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日本内阁改组后改善中日关系的关键人物还是安倍

李若愚 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政治研究室研究人员

2012年12月24日第二次安倍政权成立以来,由于在野党的式微,自民党在安倍晋三带领下高歌猛进。这也助长了安倍在自民党内的个人权威,从而形成了其一人独大的局面。失去了党内外的有效制衡,随之而来的就是安倍个人的极度膨胀。无论是曾内定由安倍昭惠首相夫人出任名誉校长的森友学园以低价获取国有土地,还是安倍晋三密友经营的加计学园利用安倍政府出台的“国家战略特区”政策获批在爱媛县开设兽医学部,抑或由安倍一手提拔的稻田朋美在出任防卫大臣后状况频出,这些令安倍焦头烂额的困局无不是安倍个人膨胀的恶果。就连现任首相辅佐官卫藤晟一也向媒体抱怨:“正是安倍自己将公私混淆的不成熟一面,最终招致了当前的困局。”也就是以此为背景,安倍被迫在8月3日进行了全面的内阁改组。

与以往的安倍内阁相比,新的安倍内阁最突出的特点就是淡化了安倍的个人色彩,而更加注重自民党内派系的利益。包括河野太郎、野田圣子这样在党内与安倍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甚至是安倍党内地位潜在挑战者的议员也开始入阁成为大臣。尤其是由河野太郎出任外相更是引发了国际性关注。

1963年出生的河野太郎在自民党内属于中生代。实际上这也并非他首次入阁,在2015年10月7日到2016年8月3日期间,他就担任过安倍政权的国家公安委员会委员长。他出任外相后之所以能引发外界热议,并非单纯是其个人经历使然,外界更为看重的是他作为日本政界元老——河野洋平政治继承人的身份。1993年,时任日本内阁官房长官河野洋平发表了承认慰安妇存在,并向慰安妇表示道歉的“河野谈话”。因而,河野洋平在中、韩等饱受日本侵略之苦的周边国家都享有很高的政治声誉。安倍这次安排河野洋平的长子河野太郎出任外相,也被外界普遍解读为向中韩释放善意的信号。对此,近来因慰安妇问题而与日本陷入外交僵局的韩国在第一时间就予以了积极响应。韩国外交部发言人赵俊赫在河野太郎出任外相的消息传出当天,就向河野太郎表示了祝贺,并表示期待共同建设面向未来的成熟伙伴关系。

然而安倍任命河野太郎作为外相是否意味着日本外交政策的全面转轨?笔者认为也不尽然。即便可以认为河野太郎完全继承了其父的外交方针,我们仍需明确一个问题,那就是日本的外相是否能独立制定外交政策。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内阁大臣作为首相所任命的阁僚,其行动首先要对首相负责。正如石破茂在之前退出安倍内阁时所总结的,无论自身意见如何,阁员终究只是首相为推动自身政策而组装成的机器上的螺丝钉。作为外相的河野太郎自然也不能例外,他只能是在执行安倍外交路线的前提下,有限度地发挥个人的主管能动性。并且他在发挥个人主管能动性之时,不仅要顾及安倍首相的意愿,还会受到外交系统内部的外交官僚的制约。这种政、官的相互制约也还是日本政治运作的常态。正是基于上述原因,河野太郎在上任伊始就向外界表示,不支持重新谈判在韩国受到普遍反对的日韩“慰安妇”协议。

然而,对于未来中日及韩日关系的发展也不必过于悲观。随着安倍晋三对日本国内政坛统治力的下降,安倍可能采取更加务实的立场来处理与周边国家的关系。不久前的二十国集团汉堡峰会上,安倍一改既往对“一带一路”倡议的抵触立场,展现出了一种更为圆滑的态度就是这种转变的标志。8月3日的内阁改组以后,自民党内各个派系对安倍的制约作用将更加明显,安倍以后在处理包括对华关系在内的外交事务时必将更为谨慎,这或许将成为中日关系向良性发展的契机。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77_169477.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事件

  • 安倍内阁第三次改组
  • 安倍内阁第三次改组
  • 根据日本NHK电视台8月3日报道,安倍内阁第三次改造后的新内阁成员名单正式公布,其中有6人为首次入阁,女性阁僚为2人。在这次的内阁改造中,外务大臣由前众议院议长河野洋平的长子河野太郎担任,总务大臣则由2015年与安倍晋三竞选自民党总裁的野田圣子出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