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抛出"冷和平"论,乌克兰"反俄斗士"突然转向

兰顺正 察哈尔学会研究员、 中国指挥与控制学会会员

1月29日,在基辅国际展览中心召开的“从克鲁季到布鲁塞尔”论坛上,波罗申科正式宣布将参加于今年3月31日举行的乌克兰大选以寻求第二任总统任期。引起媒体注意的是,在谈到乌俄关系时,波罗申科表示,乌克兰“仍然需要维持与俄罗斯的和平,哪怕是‘冷和平’”,因为人们“厌倦了战争与俄罗斯的宣传。”长期以“反俄”闻名的波罗申科此番发出“冷和平”言论,明显是希望通过“和平使者”的形象来讨好乌克兰国内民众,以增加自己连任的几率。

2014年2月,亲俄的乌克兰总统亚努科维奇被推翻下台;同年6月,在美欧的支持下,亲西方的“巧克力大王”波罗申科以54.3%的得票率当选总统,上台执政。在选举中,波罗申科曾发誓在三个月之内平定顿巴斯的战乱,并彻底解决克里米亚问题。但是,波罗申科四年来的执政并不顺利,新政府在恢复经济和反腐败等方面进展缓慢,同时乌克兰也没能从美欧“盟友”那里得到多少实质帮助。

在经济方面,从2014年到2018年11月,乌克兰的GDP经历了接近20%的衰退,居民消费价格指数累计上涨了一倍。乌克兰的平均工资从2013年的每月408美元下降到了2017年的每月267美元。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乌克兰的贫困人口比重从2014年的15%上升至现在的25%。

腐败问题是困扰乌克兰发展的顽疾,也是导致2014年乌克兰危机的原因之一。虽然在此次的讲话中,波罗申科首先强调,乌克兰经济已连续12个季度保持增长,“已经脱离了最困难的时期。”不过根据乌克兰财政部1月25日报告,该国去年12月的全国公共与公共担保债务增加了477%,也即3560亿美元,总额达到7.8万亿美元。去年12月一个月的时间,乌克兰外债也增加了8亿美元,达到3.9万亿美元。2018年全年乌克兰外债增加了1220亿美元。

这一切导致乌克兰国内对波罗申科的不满开始积聚,波罗申科的民意支持率持续走低。最新的民调显示,波罗申科的支持率仅有11.6%,不仅落后于季莫申科(21.2% ),甚至落后于综艺节目主持人泽连斯基(14.6%)。而老对手季莫申科曾表示,如果当选将对波罗申科的“罪行”秋后算账。巨大的压力让波罗申科不得不采取“引外援,解内忧”的做法,而俄罗斯则是一个“变相”的外援。

执政四年多来,波罗申科仅在推行反俄政策方面获得民众的认可,期间采取了多项反俄举措,包括宣布退出独联体,中止与俄的友好条约,推动乌克兰东正教独立等。所以在政治生命岌岌可危的情况下,波罗申科再次打出了乌俄关系这张牌。2018年底乌俄在刻赤海峡的摩擦是2014年克里米亚危机以来两国军队首次爆发正面冲突,也是近年来世界范围内罕见的海上擦枪走火事件,但有舆论认为这更像一场波罗申科为了捞取政治资本和民心的军事冒险行为。

一方面,如果乌舰艇成功冲过刻赤海峡进入亚速海,则波罗申科就能成为打破俄罗斯对克里米亚“占领”的民族英雄。另一方面,如果冒险失败,也可以趁势激起乌民众对于俄罗斯的怒火而更加团结到他这个现任领导人的身边。在刻赤海峡危机爆发之后,波罗申科立刻实施了两项措施:一,签署命令,宣布乌克兰全国自11月28日9时起进入战时状态,为期30天;二,向北约、欧盟、联合国安理会求援。

前者可以帮助推迟3月的总统大选,后者则是直接向西方国家要支持,合力抗俄。但是随后的发展并不尽如人意。乌克兰议会议长安德烈•帕鲁比在去年11月26日表态说,有关实行战时状态的决定不会导致总统选举取消,也就是说 3月的大选将如期举行(除非再次延长战时状态令)。

而欧洲国家对于是否支持乌克兰持谨慎态度,因为一旦俄乌真的爆发冲突很可能将波及自己,所以主张缓和避免危机升级。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虽然要求俄罗斯结束与乌克兰的海上对峙,但拒绝承诺对基辅提供新的支持。一名欧洲外交官则表示不会应乌克兰的请求派出舰船,因为乌克兰是北约的“伙伴国”,但不是正式成员国。英美虽然派军舰进入黑海,但是象征性意味更浓,远远达不到波罗申科的期望值。

此次波罗申科抛出“冷和平”言论,显然是已经意识到,激化乌俄矛盾的做法是一招“臭棋”,不但让乌克兰更加的被动,也招致了乌民众反感。而尽快稳定两国关系,恢复正常生活才能是民众所期望的。既然“反俄”无法争取民心,那么就从“斗士”变身为“和平使者”,以此来获得选票以争取连任。不过“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民心在短时间内并不容易扭转,而频繁“变脸”的做法也会加大民众的不信任,因此随着3月大选的邻近,波罗申科前途堪忧。(责任编辑:郭素萍)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76_200576.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