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沙特“向东看”已成趋势

随行逾千人,分乘10架飞机,包下400多辆豪华车,行李重达506吨,将东京高级酒店预订一空……年过八旬的沙特国王萨勒曼12日晚抵达日本,为期一个月的“亚洲6国行”,无论是访问国家数、时长、随行人数,均创现代外交纪录。在舆论热议的奢华阵容背后,更值得关注的是沙特日趋明朗的“向东看”趋势。

加强与东亚国家的经济合作和政治关系,是萨勒曼国王此行的首要目标。沙特经济严重依赖石油,石油收入的贡献率达40%,占财政收入的80%,出口收入的90%。沙特财政预算以每桶80多美元为标准制订,油价暴跌使沙特连续2年出现近千亿美元规模的财政赤字,外汇储备已由峰值的7000多亿美元耗去近1/3。世界经济低迷、新能源崛起、限产保价失灵等因素将长期制约油价反弹。为摆脱对石油的依赖,沙特陆续推出“国家转型五年规划”“2030愿景规划”等重大改革计划。

在地缘政治方面,沙特当下所处地缘环境堪称险恶。沙特与伊朗的战略竞争愈演愈烈,伊朗核协议使沙特危机感加剧。沙特主导的对也门军事行动耗资巨大,但远未实现既定目标。叙利亚、伊拉克等邻国的乱局也给沙特造成不利影响,沙特深度介入叙利亚危机,但叙局势正朝不利于沙特的方向发展。

更令沙特不安的是,随着美国向能源独立迈进,除少量品种调配,美国实际上已不再需要沙特石油,沙美“石油换安全”基础上的盟友关系遭到动摇。美国重启“9·11”事件调查,允许遇难者家属向沙特追责,更对沙美关系带来严重负面影响。特朗普上台对沙特看似利好,但仍面临诸多不确定因素。美国已要求沙特分担海湾和中东维稳费用,让财政本已捉襟见肘的沙特有苦难言。同时,随着俄罗斯等非欧佩克产油国加大对欧洲市场营销力度,沙特正在失去欧洲能源市场。伊朗原油产量增长迅速,并开始与沙特打价格战。为摆脱经济困境,缓解战略焦虑,沙特不得不改变外交“一边倒”倒向美国的状况,实施多元化战略。

目前来看,沙特欲达到以下目标。先是稳住对亚洲石油出口(占其石油出口量70%)。其次,促进双向投资。萨勒曼国王在马来西亚和印尼分别签下数百亿美元石油下游产业大单;同时,沙特希望亚洲投资者踊跃参与沙特阿美石油公司明年的大规模股份制改革。第三,巩固“伊斯兰盟主”地位。伊斯兰教两大圣地位于沙特,萨勒曼国王先行访问马来西亚、印尼,旨在巩固其领导的“伊斯兰反恐联盟”。

中沙经济互补性和巨大战略利益,决定此行重头戏在中国。中国是沙特第一大贸易伙伴,沙特也是中国的中东第一大贸易伙伴。同时,中国在多个年份是沙特石油的最大买家。“一带一路”倡议与“2030愿景”的对接将为两国在基础设施建设、工业化、联合投资第三国等方面带来巨大合作空间。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