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美历史性经贸谈判在即:美方来者不善

孙立鹏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

美国白宫正式发布消息,美方将派代表团于本周四赴华进行贸易磋商谈判。主要团队成员包括:财长姆努钦、商务部长罗斯、贸易代表莱特希泽、贸易与制造业政策办公室主任纳瓦罗、美国驻华大使布兰斯塔德、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库德洛和副主任艾森斯塔特。可谓精锐尽出,“用心良苦”、来者不善。

都是些什么人

财长姆努钦。他曾是华尔街名流,1985年耶鲁毕业后进入高盛。17年生涯中,业绩突出,从一名普通员工成长为高盛执行副总裁。2002年在索罗斯指点下,创立“沙丘资本管理公司”,转身成为对冲基金大佬,2008年金融危机大赚。他曾担任特朗普竞选团队财务运营主管,深得总统信任。“商人本性”使其更注重现实利益,做事沉稳理性,是特朗普内、外经济政策重要执行者。

商务部长罗斯。他是典型的富豪商业部长。1961年获哈佛大学MBA,在华尔街混迹多年,经验丰富且具有投资者冷血、逐利本性,素有华尔街“秃鹰”称号。2016年,排名《福布斯》美国财富榜第232位。1990年代,曾因挽救特朗普经营的泰姬陵赌场、避免其破产,两者私交甚好。罗斯是特朗普坚定的政治支持者,美国对外贸易政策的主要设计者和执行者。

贸易代表莱特希泽。1973年,他获乔治城大学法律博士学位,后曾在国会、政府、法律界打拼多年。著名国际贸易法律专家,世达律师事务所合伙人。1983年出任里根政府贸易副代表,对日本经贸施压“始作俑者”之一。是一位名副其实的打贸易战、贸易官司的行家里手。秉持“美国优先”、贸易保护色彩浓厚,是特朗普强硬贸易路线的主要设计者,单边贸易措施的积极推动者。

贸易与制造业政策办公室主任纳瓦罗。1986年获哈佛大学经济博士学位后,他进入加州大学欧文分校执教。是一位极具争议、善于自我推销的学者。1990年代曾三次竞选州长等职位,场场落败。但始终揣着一颗当官出名的野心。著有《卧虎》、《致命中国》等反华书籍,由此得到特朗普青睐。原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科恩离职后,他对特朗普影响力显著提升,成为最重要贸易顾问。纳瓦罗是极端民族主义派,美国对外经贸遏制战略的主要设计者。

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库德洛。他1971年就进入普林斯顿大学攻读政治经济学,但未拿到经济学位,是一位“没有经济学位的经济学家”。而后在“官、商、媒”界均取得成功,曾任里根政府OMB经济计划部副主任,也曾担任普惠、贝尔斯登等金融大企业的首席经济学家,后成为CNBC著名财经主持人。他是“里根经济学”的信奉者和践行者,与特朗普理念相投。

国家经济委员会副主任艾森斯塔特。他曾获俄克拉荷马州大学法律博士学位,担任过参院财政委员会首席国际贸易顾问,美国助理贸易代表等职。进入白宫经济团队后,主要负责G20、APEC等多边国家经济事务的协调工作,也是特朗普经贸政策的具体执行者。

美国驻华大使布兰斯塔德。1974年,他获德雷克大学法律博士学位。在艾奥瓦州众议员、副州长、州长等职位供职多年。成为美国历史上任职最长时间的州长,并保持竞选不败纪录。与访华的其他6人不同,他是唯一的对华友好派。在省州层级,就与中国保持密切关系,担任大使后不遗余力推动中美友好。

有什么诉求

除布兰斯塔德外,美经济代表团清一色的对华“鹰派”。美方希望通过此次谈判,以“鹰派”立场维护“美国优先”,以“友华”人物缓和谈判氛围。总体还是要在扭转对华贸易失衡,扩大中国市场准入、放宽投资股权等方面有所收获。但个人对华立场和侧重还略有差异。

对华强硬程度有差别。一是强硬派中的“温和者”。与其他几名“鹰派”相比,姆努钦虽然支持美国对华经贸强硬政策,认为中美贸易应更加平衡,但较为理性,为促成中美谈判发挥积极作用。

二是主流强硬派。罗斯、莱特希泽、库德洛、艾森斯塔特均是典型“鹰派”。罗斯曾指责中国是最大贸易“骗子”,“美国对华出口了高质量生活水平、进口了失业;莱特希泽除积极推动对华发起“301调查”外,还扬言动用一切工具对华施压,不能再“养虎为患”;库德洛认为特朗普对华贸易施压非常正确;艾森斯塔特称,美国对华施压的最终目标就是改变中国“不公平”贸易行为。

三是反华“急先锋”。纳瓦罗对华极不理性,妄称中国是美国经济困境的“罪魁祸首”,鼓吹“中国威胁论”。建言特朗普对华施压手段,可谓无所不用其极。

侧重点有不同。一是缓解贸易失衡。对华贸易赤字既是美对华贸易施压的借口,也是特朗普要短期拿到的经济利益,力求对其执政有所“加分”。长久以来,罗斯就高度关注中美贸易失衡,建议施压中国进口更多美国产品,降低关税和非关税壁垒,通过高关税政策迫使中国让步等。而库德洛新官上任,急需巩固地位,必然极力迎合特朗普短期需要。两者或更关注贸易失衡,对华“做文章”。

二是维护美国经济优势。中美经济竞争已从传统贸易,延伸到科技等领域,更是两国的未来之争。莱特希泽等人,必将在金融市场开放、投资股权比例、技术转移限制、数据跨境流动、云计算等具体领域对华“要价”,保护美国科技等领域竞争优势,争取赢在未来。

三是保护农业利益。中国对美国的贸易反制举措,让美国农业团体极度忧虑。从布兰斯塔德在农业大州从政履历看,此番谈判必然希望中美争端降温,避免伤及农业利益。

此外,从大局角度看,努钦作为团队主要代表,希望谈判总体有所斩获,有功而返。而纳瓦罗来华,更多是从战略角度对华谋“势”。

总体而言,美方代表团来华,说明特朗普经过几轮“叫牌”、“出招”之后,充分意识到中国反制的决心。此举既有避免局势失控之举,也有“两手”策略。通过“极限施压”获得砝码,利用谈判磋商获得其想要的经济利益。美国几轮“叫牌”后,需要通过谈判最终“摊牌”。

一方面,最大程度保持战略耐心和定力。中美真正的经贸博弈与谈判才拉开序幕。未来两国以打促谈、以谈止战、打打谈谈,将成为常态。中美经贸问题的解决必然是一个长期过程,我们必须做好持久战的准备。不卑不亢,有软有硬,尽力维护中美经贸关系稳定大局。

另一方面,做好政策储备,以备万一。鉴于特朗普经济团队史无前例的“鹰派”立场,我们需要做好最坏打算。从货物贸易、服务贸易、美国在华企业、金融市场等方面,进一步研究储备相关反制措施。同时,长远规划、修炼好内功,加大科技和基础研究投入,牢牢掌握经济主动权。(责任编辑 郭素萍)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77_184977.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