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长生生物狂犬疫苗记录造假案绝非偶然

谭浩俊 中国网时事评论员

长生生物16日早间发布公告称,国家药监局发现长春长生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生产存在记录造假等严重违反《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行为。目前,吉林省食药监局已收回长春长生《药品GMP证书》,同时已按要求停止狂犬疫苗的生产。长春长生正对有效期内所有批次的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vero细胞)全部实施召回。此次停产将对长春长生的生产、经营产生较大的影响。

消息一出,长生生物毫无争议地绑在了跌停板上,从而让无数投资者踩雷。不过,投资者踩一次雷,或许不是最严重的后果。最严重的是那些用了记录造假疫苗的患者,可能会背上沉重的心理和精神负担。因为,狂犬病不同于一般的病,潜伏期长短不一,短的会在3个月之内发病,长的需要几年。狂犬病的病死率则是100%,注射过狂犬病记录造假疫苗的患者,不可能不背上沉重的心理和精神负担。企业如何处理,是一个问题。

业内人士认为,企业造假的原因,一般是为了降低成本。因为,疫苗生产在温度、数量、人员等涉及生产管理层面的环节,都有可能造假,也能够造假。而GMP要求,对关键生产的数据一定要及时准确地记录下来。此次有关部门收回长生生物的GMP证书,那么显然长生生物是在关键数据记录上造假了。

为了降低成本就对数据造假,对一家上市公司来说,确实是一次自裁行为。一家企业,如果重视研发,研发投入大,就不需要造假,就完全可以从技术创新中获得更大收益。长生生物的造假,凸显的是其研发方面的懈怠和不足,所以,笔者觉得,长生生物狂犬病疫苗造假案绝非偶然,企业为求获利,造假就成为一种必然。

很多人对《我不是药神》中瑞士那家药企的高价药愤愤不平,认为如此高的药价,等于将病人推向死亡。但是,对发明这种药的企业来说,却是应当得到的回报。要知道,为了这种药,企业可能不知投入了多少人力、物力和财力,也不知有过多少失败、有过企业商誉损失。所以,对药价的评判,决不能只看直接投入,还要看间接投入,看企业是否应当获得这些回报。

很显然,长生生物在这方面是存在明显问题的。数据显示,长生生物2017年研发费用投入为1.22亿元,比2016年的4336.60万元增长了182.01%。但是,2016、2017年研发投入占营收收入的比例则分别只有4.26%、7.87%。同行业的沃森生物,2015-2017年研发投入占营收的比重分别为26.6%、52.61%、49.87%。相反,长生生物2017年的销售费用则高达5.83亿元,占营业收入的37.53%。重销售、轻研发的现象在长生生物身上一览无余。更值得关注的是,尽管长生生物的研发投入很少,却拿出了20亿元用于购买理财产品。

所以,长生生物出现疫苗记录造假现象,并不是单一的生产问题,而是企业的经营理念、发展思路、责任意识等方面的问题。一个只在乎眼前利益的企业,不可能不发生问题,也不可能重视研发等对企业长远利益有好处的工作。所以,对长生生物的问题,决不是收回一份GMP证书就能够得到解决的。如果不能举一反三,并成为行业的一本负面教材,谁也无法保证,不在其他方面、其他企业、其他领域身上发生同类问题。

一个不重视研发的企业,就不可能享受高额利润,就必然会利用非正常手段获取高回报,并获得市场竞争优势。由此带来的,则是对消费者、对患者的不公平,对生命、对安全的不尊重。(责任编辑:王鑫)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73_188873.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事件

  • 长生生物“疫苗事件”
  • 长生生物“疫苗事件”
  • 7月15日,国家药监局称,近期查获一批生产记录造假的狂犬疫苗,已要求吉林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收回这批疫苗生产企业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的《药品GMP证书》,责令其停止狂犬疫苗的生产,并对相关违法违规行为立案调查。长生生物日前再次发布公告,其全资子公司因生产的“百白破”疫苗“效价测定”项不符合规定,而收到《吉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行政处罚决定书》。此事已于去年10月立案调查,相关企业受到行政处罚。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