色、弱化不结盟政策的特点,受之影响介入地区乃至全球事务的愿望和能力逐渐增强。

值得注意的是, “印太战略”的真实意图可谓与“亚太再平衡”战略如出一撤,即达到制衡中国的目的。为此,我们一定要擦亮眼睛、有的放矢、沉着应对。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73_174073.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事件

  • 特朗普亚洲五国行
  • 特朗普亚洲五国行
  • 美国总统特朗普11月3日至14日将访问日本、韩国、中国、越南和菲律宾。特朗普将于11月8日至10日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届时,两国领导人将就中美关系和共同关心的重大国际与地区问题深入交换意见。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