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特朗普和希拉里,美国人会选谁

谁也不知道,这个分化的时代,多达四成以上的选民,作为中间派,他们在特朗普希拉里中更不喜欢或者更害怕哪一个。

克鲁兹退选。4日,美国总统选举预选赛情势基本明朗。不出意外,特朗普将代表共和党挑战民主党的希拉里。

这场对决非常有趣,最直接的看点是身份。一个男人,一个女人;一个是自艾森豪威尔以来第一个从未担任过公职的候选人,一个曾在白宫当过女主人又在国务院主过政;一个是被建制派努力排斥的共和党人,一个是受组织力保的民主党人。上述差异外,两人也有共同点,他们都是美国老百姓非常熟悉的公众人物,毕竟各自霸占了电视屏幕二十年;他们又都是遭到选民负面评价多过正面评价的候选人,上次出现这种情况,《赫芬顿邮报》的资深政治版编辑甚至想不出是什么时候。

这些形象叠加在一起,折射出一个时代的特征。《华盛顿邮报》网站3月有篇文章,《今天的美国是两个国家》,归纳起来,共和党候选人面对的是一个因为害怕而愤怒的国家,民主党候选人面对的是一群因为希望而失望的民众。

为了发泄愤怒,他们也许需要一个疯子,为了消除失望,他们也许需要一个骗子。“疯子”和“骗子”,恰好是希拉里和特朗普给对方贴的标签。可是,当别人说特朗普是“疯子”时,特朗普泰然自若;当别人说希拉里是“骗子”时,她竟无言以对。

一方面,特朗普占据着些许天然优势,“疯子”毕竟是新的候选人类型,而“骗子”人们已经见过太多,多一个女“骗子”也不算太稀奇。《华尔街日报》3月的一篇评论指出,2016年的这场选举,是一场变革,正在改变过去30年主导美国政治的一些东西,“共和党里根联盟”和“民主党克林顿联盟”都在中间派修正道路上走到了尽头。

另一方面,特朗普的确把住了相当一部分人的脉搏。他选的是情绪,而不是公共政策,希拉里选的貌似是公共政策,其实只是她自己。可惜她自己又没有“打铁自身硬”的本领。希拉里一直说不清楚,班加西之夜是否选择回家睡觉夜里三点不接电话;她一直也不敢公开,在高盛支付了数十万美元出场费的演讲中,她到底对华尔街之狼们承诺了什么。再看看她一直号称远比对手擅长的外交政策,与特朗普4月27日首次外交政策演讲比较,她的把戏更让人想起三个字:老一套。

所以,特朗普可以肆无忌惮地对希拉里展开“人格谋杀”,重点不是批评她的主张,而是攻击她的个性,同时保持攻击点的模棱两可,就像特朗普曾在演讲中大声宣布,“她的所作所为是犯罪,我不相信她会成为候选人,但一旦成为事实,那将是这个国家悲哀的一天”。谁也不知道,他举报的具体是什么违法犯罪活动。

问题是,谁也不知道,这个分化的时代,多达四成以上的选民,作为中间派,他们在特朗普和希拉里中更不喜欢或者更害怕哪一个。当下看媒体和民调都无意义,三四三格局,媒体代表的很可能是少数。虽然他们中大多数在为希拉里助威,至少一个数据就足以让民主党选举专家冒汗,各州共和党预选,投票数比预期高了50%到100%,都是以前不去行使权利的特朗普的支持者。别忘了,2008年,奥巴马就是这么赢的。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