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美国将加强出口技术管制,中国制造如何突围?

孙立鹏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

11月20日,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提出“特定新兴技术管制审查”框架方案,欲针对生物技术、人工智能与机器学习、物流技术、机器人等14个新兴技术领域加强出口管制。经历一个月的公众评论期后,该方案很可能付诸实施。

特朗普执政以来,美国在贸易保护、投资保护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此次又在技术保护领域再“下一城”。事情进展在意料之中,美方具有多重考虑:

加强新兴技术出口管制的法律执行。今年8月,特朗普签署《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其中包括重要的《2018年出口控制改革法》。该法规定,对于涉及国家安全的新兴和基础技术,无论是出口、再出口还是转运,美国商务部有权采取适当的管制措施。而此轮工业与安全局提出的新兴技术出口管制方案,正是该法律的具体执行。这意味着,美国对新兴技术的出口管制更加严厉,已从立法阶段落实到具体执行阶段。

堵住技术外泄的潜在“漏洞”。工业与安全局通告称,针对军民两用技术和不敏感军事技术的出口,可通过“商业控制清单”等加以管制,进而维护国家安全。但包括特定新兴技术在内的美国一些敏感技术,并没有列入商业清单,也没有被评估对国家安全产生的影响。因此,美国需要加强出口管制,堵住制度“漏洞”。

以国家安全为名再行保护主义之实。此轮技术保护,美国给出的答案是,14个领域的新兴技术可能涉及潜在的常规武器、情报收集、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或恐怖主义应用。同时,也可能让美国获得军事和情报优势,涉及国家安全问题。实则是美国要通过保护的手段,而非创新的不断进步来维护科技优势,违背了其曾经提倡的科技自由化承诺,具有战略博弈思维和长远布局。

遏制新兴国家的快速崛起。2008年金融危机后,新兴市场群体性崛起,国际格局向多极化发展。美国心态失衡,把战略打压作为最主要的应对方式。一方面,美国患有“被害妄想症”,天天嚷着知识产权被侵犯、先进技术被强迫转移,并以此为借口,频繁抡起关税大棒,目标直指新兴大国。另一方面,美国也在不断加强技术管制。8月美国通过《外商投资风险审查现代化法》,收紧外商赴美投资并购审查,避免关键技术“流失”。而此轮加强技术出口管制,已蔓延到新兴技术,凸显美国草木皆兵、风声鹤唳的失败者心态。其目的就是防止技术外溢,大幅增加新兴国家先进技术的学习成本,将其牢牢按在全球产业链的最低端,扼杀经济崛起的势头。

“美国优先”的保护主义向来不得人心,将会造成双输、甚至多输的不利局面。

对美国自身而言,将从技术保护主义中遭受经济损失。特朗普政府一边声称贸易逆差让美国“吃了亏”,恐吓贸易伙伴打开市场、降低关税和非关税壁垒,扩大对美国商品的进口。一边却又在收紧高附加值技术产品的出口。实际上,美国出口管制是贸易逆差得不到改善的重要原因。据美国商务部经济分析局统计,2018年上半年美国贸易逆差高达2878.01亿美元,比2017年的2716.59亿美元,增长了5.9%。贸易逆差不降反升,加强技术类产品的出口管制将是“作茧自缚”,继续恶化这种形势。此外,新兴技术大都还不成熟,需要国际通力合作,加强技术交流,互相取长补短取得突破。闭门造车只会加大研发投入成本,增加新兴技术的不确定前景,美国得不偿失。

对新兴市场而言,金融危机后美国就开始逐步收紧外商投资审查,新兴大国通过并购获得美国关键技术、关键基础设施被“额外关注”,基本很难通过。而美国收紧新兴技术的出口管制,将使新兴国家通过进口获得美国技术的道路异常艰难。两个渠道同时遇阻,意味着未来新兴国家掌握先进技术的学习成本高涨,不利于向全球产业链上游发展。

从全球角度看,美国一系列保护主义行为正在破坏全球产业链,与经济全球化发展相悖。例如,美国许多跨国公司,通常向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出口关键零部件,并在当地组装生产,再出口回国或其他国家市场销售。而控制技术类的核心零部件出口,将导致全球产业链遭受严峻的冲击。同时,保护主义存在“溢出效应”,他国纷纷效仿、筑起技术保护主义藩篱,将严重阻碍全球科技创新,甚至将世界经济拖入“平庸增长”的陷阱。

综上可见,广大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要保持高度警惕,全球经济自由化背景下的技术自由流动,仅是个美好的愿望。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加紧技术管制,具有保持全球主导地位的战略图谋。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能做的是:着眼长远、自立更生、加大基础研发投入,打造符合本国特色的科技创新体系,力争赢在未来。(责任编辑:唐华)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74_196074.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