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设置发卡门槛,防范早教机构圈钱跑路

近日,北京早教机构沐奇亲子游泳多家门店关闭,企业相关法人和门店负责人电话无法接通。而润泽店关店前一周,销售人员竟还在推销课程。消费者称:所办会员卡内金额几千元至几万元不等,无处追讨。5月23日,朝阳区市场监管局回应:涉事企业已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并立案调查。

早教机构疑似跑路现象近年屡见不鲜。年初,北京“家盒子”西直门店突然关闭,引发上百名会员维权,每名会员所购“课包”在一两万元至数万元不等;二月,连锁教育机构艾尔蒙国际早教也出现停课,校方称“经营不善,暂时停课”;五月初,北京欧拉早教中心又被质疑跑路,会员费下落不明,老板失联、教师离职……

凡此种种,在教育部门监管下的公办、民办幼儿园都是决然不会发生的。因为,按相关规定,幼儿园收费是按月或按学期,严禁跨学期预收费。但培训性质的早教机构,归工商部门监管。为了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一些家长对早教培训的投入不遗余力,肯花血本:会员卡一充就数千乃至数万元,课程一买就七八十节乃至上百节,砸出去的钱犹如泼出去的水,给自身埋下资金安全隐患。

有别于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传统交易模式,商品或服务还没提供,就以办会员等名目预先把钱给收了,于商家而言,这本质上是种信用扩张行为。所以,对之本应有一定的信誉资质方面的要求。不能够但凡是个商家,就可以发卡进行预收费。而且,办卡充值的人,可能面广量大,充斥随机性,属于社会上不特定人群,说预付费消费会关涉公众利益,这也并不为过。此外,发卡商家究竟发售了多少会员卡,经营状况又如何,个体消费者也每每一无所知,存在信息不对称,这于个体消费者也可能存在风险。

所以,对预付卡发卡商家,尤其具准公共性的早教机构,理应设置一定资格准入门槛。《行政许可法》第12条第3款规定:对于“提供公众服务并且直接关系公共利益的职业、行业,需要确定具备特殊信誉、特殊条件或者特殊技能等资格、资质的事项”“可以设定行政许可”。

具体而言,一方面,可要求发卡方满足经营年限(如三年),其经营者及管理人员在经营期间无重大违法违规行为及欺诈消费者记录等,否则,不予发卡资质。那么,对于无发卡资质的商家,消费者就规避了“踩雷”风险。另一方面,对于发卡商家所收预付费,也得加强监管,比如提取一定比例,实行资金存管制度,由银行进行第三方托管。避免因其经营不善或是存心圈钱跑路,给消费者带来不必要的损失。

针对预付卡问题的解决措施,放眼全国,上海市提供了一个可参考样例。去年7月27日,上海市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表决通过了《上海市单用途预付消费卡管理规定》,并于今年1月1日起正式施行。该市建立了统一的单用途卡协同监管服务平台,归集经营者单用途卡发行、兑付、预收资金等信息,对发卡企业和发卡个体工商户实行分类监管,并建立了预收资金风险防控体系和建立了严重失信主体名单,以强化信用管理。统计数据显示,此前2017年,该市由单用途卡引发的投诉达12106件,同比增加25.9%;涉及经营者3887家,其中关门跑路1864家,占比48%,几乎一半。

鉴于预付费消费领域乱象频仍,成为消费者投诉热点,商家圈钱跑路事件时有发生,建议其他省市,也无妨予以跟进,以地方立法的方式,给相关职能部门提供“执法抓手”,以强化监管,规范市场秩序,切实保障消费者权益。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