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究竟该怎么对付“课堂手机族”?

由于上课玩手机的现象屡禁不止,山东枣庄学院经济管理学院先是在每个教室设置一个手机袋,学生自愿签署协议,上课前要把手机放进去;不奏效,辅导员采取了“没收”代为保管的办法;后来,又在学生的建议下,采用“保证金”的办法。目前,“保证金”已全部退还,也对辅导员进行了批评教育。(4月15日 新华网)

就新闻事件本身来说,法无授权不可为,毫无疑问,不仅“保证金”的办法是不妥的,而且“没收”代为保管的办法也是不妥当的,是不应该发生在辅导员身上的。媒体的监督来的很及时,提醒包括辅导员在内的所有教育管理人员,法治中国,依法治教,即使是面对新的难题,采取的所有的教育管理措施,都必须有明确的法律政策依据,都必须有鲜明的教育导向。

就高校的辅导员工作来说,尽管批评教育、处理当事的辅导员,是应该的,也是为了以后把工作做的更科学、更好。但从内心里,我对这名辅导员还是抱以理解和同情的,一来,对学生课堂玩手机的问题,除了批评教育,除了依据校纪校规进行处理之外,辅导员能够采取的办法实在是不多;二来,这名辅导员已经先后采取了多种办法来治理学生课堂玩手机的问题,足可见这名辅导员对工作、对学生是具有高度责任精神的,也是愿意创新、尝试不同办法以追求教育管理实效的,积极性理应受到肯定和保护。

学生课堂上玩手机,并非我国独有的现象,在某种程度上,是当今的一种“国际难题”。国外的办法,也是五花八门,比如哈佛大学,就曾有老师没收学生手机,却被学生告以“侵犯人权”,只得无奈归还。美国马里兰州格雷斯克里斯汀学校也采取了类似“保证金”的办法,第一次被发现罚款105元,第二次罚款210元,另外在校做2小时清洁,第三次校长就要约见家长,情节特别严重的,还有可能被开除,只是以校规的形式发布,又属于办学自主权的范畴,所以合法有效,不会像我国一样产生巨大争议。

在笔者看来,一是对学生课堂玩手机的问题持开放态度,堵不如疏;二是治理学生课堂玩手机,是辅导员的事情,是学生工作的事情,但更是教师的事情,更是教学管理的事情。因此,在尽量引导学生将手机用于辅助学习的同时,也教育、管理、处理课堂上随意玩手机的学生;但更多的,是与教学寻求合力,明确要求任课教师要敢于管理课堂、教育违规学生,不能简单全推给学生工作、推给辅导员,同时,大力推进教学改革创新,提高课堂吸引力,让学生不玩手机,或者将手机用于教学之中。

一方面,国家的法律、政策,学校的校纪校规,要为教师、学生工作者提供明确的依据,划清明确的底线;另一方面,现在全国上下都在关注“互联网+”,尤其是学生的智能手机已经普及,无网不在,高校的课堂就更不应该例外,恐怕只有在“互联网+”上下功夫,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所在。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