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获利垃圾短信”让公众看到了监守自盗者

8月底,移动手机用户小赵收到广告垃圾短信,发信的手机号码怎么也打不通。据记者调查,此类垃圾短信来源不一,有的来自群发器,更高级的来自移动、联通、电信三大运营商。他们不止为发送垃圾短信提供便利,还为相关企业出主意应付监管。(10月22日央视《焦点访谈》)

信息社会里,广告类型的短信似乎是无法规避的营销方式——这也正是我们习惯并默许宽容垃圾短信存在于我们手机中的一个原因。然而,垃圾短信、骚扰短信的存在,应该有一个合理的度。近日,有媒体报道某“8位号相同的手机卡”每天接收各类广告短信超过200条,垃圾短信、骚扰短信不仅仅破坏了一个手机号码,还对市民的生活构成了严重的侵扰。

治理垃圾短信,工信部门和三大运营商似乎一直都在努力。早在2010年,“手机卡实名制”在实施之时,三大运营商就言之凿凿、信誓旦旦地说,“手机卡实名制”会缩小那些群发垃圾短信、骚扰短信的手机卡的存在空间。但是,三年时间过去了,手机也基本从“非智能时代”跨入了“智能时代”,我们的手机卡里仍然会时不时出现了系列垃圾短信和骚扰短信。相较之于前几年,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智能手机时代里,当然有各类“防垃圾短信软件”的APP。笔者为了防止自己被垃圾短信过度骚扰,经常在“防垃圾短信软件”里设置黑名单,我的手机每天能够拦截到5-10条垃圾短信。可是,即便我的黑名单里已经达到了30几个号码的存量,可对于垃圾短信、骚扰短信仍然是防不胜防。许多来自新号码的短信仍然会不断的向我“袭击”。唯一能够解释得通的原因便如《焦点访谈》所报道的那样——三大通信运营商从中获利。手机APP永远是个“流”,而真正的“源”就在于三大运营商。

利益的诱惑,永远是不能推辞的借口。表现在现实之中就是,信誓旦旦的“手机卡实名制”只属于老实人,“交18打50”的手机卡贩卖方式仍然大行其道于每个报摊。无论工信管理部门与运营商达成了怎样的条款,具体到责任和义务方面,永远也会被垃圾短信带来的利益诱惑所淡化。在新闻报道中,我们看到了垃圾短信背后那惊人的暴利——群发1000万条短信,移动运营商从中会获利30万元。在“一切为了GDP、为了GDP的一切”的业绩考核观面前,又有哪家国企的老板会对这个数字说不?

垄断的世界里,请不要谈责任。赚取垄断利润,永远是市场主角的工作目标。笔者相信,如果这个时候,突然冒出一家能够向消费者承诺“我们的服务会彻底规避垃圾短信”一条,定然会很具有市场诱惑力。可是,占据了市场的三大运营商,当然不需要为消费者作什么,提高服务的质量远远不如从垃圾群众短信中获利更加实在。

从垃圾短信中获利的运营商无异监守自盗。当老实的消费者付出了“手机卡实名制”的义务,运营商们却对不法商人提供了不计名的“群发短信卡”的义务,消费者得到优质服务的权利也便成为了奢谈。这着实是件相当可悲的事。对紧现象,工信部门、国资委、发改委等其他部门,都应该对之有所问责和惩处,强调好他们的责任,将公共利益放在首位,确保广大消费者享受到来自经营方的优质服务。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74_85174.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事件

  • 运营商发垃圾短信
  • 运营商发垃圾短信
  • 据央视《焦点访谈》报道,不少手机用户都收到过广告垃圾短信,可是发短信的手机号码怎么也打不通。记者调查发现,此类垃圾短信来源不一,有的来自群发器,更高级的来自三大通信运营商。他们不只为发送垃圾短信提供便利,有的甚至还为相关企业出主意应付监管。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