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有一种丑叫“炫丑”

有道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凡带“美”之事物,无论是景色、食物、服饰,往往一经展示便会大受欢迎。可让人吃惊的是,在如今的互联网上,不仅有人炫丑,而且争丑逐臭!

如果说当年大摆S造型的芙蓉姐姐、自认智商宇宙第一的凤姐,“丑角儿”还只是零星出现,那么如今风头正劲的某短视频平台上,聚焦起的“学丑者”“炫丑者”简直层出不穷:有人自虐吃异物,有人争当“最小妈妈”,还有人竟然“直播死妈”……不断涌现的丑相,一次次刷新了观众的审丑下限,让人感叹:原来没有最丑,只有更丑。

从“不怕丑”“丑不怕”到“怕不丑”,一批批炫丑者杀入公众视线,他们以丑为美、以非为是,以庸俗、低俗、恶俗等出格行为,摆出一副极端化、极品化的模样,吸引眼球,直接挑战社会公序良俗。不过为了“作丑”、当奇葩,也是要付出代价的,或是不顾形象声誉,或是有损个人健康,或是伤害家人感情,越想博出位,代价就越沉重。既然如此,为何还会有如此多的人欣然“学丑”呢?

前阵子出现了一则新闻,从中或许可以见端倪——

那位在高铁上占着别人位置死活不让、人人喊打的“霸座男”,这边上了180天内限乘坐所有火车席别的“黑名单”,那边却“获封”某平台“大V”。通过破坏公共秩序“出道”,摇身一变成为新晋网红后,这位大哥更加上下翻飞、尽情演出,不只四处蹭热点,还赤裸上身,以办公座椅当轮椅,由朋友推着、笑着挥手,喊“龙哥”帮他推车……简直无耻到了新高度。

众所周知,至少在目前的公共语境下,加“V”多少意味着承认这是“有身份”的个人或企业。为“霸座男”加“V”,让平台“唯流量是从”、为炫丑搭台的思维跃然眼前——只要能够引起关注、带来流量,无论是专家学者明星大佬,还是扰乱社会公序良俗的当事人,就都是平台的VIP。

“炫丑”俨然成了一种潮流,正是因为有人搭台,放大了“作丑”效果。在眼球经济下,关注度就意味着流量。于是,在公众审美疲劳之时,有些平台便开始“独辟蹊径”,走出一条“审丑之路”。平台与炫丑者本身,皆可从中渔利。

在网络平台之上看人作丑,与大街上的围观,并没有什么两样,皆是通过看别人失态,追求感官刺激,以取乐消遣。人性固有其弱点,但难道就要去迎合,而不是改变么?

若是顺着审丑的逻辑继续走下去,为追求更强烈的效果,炫丑者必然无所不用其极,网络空间乌烟瘴气,社会的底线也会被越拉越低。长此以往,“丑文化”大行其道的社会,会否真的道德沦丧、底线缺失?

如果一个社会的审丑文化盖过了审美文化,那必然是极大的不幸。我们所向往的,是真善美的社会,而这种导向,必须融入到大众传播平台的内容选择上。为炫丑与审丑搭台,或许可以在一片骂声中获得短暂的流量,但同时也葬送了比流量更重要的口碑,无异于选择了一条没有明天的路。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