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从法国郊区危机看欧洲移民困境

慕阳子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助理研究员

今年二月初,巴黎北郊警察暴力执法,造成黑人青年戴奥被警棍捅肛致重伤,随后警方内部监察机构初步认定“证据不足”,“强奸”指控不成立。该事件点燃郊区移民怒火,游行示威持续十余天,逐渐演变为暴力打砸烧,社会矛盾再次激化。

吸取2005年巴黎郊区大规模骚乱的教训,法社会党政府此次应急措施还算及时得当,一方面安抚民众,总统奥朗德及时到医院看望伤者,走访郊区青年机构,总理卡泽纳夫亲自督办严查类似新起诉,呼吁民众保持冷静;另一方面不忘安抚警察,称“司法系统保护警察在内的所有公民”,呼吁重建“警民互信”。目前看来,该事件影响已处在可控范围,没有造成更大危机。

由来已久的巴黎郊区问题,实则是法国,乃至整个欧洲移民问题的缩影,其中欧洲穆斯林移民的融合难问题最为突出。欧洲穆斯林移民问题始于二战后,大量穆斯林劳工涌入,帮助欧洲大陆从一片废墟中重建,成就了欧洲“经济奇迹”,但也日益成为社会冲突的主要因素。欧洲穆斯林人口总量约4410万,占欧洲总人口约6%,法国最多,约600万,占总人口近10%。此外,穆斯林人口生育率高,人口结构年轻,增长很快。此外,合法、非法穆斯林移民、难民仍不断涌入欧洲。穆斯林移民习惯集中居住,形成“城中城”、“郊区国”,且长期徘徊于社会底层,在经济、社会及政治生活等各方面均远逊于本土白人。据统计,法、德两国穆斯林移民失业率均在全国平均失业率2倍以上,其中法国25岁以下穆斯林青年失业率高达50%,就业难加上子女数量多,穆斯林移民更容易陷入贫困。穆斯林移民在教育、求职等方面普遍存在“透明天花板”限制,社会上升通道狭窄,德国只有5%穆斯林移民有高等学历,而德国受高等教育平均比例为19%。法国调查表明,若以“能力”相当的虚拟简历申请工作,拥有穆斯林姓名的“虚拟人”获得工作的机会远远低于他人。此外,穆斯林移民犯罪率高,欧洲各国政府常自然地将违法犯罪同穆斯林挂钩,“歧视性执法”就成为了近年来“戴奥案”屡见不鲜的原因。

除了欧洲主流社会与穆斯林等少数族裔在文化、宗教等方面与生俱来的“不兼容性”外,经济长期低迷是移民融合难的根本原因。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全球化和欧洲一体化加快发展,新的竞争与挑战日益冲击国家旧体制,福利社会负面问题日益突出,欧洲经济日趋困难,竞争力下降,失业率上升。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和2010年欧洲主权债务危机给欧洲沉重打击,缺乏劳动技能、教育程度低的穆斯林移民受到冲击最大。极右思想趁势崛起,进一步加剧社会对立,穆斯林移民处境更加边缘化。“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趁虚而入,利用极端思想蛊惑欧洲本土穆斯林青年,使其以《查理周刊》恐袭等极端方式“报复”欧洲国家。2015年以来,欧洲各国政府纷纷出台强硬措施加强对穆斯林监控,反过来进一步激化社会敌对情绪,更由此形成恶性循环,造成今天欧洲各国的维稳困局。

在这种背景下,各国极右势力利用民众不安心理,大肆鼓吹民粹、排外言论,赢得不少民众支持。法国“国民阵线”主席勒庞就是欧洲影响力最大的极右领导人之一,也是目前法国2017年总统大选民调中的领头羊,支持率高达25-30%。

勒庞在竞选纲领中高呼“法国人优先”,主张将移民控制在每年1万人,只向法国公民保留免费教育等权利,提高雇佣外国人成本,严控非法移民等措施。

虽然勒庞在法国现有选举制度下很难赢得第二轮选举,当选法国总统机会不大,但其所代表的欧洲排外、保守的一面却在大行其道。受其影响和牵制,欧洲主流政党在移民和一体化问题上都在右转,变得更加强硬,欧洲边境政策也在收紧。因此,开放、包容、互助的欧盟精神定会受到冲击,欧洲一体化进程也将受阻。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75_158375.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