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透过“李刚门”,看民意是否多情

“目击者站出来,围观者不懈怠”,这是河北大学校园车祸事件后,舆论发出的强烈诉求。民意围观一直没有懈怠,连锁反应迅速显现:肇事者李启铭之父李刚日前被曝有5套房产;河北大学党委书记、校长王洪瑞也被曝专著和论文涉嫌抄袭。

此前,央视播出了李家父子道歉的场面,两人都失声痛哭表达悔意歉意。对此,死者陈晓凤的哥哥认为,这更像逢场作秀,“这种道歉我不能接受。”他还表示电视只采访李刚父子,并未采访受害者家属。他只希望肇事者能得到公正审判。

让“肇事者能得到公正审判”,相信这不仅是受害者家属的私人意愿,也是每个追求社会公义的公民所希望见到的。因为,自“我爸爸是李刚”横空出世之后,这起交通肇事案,已成为公共事件。其意义远超出了受害者家人朴素的“善恶有报”论,而是有点类似司法中的“影响性诉讼”。肇事者能否受到公正裁决,能从司法意义上多大程度地还原公平正义,这都直接关乎民众的道德和法治预期。从这个角度上讲,假如受害者家属和肇事方暗地达成交易,还未必能满足民意的正义诉求。去年胡斌案传出的113万赔偿金,就一度激起更大的舆论风潮。

这个现象也值得探究:民众并非看热闹不嫌事大,而是有一种参与后的失落感。因为不管是胡斌案还是李刚门,剥离当事人的身份背景,本都是一般性交通肇事案。它们之所以能发酵成公共事件,就在于事件中异常刺目的“富二代”、“官二代”标签。

这些标签不是某个受害者临时的维权智慧,而是在公共媒介介和民间语境中长期存在的,民众耳濡目染后早有先入为主的印象。当肇事者嚣张言行契合那些标签的意蕴,就激发了民众正义感,关注效应经过网络放大,形成强大舆论压力。在这样的热心声援下,假如双方花钱私了,围观的民意自然有挫败感和失落感。

因为好不容易形成的民意合力,本来有望推动这些事件朝司法公正方向迈出坚实一步,成为有标本意义的影响性诉讼的。进一步讲,假如这类事件都能得到公正的法律审判,作恶者都能对法律心存敬畏,而非肇事后还叫嚣恐吓,那么上述“为富不仁”或“跋扈猖狂”的“X二代”标签就能渐渐褪色。而只有一个成年人闯祸后,首先想到的是承担责任而非自己爸爸是谁,法治社会才真正可期。

可现实并不理想,强调民意的作用,并不是希望舆论绑架司法,民意左右审判。因为一句“我爸爸是李刚”就带出“五套房产”乃至“论文抄袭”,这让人们看到有太多不公不义的暧昧需要调查澄清,而这又只能加剧人们的义愤或恐惧。于是,公众只能一次次悲哀地发问:为何一起简单交通事故,一定要群情激愤发酵成公共事件,才让人看到一点公正解决的希望呢?昨日新闻还说,肇庆强拆关公像和湖南夜郎计划在民意反对下,仍如期启动了。民意纵然滔滔,分量其实有限。假如保障司法公正、社会正义还需太多偶然的附加条件,那要说民意真能在此类事件中操盘,是否有些自作多情呢?

相关事件

  • “我爸是李刚”
  • “我爸是李刚”
  • 10月16晚9点40许,在河北大学新区易百超市门口,一辆牌照为WE420的黑色轿车将两名女生撞出几米远。司机肇事后若无其事,开车到雅馨楼去接女友,回来时被保安的众多学生截获,直到交警赶到将其带走。据目击者陈述:当保安的学生勒令肇事司机下车时,肇事者却口出狂言:“有本事你们告去,我爸爸是李刚”。经保定网友人肉搜索,“李刚”确认为保定市北市区公安局副局长。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