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八证”副局长“正常上班”不正常

近日,有网络爆料称,山西省长治市公安局副局长、交警支队支队长樊红伟有8个身份证。据报道,山西省公安厅已成立工作组调查此事

此事如果属实,无疑是触犯刑律的严重违法行为。去年,被爆拥有4个身份证的陕西“房姐”龚爱爱,就因伪造、买卖国家机关证件罪被判处了3年有期徒刑。樊红伟作为警界官员,如果确有8个身份证,背后必然有见不得人的问题。来自网络的举报材料,应该引起山西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给公众一个负责任的交代。但是,被举报的樊红伟似乎并没有受此影响,仍然在“正常上班”。这不免让人怀疑,副局长的“正常上班”是否会妨碍正常调查。

众所周知,身份证号码具有终生唯一性,一个公民只能有一个身份证。尽管一些地方确实出现过因系统问题导致的身份证信息出错,但是一个人若有8个身份证的话,系统故障的可能性恐怕极小,而人为作假的可能性极大,被举报人在公安系统的特殊身份,更是加大了后一种可能性。

假身份证的最大用处,当然就是逃避各种实名制的信息登记。用假身份证在银行开户,能够躲避金融监管,用假身份证买房,可以突破限购政策,甚至还有人以此骗婚、骗医保等。对官员来说,可以说每一张假身份证都是掩饰腐败行为的面具。广东汕尾烟草专卖局原局长陈文铸,就曾以虚假身份办理港澳通行证,不按规定报批因私出入港澳74次。与“最牛烟草局长”相比,如果樊红伟被举报的事情属实,不只是在数量上刷新一个纪录,可能会牵出更惊人的腐败行为。

尽管山西省公安厅已经成立了工作组调查此事,但是面对如此重要线索,调查力度似乎并没有公众预期的那样大。被举报人不是普通民警,“正常上班”就意味着他会正常行使权力。如果被举报人问心无愧,自然不会干扰调查工作,如果被举报人确实有问题,那么他所行使的权力很可能成为调查工作的障碍。那些需要配合调查的人,必然会因为被举报人的“正常上班”心存顾虑。被举报人如果利用职务之便办过假证,也很可能利用职务之便毁灭证据。

山西公安对被举报人的“外紧内松”,不免加重公众的疑虑。面对网络举报,确曾有个别地方和部门抱着不以为意的态度,对被举报者有近乎本能的袒护,总想着重拿轻放,大事化小。而此事关系官员形象和前途,希望山西省有关部门能够更加认真地对待举报线索,以一个经得起质疑的调查程序,给公众一个负责任的调查结果。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