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集体"失明"纽约地铁涨价冲突暴露美媒"双标"

陶短房 旅加学者

北美东部时间11月1日,数千名美国民众在纽约地铁举行示威,他们高呼“辱警”口号,从地面一直“转战”到地下,而纽约警察也毫不示弱,对若干示威者行驶了“断然手段”。

按照抗议者的说法,当晚近千名抗议地铁票涨价的示威者聚集在纽约布鲁克林巴克莱中心,抗议纽约州州长库莫授权市警察局在地铁沿线增派500名警力,并“大肆逮捕并肆意处罚逃票者”的“暴行”,随后这些示威者又走下Hoyt-Schermerhorn Street地铁站,象征性地跳过地铁检票闸机,并高呼“纽约警察,种族主义者怎么拼”口号,而警察则蜂拥而上,将19岁的非洲裔示威者纳皮尔(Adrian Napier)“无端暴打”并逮捕。组织这次名为“将这个广场非殖民化”示威的人士称,此前已有多名非洲裔示威者被警察“无端迫害”,他们此次示威一来为抗议“州长滥授警察权力”,二来也为抗议“警方暴行”,于是遭到了又一次“警方暴行”。一些在网络社交平台支持示威者的网民公开了警察“群殴”纳皮尔的视频,而此前被“虐待”的两名非洲裔未成年示威者中一人的家庭,已将纽约警方告上了法庭。

而纽约州政府和纽约市警方的说法却大相径庭。

警方称,纳皮尔系“被怀疑带有枪械”(纽约州是美国唯一对枪械管理较严的州)而遭警方控制,随后发现身上未携带任何危险物品,但又因“有盗窃嫌疑”而被继续扣押;另外两名被警方控制的非洲裔少年则“涉嫌打群架”。纽约州政府称,纽约地铁票价不过2.75美元,即便如此仍有许多人通过“跳闸机”逃票,“截止2018年底纽约大都会交通管理局仅因地铁逃票就损失2.15亿美元”,因此,州政府和纽约警方“不得已才增派警力对付逃票”。

除了“警民冲突”,还有人们并不陌生的“警-检矛盾”:自2018年2月起,曼哈顿地区检察官万斯宣布,将不再起诉任何被警察送检的、在曼哈顿区范围内被抓获的地铁逃票者,“因为他们中至少2/3并无任何过犯”;而纽约警察局长奥尼尔则反唇相讥,称万斯检察官屡屡对“惯犯”姑息养奸,至少有5名“累犯嫌疑人”被他“高抬贵手”,其中一人先后因逃票被抓52次。

很显然,不论警方、检方或示威者都是“老运动员”:警方避重就轻,回避“过度使用警力”和“专门针对非洲裔”这两项最严重指控,转而强调“无辜的不是逃票者,而是警察和大都会交通管理局”;检方避免直接卷入“警民矛盾”本体,利用“无辜的三分之二”大秀“政治正确”;示威者则回避“到底有没有逃票”这个问题本身,转而揪住“警察打黑人”这个最容易引起“公愤”的“政治不正确”不放。

正如一些网民所议论的,这件事“谁都说出部分真相——但只说对自己有利的那一部分”:警察的确打了、抓了几名“非洲裔青少年”,但他们同时也的确是经常“跳闸机”的逃票者;逃票者的确如示威者所言“大多数是非洲裔穷人”,但他们也的确经常逃票;纽约州政府和警方所言“逃票造成巨大损失”并非虚假,“2.75美元票价不算贵”也不能算什么过当言语,但“跳闸机”者中许多人,的确难以日复一日负担这笔分开每笔不算多、按月计算不算少的“刚性开支”。

无论如何,这是一件应该被高度关注和深入报道的重大事件:要知道,此时此刻,同在美洲的智利圣地亚哥,正被区区人民币几毛钱地铁票价上涨所引发的民怨所困扰,以至于不得不紧急放弃举办APEC和COP25峰会;要知道,此时此刻已进入美国2020年大选选战周期;要知道,美国媒体向来对“地铁暴力”、“警民冲突”兴趣盎然,香港、圣地亚哥的这类事件虽相隔万里甚至远隔重洋,它们可都是连篇累牍,深挖猛刨,忙得不亦乐乎。

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美国各大媒体对“纽约地铁警民冲突”的报道寥寥无几。打开某新闻搜索引擎的“北美要闻”版面,和“纽约”相关的第一热门报道,赫然是纽约马拉松赛,而“地铁警民冲突”的相关报道,主要还是被“纽约州众议员科尔特斯为示威者抱打不平”所“承包”——而这个看上去有些“被带歪”的新闻点之所以被多少提及,很大程度上还是因为科尔特斯和库莫都来自民主党,以及科尔特斯是曾被特朗普点名“滚回老家去”的四位民主党激进左翼有色人种女议员之一,而“警民冲突”、纽约示威,以及其背后的警方涉嫌滥用警力、隐形种族歧视、贫富悬殊……等本应是“主菜”的新闻元素,或成了“配搭”,或索性消失得无影无踪。

很显然,美国传媒、尤其主流传媒再次患上了习惯性“远视眼”——对远在天边的外国是非兴趣盎然,视角挑剔而刁钻;对近在眼前的本地问题却避重就轻、含糊其辞,仿佛多说一句都要收费一般。

倒不是要管别人家闲事,但患了远视眼的美国媒体最好记住一句古训:欲管他人瓦上霜,先扫自家门前雪。(责任编辑:唐华)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74_215074.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