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征文】不走“老路”与“邪路”为改革定调

十八大以后,注定要掀起新一轮改革大潮。

虽然新一轮改革不会再象过去那样围绕姓“资”姓“社”等展开激烈争论,也不会因为改革对底层群众的心理产生很大的影响和冲击。但是,新一轮改革的难度,一点也不会比前面的小。因为,过去的改革,主要解决的是“平均主义”、“大锅饭”、“效率不高”等方面的问题,现在要进行的改革,需要解决的则是“分配不公”、“效率与公平不对称”、“贫富差距拉大”等方面的问题。更直接地说,就是如何打破已经形成的利益集团,使社会财富的分配能够更加公平与正义。

事实上,围绕这些问题,这些年社会各方面已经有了很多的讨论和争论,中央对解决这些问题也提出过许多的解决办法与措施。但是,由于没有更深地触及问题的本质,特别是如何从体制和机制方面寻求更大的突破。因此,很多措施和办法还浮于表面、流于形式,很难对矛盾和问题产生根本性的影响和作用,导致某些方面不仅没有突破,反而问题更加严重、矛盾更加突出。如垄断、腐败等。

也正因为如此,近两年来,在改革问题上,不仅争论越来越激烈,而且分歧也越来越大。如对国有企业改革的问题,有一种观点就认为,只有全面私有化,国有企业才有出路。言下之意,中国只有走私有化之路,才会有出路,才算是改革取得重大突破。持这种观点的,不乏对宏观决策起重要影响作用的专家、学者,也不乏国有企业的经营者。

更多富有理性的人则认为,在中国,全面推进私有化并不现实,也不符合中国实际,更不符合中国社会主义的性质。国有企业需要改革,而且需要大力度地改革。但是,决不是只有私有化一条路。过去三十年、特别是近十年的实践证明,国有企业只要按照现代企业制度的要求去规范和运作,只要坚持走市场化和国际化之路,同样可以有效率、有竞争力。

由于争论非常激烈,由于彼此之间存在太大的分歧和差异,由于代表着各种不同的利益团体。因此,每当需要出台某项改革措施时,就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阻力,受到各种各样的压力,很难形成比较一致的意见和看法,导致改革很难取得突破,也很难顺利出台。即便勉强出台,也因为利益平衡的需要,无法达到改革的最佳效果。

也许有人会说,中国的改革,起步于民间,如小岗村的联产承包责任制、温州的私营企业发展等,但是,这只是一个方面。中国的改革,能够大刀阔斧地在全国推广,还是中央在制度和政策层面给予了充分肯定与支持,提出了某些原则性、方向性的意见和要求以后,才消除了广大人民群众的顾虑,才让改革者有勇气、有决心、有信心把改革推向深入。

新一轮改革,同样需要在制度和政策层面上作出明确与要求,需要提出原则性和方向性的意见和要求。

显然,胡锦涛总书记在十八大工作报告中提出的“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的要求,是为新一轮改革打了底、定了调,也可以说是对此前的争论作出了比较明确的界限明确。死守老框框、墨守成规、坚持封闭僵化这样的老路,不支持,也不赞成,但是,想借改革之名、行改旗易帜之实,改变中国社会主义性质,改变人民当家作主的方向,也是不可取、不可行的。中国的改革,只能在社会主义大旗下,在人民可接受和支持的范围内进行,在党的领导下进行。这是不可突破的底线,也是必须坚持的原则和方向。老路不可走,邪路更不可行。

所以,新一轮改革,一定是在突破“老路”和防止“邪路”中找到最佳结合点、最佳突破口,从而向改革的“深水区”推进。其中,如何突破利益集团设置的重重障碍和阻力,将成为新一轮改革的最主要目标,也是最大的难点。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76_58776.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事件

  • 中国网观点中国“十八大”征文
  • 中国网观点中国“十八大”征文
  • 与“改革”同行,我有话说——中国网“观点中国”以“改革开放”为题开展征文。一方面,回顾历史,感悟身边的改革点滴,总结中国奇迹背后的推动力量;另一方面,领会胡锦涛“7·23”讲话,展望未来,为中国的改革建言献策。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