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基因编辑婴儿,南方科大究竟扮演了啥角色

27日晚间,南科大贺建奎办公室贴上“封条”。 新京报记者 陈维城 摄

近日,南方科技大学副教授贺建奎宣布基因编辑婴儿诞生所引发的争议依然在持续。对于这一试验,南方科大一直在极力撇清关系,称贺建奎已于2018年2月1日停薪留职,试验发生在校外,南方科大并不知情。而南方科大生物系学术委员会认为贺建奎严重违背学术伦理和学术规范,也在第一时间进行了谴责。最新消息说,贺建奎办公室已被校方查封。

南方科大真的与基因编辑婴儿试验无关吗?从目前已有的信息看,恐怕没那么简单。

11月27日,新京报记者在南方科技大学贺建奎研究室官网发现了参与试验志愿者的知情同意书,据知情同意书披露的信息显示,项目经费来自南方科技大学,项目目标在于“生产”免疫艾滋病毒婴儿。

据报道,贺建奎除了是一名科学家,名下还拥有多家企业股权。其中注册资本最高的,是深圳市南科生命科技有限公司,这家公司还获得了南科大旗下深圳市南科大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的入股。

此外,某艾滋病互助平台负责人在回应贺建奎招募志愿者一事时称,2017年3月,贺建奎找到了他们,希望通过平台找到男性一方感染HIV的单阳家庭。当时贺建奎是以“南方科技大学副教授”的身份与他们取得联系。

如果这些信息属实,南方科大对于贺建奎的试验非但不是“不知情”,而且可能扮演了不可或缺的角色。

其中最该追问的是,贺建奎项目经费真的来自南方科大吗?如果属实,作为一所高等学术机构,南方科大何以会批准和支持这样突破伦理底线的研究;项目经费的审批,是哪些人参与审核并拍板的?如果项目经费并不是来自南方科大,那么“项目经费来自南方科技大学”信息,却公开刊载于南方科技大学贺建奎研究室官网,这个作何解读?显然,南方科大需要一个更加让人信服的解释。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是,南方科大提供的经费,可能是用于支持贺建奎进行基础性研究,而贺建奎却越了界,擅自将资金用于临床试验,用于“定制婴儿”。倘若如此,南方科大也逃脱不了干系。毕竟,作为科研出资方,对经费的去向要把关,对于相关科研项目要承担监督之责,而不能让贺建奎一个人为所欲为。

南方科大为何要入股贺建奎的基因公司,同样是一大悬疑。入股贺建奎的公司,南方科大的目的何在,南方科大入股花了多少钱,入股之后,有无参与贺建奎公司的经营,有无涉入基因编辑婴儿试验?对于贺建奎打着南方科大的招牌,进行招募志愿者等研究活动,南方科大是否也该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仅仅靠查封已是难以撇清其间的关联。

尽管南方科大如今全力和贺建奎做切割,但明眼人都能看出,贺建奎之所以能启动并完成基因编辑婴儿试验,很大程度是借助了南方科大的影响力。贺建奎和南方科大之间,似乎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作为贺建奎的雇佣方兼投资方,南方科大对贺建奎的科研方向和活动,按理说不可能不了解,眼睁睁看着基因编辑婴儿试验从生米煮成熟饭,南方科大或难辞其咎。

基因编辑婴儿试验挑战科研伦理,更挑战了文明社会的底线。这场重大的科研事故是如何发生的,围绕着贺建奎,相关当事方扮演了什么角色,相关部门对这些都必须查个清楚。作为重要当事方之一,南方科大不能一句“不知情”,查封贺建奎办公室就以为完事了。只有诚实面对公众,给出一份详细的说明,这才是对学术尊严和学校声誉最好的维护。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