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印度的殖民主义行径与21世纪格格不入

陈菲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副所长、察哈尔学会研究员

印度以所谓“安全关切”为借口,打着所谓“保护不丹”为幌子,进入毫无争议的中国洞朗地区,通过制造争议,破坏地区稳定,企图干扰并牵制中国和不丹两个主权国家的边界谈判进程。印度军方肆意妄为,不丹政府噤若寒蝉,究其原因在于印度长期以来胁迫欺压喜马拉雅山南麓的几个小国,而这几个小国并没有任何反制手段,只能听命于印度的霸权主义。

1947年,印度摆脱英国的殖民统治,宣布独立。独立后的印度继承了英国殖民者的政治文化遗产,但是印度对喜马拉雅山南麓小国的“统治”和“控制”比英国殖民者有过之而无不及。印度政府凌驾于这些小国之上,这种殖民主义的心态70年未见明显变化,而且与当今这个时代越来越格格不入。印度的周边外交政策有着明显的殖民主义烙印,但是印度从不希望彻底清除这些烙印,反而希望长期控制和操控这些小国,并且将吞并某些小国依然作为政策选项。

尼赫鲁曾经说过,“小的民族国家注定要灭亡的,它可以作为文化上的自治区苟延残喘,但不能成为独立的政治单位。”尼赫鲁还曾经描述过,小国在世界上没有未来,它们只能变成大国的卫星国。尼赫鲁的 “印度中心论”和“小国灭亡论”是印度周边外交政策的核心思想。尽管冷战结束后,印度对周边政策进行过微调,提出了称之为古吉拉尔主义的外交五原则,希望通过睦邻外交获得南亚国家的广泛支持。但是,事实证明印度从未放弃对周边弱小邻国的殖民主义和霸权主义心态。吞并锡金、控制尼泊尔作为战略缓冲区、“指导”不丹外交是印度殖民主义心态和霸权主义行为的集中体现。

2012年6月,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巴西参加联合国可持续发展大会时会见了不丹首相廷莱。2012年8月,时任外交部副部长傅莹率团赴不丹举行边界会谈,并会见不丹第四世国王。在这两个场合,中不双方都公开提到了“建交”,这也刺痛了印度敏感的神经。印度甚至有民众在印度媒体的网络平台上留言,印度应该像上世纪70年代对待锡金那样对待不丹,印度应该吞并不丹。2013年不丹议会选举,执政党在首轮投票中还处于领先地位,但是1个半月之后风云突变。在大选数天前,印度宣布取消了对不丹液化石油气和柴油的补贴,并要取消对从不丹楚卡(Chukha)水力发电站进口电力的价格补贴,造成不丹国内燃料价格上升2到3倍,民怨顿时沸腾,迁怒于执政党。最终,亲印的反对党乘机翻盘,赢得大选,而被印度政府认为“亲近中国”的执政党则选举失败。不丹媒体也指出,印度的这种做法实际上是在不丹政治生活的关键时刻,绑架了全体不丹人民作为人质。

由于历史原因,在缺乏强大外力的情况下,不丹对印度的经济依赖和国防依赖很多年都不太可能改变,但是不丹追求独立自主外交的愿望或许超过印度的预期。明年年中不丹将再次迎来选举,印度的殖民主义心态和行径可能会点燃不丹的民族主义情绪。如果有外力或者催化剂助推,这种情绪将形成反印度的力量。而这一力量可能会像多米诺骨牌一样,从喜马拉雅山南麓扩散到印度东北部。

将邻国视作是自己的“附庸国”、“卫星国”是一种荒唐和过时的思维模式。活在随时被印度吞并阴影下的不丹,不会甘愿长期被印度所“指导”。中国和不丹两国的边界一直未正式划定,主要干扰因素来源于印度,但是中国和不丹两国边境在总体上一直保持了和平与安宁。国际社会和中国应该有能力、有义务帮助不丹独立自主地发展对外关系。印度应该立即收敛与时代格格不入的殖民主义心态和行为。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74_168574.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