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铁路司法改制,万里长征刚刚开始

1月12日,山西省政府、山西省检察院与太原铁路局,三方签订协议,太原铁路检察机关全面移交地方,其人、财、物全部从铁路系统剥离,改由地方财政承担,这是全国第一个铁路检察机关正式从铁路系统中剥离。也就是说,从这一天开始,太原铁路检察机关不再属于铁路系统这个独立王国,而是正常回归到了国家司法体系中。(新京报2月20日)

可以说,这是一个等了近20年的结果。早在1983年,法院、检察院组织法修改,就提出了“考虑铁路系统要改制为企业,删除铁路运输法院(检察院)作为专门法院(检察院)”的规定。这场原本进展顺利的改革在上世纪80年代遭到了有关部门的强烈反对,直至中国顺应形势加入WTO,在司法制度必须公正、公开和低费高效的前提下,铁路司法改制才再次提上日程。

长期以来,由于铁路检察机关独立于国家的司法体系之外,可以自己办案,铁路部门在公众心中留下的“独立王国”印象有增无减。尽管铁路系统进行了多次用心良苦的改革,比如今年春运期间顺应电子化潮流推出网络购票,由于种种考虑不周,体验奇差的用户们最终还是将不满汇聚成一句话:铁路部门太垄断,太独立,太专横。由此可见,独立、垄断的身份不除,铁路部门所做的任何努力都会被大众在一定程度上忽视。而这种误解和忽视,铁路部门也不想看到吧?

虽然独立于国家司法体系之外的确能给某些人员带来便利,但对基层的铁路职工尤其是铁路检察机关的工作人员来说,未必如是。在同一个大系统之内,因为缺乏外在的监督,铁路检察机关所掌握的调查权只是一个虚权。在这样的系统中,讲究的是有没有关系,有没有背景,有没有后台,而不是有没有“法”。当铁路职工自身的权益被侵犯时,受侵害的人只能寻求人的保护而不是法的保护,而法面前人人平等,在人面前则不是。

因为缺乏监督,刘志军、张曙光时代铁路采购被《新世纪周刊》爆出各种黑幕:一个自动洗面器7.2395万元(含税销售单价,下同),一个色理石洗面台2.6万元,一个感应水阀1.28万元,一个卫生间纸巾盒1125元,最后组合成总价高达三四十万元的整体卫生间。这个堪比北京、上海豪宅装修的动车的确很贵重,但在不正规采购而来的各种设备需要检修时,负责维修的铁路职工有苦难言,因为上面有人,这些有背景的厂商根本没有和铁路基层员工合作的态度。说到底,除非足够有权、有人,否则铁路系统的大部分人都是这个体制的受害者。

坦白说,铁路案件的确存在专业性较强、铁路运输流动性大的特点,但这并不是拒绝改革的理由。如果招聘不存在暗箱操作的现象,铁道部门应该相信现有的铁路司法人员完全可以在改制之后对案件提出专业性意见,并有针对性地履行法律赋予他们的职能。退一万步想,哪一个行业又不具备自己的专业特点呢?如果铁路部门可以独立于司法之外,其他行业是不是也可以照样?

一个好的体制,可能会让部分人的利益受损,但它本身就应该是为绝大多数人服务的。排除部分人的利益会受损之外,铁路司法改制完全没有理由不继续大力推进。太原铁路检察机关的改制,只是这场万里长征走出的一小步而已。正因为改革推进的如此艰难,我们更要真心为这次改革鼓掌。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