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埃及动乱的五大教训

几年前,埃及是西方媒体的宝贝。民众不满穆巴拉克30年的独裁,揭竿而起,聚集解放广场游行示威;军方出手结束其统治。在后来的第二轮的总统选举中,莫尔西以微弱多数当选。埃及从此由独裁转换为民主,这让无数人兴奋不已。一年后,民众又回到解放广场,反对新总统。军方再出手,罢免穆尔西。埃及的民主进程又退回原处,这又让无数人错愕。西方政府也不再坚持民主原则,对军方的政变仅表示关切,希望早日再转回民主。颇有环顾左右而言它,回避实质问题的意思。

此前,不管埃及社会得了什么病,这次肯定会使其更加严重。国民按支持和反对穆尔西,被分成两派,相互指责,动辄上街渲泄,甚至动武。上周五,支持穆尔西的穆斯林兄弟会和反对派对峙,死者数十,伤者近千。军方曾抓捕穆兄会的领导人,关闭其电视台。临时总统名不正言不顺,很难短期内将国家拢在一起。

埃及动乱的教训大致可概括为五个方面:

第一,盲目照搬西方政治制度。西方民主制度通常有相对发达的市场经济,较为完善的法律制度和社会机构,规模庞大的中产阶级,以及受过良好教育的民众基础。这些埃及都没有,它经济基础薄弱,军人掌控经济政治, 宗教派别林立,民主意识淡薄,更缺乏中产阶级。在这个基础上搞选举,犹如沙上建塔。有人说埃及目前的遭遇是民主成功前的阵痛;其实这是吃错药后的剧烈反应。遗憾的是,目前埃及鲜有反思的声音,多数人还在做选举救国梦。自由民主和花花世界的虚幻,美国的胡萝卜和大棒子,会使埃及很快进入新一轮选举,围着大一点的半径重兜新的圈子。

第二,社会发展要循序渐进,逐步推行。中国有俗话:馍不熟,气不圆。 社会发展有其自身的规律,跨越阶段,拔苗助长,只会适得其反。好的思想路线是种子,要植入本土。政府是守护者,象自然界那样云行雨施;种子的发芽生根就是新思想同社会各界的交流互动,和形成共识的过程,新生事物日积月累,由微至显,由小变大,量变生质变。当事者无感觉,但观望历史,就会发现社会已取得实质进步。穆尔西上台一年,反对派不服输,军方经济利益纠结,警察系统貌合神离,经济基础薄弱,世界经济危机四伏。在这段时间里,他组建政府班子,稳定了同美国、以色列等国的关系。埃及民众太性急,今年选了他,明年就要好处,否则就赶其下台。这个标准谁都难办到。

第三,执政党要开放思想,兼收并蓄。世界上有一党制,有多党制,但归根结底还是一党制(含联合执政)。在多党制国家里,一党执政,别的在台下等待。政党是社会组织,获得执政权力后,领导人要超越本党,兼收并蓄,构建广泛的执政基础。思想行动上要回归公认的社会价值。譬如,公平正义,按规律办事,铲除腐败,任人唯贤,和以民为本等。穆尔西上台后把国家当成穆兄会,军队换血,省份的领导换马,构怨四方,自毁基础,自我孤立;几个青年签名罢免总统的提议,象星星之火,数月内燎原全国,最后闹得墙倒众人推。

第四,军方干政,弊大于利。数十年来,埃及军方成了国民政治经济中抹不掉的影子。政变频发,政府首脑多有军人背景,军官退休后又任职企业,把持经济命脉,形成一个特殊的利益集团。社会动荡,军人出面摆平,不管后果如何,军方的利益都得到保护。穆尔西是民选总统,罢免他也应按规定的程序办。埃及军方越俎代庖,破坏了程序公平的先决条件,从而伤及社会组织神经,阻碍社会进步。

最后,国家必须独立自主,走适合自己的发展道路。埃及社会是一盘散沙,美国和西方国家通过对军方的定向经济援助,掌握军方,从而主导它的社会事务,把埃及当做其中东战略的棋子挪来搬去。埃及要认识自己所处的发展阶段,本土价值观,民众的根本需要,从而制定出自己的发展战略,然后再找出最佳的路径,加上埃及人民的创造力和凝聚力,持续奋斗,就能取得社会进步。否则,只能成为列强的玩偶。

发生在埃及的事令人痛心,但如果能从这沉痛中记取教训,埃及和世界也许会变得光明。(作者是旅美评论人士)

相关事件

  • 埃及总统被迫下台
  • 埃及总统被迫下台
  • 7月3日夜,埃及发生军事政变,国防部长阿卜杜勒.法塔赫.西西(Abdel Fattah al-Sissi)宣布暂停宪法,终止总统穆尔西(Mohammed Morsi)的职权,以刚刚就职两天的最高宪法法院院长阿德利.曼苏尔(Adly Mansour)就任代总统,并负责组建一个跨党派、“包括年轻人在内”的临时政府,并将成立委员会修宪,制定新的议会选举法草案。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