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法意外交摩擦加剧,欧洲到底怎么了?

董一凡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

近期,法国和意大利爆出外交摩擦风波并不断发酵。2月,意大利副总理兼经济发展部长迪马约与法国“黄背心”运动的主要代表人物在巴黎会晤,迪马约不仅认可了“黄背心”运动的正当性,而且鼓吹“变革之风正从意大利跨过阿尔卑斯山吹向法国”,为“黄背心”运动加油鼓劲的意味不言自明。迪马约此番举动使得将“黄背心”视作大麻烦的法国极为不满,法国外交部将迪马约的言论称为“严重干涉法国内政”,并宣布召回法国驻意大使以表示抗议,这也是二战结束以来法国首次召回驻意大使。同为欧盟创始大国的法意爆发如此激烈而罕见的外交风波,不禁让人思考“欧洲到底怎么了”。

自2018年6月意大利民粹主义党派五星运动和联盟党联手组成政府以来,法意两国的矛盾和摩擦就呈现出不断增加的趋势。意大利政府拒绝非政府组织的难民救援船停靠其港口,并对法国方面的批评声音采取坚决回怼的态度,在难民、财政纪律等方面的政策态度与欧盟及法德两大国南辕北辙,意大利副总理及联盟党党首萨尔维尼公开鼓吹意大利应该与欧盟内另一大“刺头”波兰共同组成“意波轴心”,来代替自二战以来推动欧洲一体化前行的“法德轴心”。

在马克龙宣布为法国低收入群体增加基本收入以及叫停燃油税而增加财政开支时,意大利方面公开抨击法国增支,并高呼欧盟内部的财政规则实行“双重标准”,在意大利2019年财政预算制定过程中对意“不公平”。因此,此次意大利和法国的外交风波可以视作是自意大利新政府上台以来,两国既有矛盾的延续与升级。然而,意、法两国表层矛盾的背后,则体现了当前欧盟内部两种不同“欧洲观”的巨大认知差距,以及其在欧盟层面、成员国之间层面以及各成员国内部造成的巨大社会与政治撕裂。

法国总统马克龙以自由派、亲欧派的形象和旗帜,以支持欧洲、改革欧洲的口号,在2017年击败民粹主义政党国民阵线(现更名为民族阵线)领导人勒庞而进入爱丽舍宫。在其理想主义的理念指引下,法国内部对劳动法、税法等进行大刀阔斧、风风火火的改革,在欧洲层面上则试图推动欧元区体制机制、建立欧洲军队等欧洲一体化的深化改革。

而意大利的两大执政党五星运动与联盟党,则打着反移民、反财政紧缩、反体制等民粹主义旗号赢得大选并组成政府,为了兑现其向中下层选民许下的承诺,而在财政、移民等重大政策领域与欧盟南辕北辙,在欧盟层面为“意大利优先”而频频挑战欧盟的政策红线以及德、法两大国的权威。因此,当前法意两大国的摩擦和矛盾,更多体现了以马克龙为代表的精英层面与五星运动与联盟党代表的草根阶级看待欧洲、看待传统建制派政策的巨大落差。

从本质上看,马克龙、五星运动与联盟党分别在法国与意大利取得执政地位,均反映了两国民众对于传统建制派政党失去信心,希望求新求变革的愿望。然而,法意两国政府却走着截然不同的路径。

马克龙政府为了实现提振竞争力、应对气候变化、改善法国政治经济的体制顽疾而进行的结构改革,虽然在长期或许能取得制度红利,但在短期内则使得中下层民众的经济福利状况及生活水准大为下降,甚至超出了老百姓的承受能力,使得马克龙的改革被很多人看做“不接地气”“不食人间烟火”。

意大利政府则在政策上全面贴近草根路线,严控移民、增加收入和福利等措施直接服务于“短期内民众关切”,然而扩大财政支出则使得意大利重新回到“增支-借贷”滚雪球式上升的老路,欧债危机前的一幕似乎在隐隐重现。

而在欧洲一体化的问题上,马克龙推动的欧盟改革是进一步深化一体化,在防务、货币、财政等领域的国家主权进一步上升至欧盟层面,同时法国、德国等大国在一体化中扮演更加积极的引领角色。而意大利的民粹主义政府则更加重视民族国家的主权意识,看重国家对边界、难移民及财政领域的自主权和决定权,与法国的理念亦存在严重分歧。

同时,意大利政府自诩“代表人民利益”“维护国家主权”,因此对发自草根、抗议改革的“黄背心”运动产生更多认同心理,而背离了过去法意两国维护欧洲团结的“政治正确”,也在5月份欧洲议会选举来临前夕,增加了马克龙代表的亲欧自由力量与民粹主义力量的争夺烈度。

当前,欧盟内部对于社会政治议题以及欧盟前行方向产生种种分歧和摩擦,法意两国的争端正是这种摩擦的缩影,而在缺乏共识、不知方向的大环境下,欧盟如何维护团结、谋求发展也显得扑朔迷离,争吵不休、停滞不前或许将成为新常态。(责任编辑:唐华)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73_200873.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