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强收蕉农治安管理费的莫非“钱进”派出所

日前,广东遂溪县洋青镇多位蕉农反映,当地前进派出所每年都以“治安管理费”为名,向他们强制收费,每亩香蕉收费7元。这一收费从2006年便开始实施,至今已是第6年。诸多蕉农一到香蕉临上市,一被强收就是四五百元。(9月13日《南方农村报》)

蕉农也是纳税人,派出所既由财税供养,就该提供相应的公共服务。税之外,还有费,诚如经济学家王东京教授所说:“政府性收费可分为两类,规费和使用费。所谓规费,是指政府所属的职能管理部门,如公安、司法、工商、民政等部门,提供了特定服务、特定管理,而收取的费用……不以盈利为目的”;前进派出所陈副所长表示:“外地人来承包土地种香蕉多为投资行为,不能单纯当农业看……既然是经营行为就应交纳治安管理费。”,言下之意对蕉农收取的“治安管理费”属规费,其实生造、巧立名目而已——根据相关文件规定,治安管理费的收取对象是歌舞厅、网吧等经营性场所,并不包括香蕉种植户。而且,也并不是派出所说的那样,只收取外来蕉农的,本地户籍的也一样强收。

说起这派出所的强收,似还颇有法门。蕉农几乎家家都有摩托车,但由于只在周围开,很多人没有上牌照,也就给派出所捏到了软肋——没及时交“治安管理费”,这些车就会被“盯上”,在路上被查扣甚至直接在蕉园被拖走;而“交过费的则可高枕无忧”。本该事归两码,却给搅和到一处,这不是选择性执法是什么?这不是在敲诈勒索是什么?关于敲诈勒索,“百度百科”给出的解释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对被害人使用威胁或要挟的方法,强行索要公私财物的行为。”这真是令人啼笑皆非!比起一般的敲诈勒索者,派出所实施起敲诈勒索来,也就是多了一张执照而已!

这不禁令人想起学者吴思谈“合法伤害权”的名篇《身怀利器》——一朝权柄在握,“随时随地可以打人家,人家却打不着你。这正是‘利器’的妙用……你又怎么能不牛气冲天?……实力悬殊的战争中,自己最多不过蹭破点皮,俘获的却是众多的金银玉帛”,——于是乎,执法也就成了权力寻租,也就成了敲骨吸髓的权力变现。而“合法伤害权”既在握,也是进退自如,“所作所为都是在执法的旗号下进行的……风险极小……稍有模糊之处……选择就有十种之多。”

譬如,这前进派出所,一会称:“外地人来承包土地种香蕉多为投资行为,不能单纯当农业看……”;一会称:“倘若放任无牌车不管,一旦出现交通事故、治安案件等便很难追责。”;一会又称:“县里面很少下拨办案经费”“只能向香蕉种植户收费作为一点补充”“不合法但合情。”……借口诸多,万变不离其宗,总之就是强收有理!而这强收,也是一不开票据,二账目也同样不清——“记者发现票据最早的开具时间是9月2日,蕉农的治安管理费在此之前早已收完。另外,金额有零有整,也与蕉农所反映一般上交整百元的情况不符。”

不该吃的吃了,也就该吐出来,退返蕉农!既然这“治安管理费”账目不清,且一收就已6年,那么这些款项都流向了何处?是给相关人等私分了?还是入了派出所的小金库?这也是“拔出萝卜带出泥”,上级有关部门就此事,理应彻查清楚并予蕉农及社会公众一个明白交代之处!否则,前进派出所,恐怕还就真成了“钱进”派出所!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