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以反周期刺激防止硬着陆很有必要

8月官方PMI下滑至49.2%,为9个月以来首次回落至荣枯分界线50%以下。按分项来看,除生产指数略高于50%以外,其他指数均处于衰退区间,特别是新订单与出口订单处于较低水平,显示当前中国制造业正面临内外需求疲软、产能过剩的尴尬局面。结合早前公布的下滑至47.8%、亦创下了9个月以来新低的汇丰PMI数据,显示中小企业状况更加堪忧,未来就业状况值得警惕。

笔者此前一直对三季度经济筑底回升抱有期待,现在看来,这一判断恐怕要修正。就近日公布的诸多疲软数据而言,三季度中国经济增长仍会维持下降趋势。如果政策力度不能继续加码,四季度情况或许更加悲观。但我们也无需谈经济刺激而色变,明确稳增长对于结构改革的意义,在经济出现明显滑坡推行刺激政策时,应尽量设法让稳增长与调结构两条腿走路,是应对当前中国经济困局最为理想的方式。

当前经济指数回落与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之后有诸多相似之处,而不同之处在于,如今的库存明显高于2008年,更需重点关注。8月PMI产成品库存指数微升了0.2个百分点,而原材料库存指数大幅下降了3.4个百分点,显示目前去库存调整的步伐正在加快。

结合PMI与早前公布的主要经济活动数据,可以预见,即将公布的8月宏观经济数据可能也不会乐观。整体来看,笔者预计,三季度GDP或将降至7.4%,全年GDP或可将降至7.6%。

8月新出口订单指数为46.6%,同上月持平。其中,农副食品加工业、金属制品业、纺织业、黑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等13个行业低于50%。而进口方面,8月进口指数比上月上升2个百分点。其中,金属制品业、医药制造业、木材加工及家具制造业等14个行业低于50%。尽管本月PMI外贸数据并没有继续恶化,但两指数实际上均已处于较低水平,且明显低于荣枯分界线50%,显示依旧疲软的国内外需求情况。特别今年海外经济动荡对于出口的负面影响将是持续的。9月欧债危机前景仍有诸多不确定事件,比如三驾马车将重新对希腊对其经济增长与债务削减的前景评估、西班牙地方债务风险加大存在全面申援的可能、德国联邦宪法法院也将针对ESM和欧盟财政契约的紧急诉讼做出裁决等。近日数据显示,欧债危机已伤及欧元区最大的经济体德国,未来欧洲的需求将继续回落。而美国由于财政悬崖风险,明年前景仍有不确定性。如此看来,笔者认为8月出口将接近零增长,进口增速也会继续回落。

8月购进价格指数一改今年整体下降的势头,大幅反弹至46.1%,比7月上升5.1个百分点。其中,石油加工及炼焦业、农副食品加工业、化学纤维及橡胶塑料制品业、烟草制品业和医药制造业等8个行业高于50%。8月购进价格指数回升,或许意味着通胀不再继续下行。

结合8月商务部、统计局、农业部公布的食品价格监测数据,牛肉、蛋类、蔬菜、粮食价格都出现反弹,遂使早前环比下降的食品价格或面临新一轮上涨趋势。考虑到波动的食品价格一直作为影响中国通胀的重要因素,此次食品价格回升或将带动8月通胀反弹至2%。但笔者仍然认为,由于需求疲软、翘尾因素回落等因素,即使通胀有所反弹,也是温和的,更何况生产价格指数还处于通缩阶段。预计全年通胀或达到2.6%,货币政策放松空间尚存。

从政策层面看,三季度政策慢于预期,如降准预期多次未能兑现,新增中长期贷款比例较低,对投资支持仍然不足。笔者认为,这可能主要出于以下几方面的原因:一是出于对早前四万亿刺激政策造成多种负面效应的担忧,二是中国正面临从中央到地方的政府换届,三是房地产市场回暖,房价上升与调控目标相悖,房地产政策仍将从紧;四是食品价格走高引发通胀担忧,货币当局对放松政策存有顾虑;五是劳动力市场仍然稳定。而诸多原因之中,担心稳增长措施或导致调结构失败,为未来埋下更多隐患,是最大的原因。对此,笔者的观点是,在经济前景大幅恶化时采取反周期经济刺激是必要的。

首先,稳增长与调结构并不是非此即彼的关系,例如,当前正在力推的消费信贷、放宽民间资本准入门槛的刺激政策既是结构转型的重要体现,亦能促进增长。其次,经济增长下滑阶段,调结构会更加困难。劳工数据是滞后指标,未来一旦经济大幅下滑,企业生产停滞,失业问题必将危及更多民众,造成社会问题。而居民收入的降低,也将削弱消费,使得结构转型更加艰巨。还有,新一轮经济刺激计划,如能打破早前银行的隐性财政功能,防范相关风险,并通过结构性减税和发行调结构特别国债,专门用于保障房、基础设施、水利及新技术和新能源等项目建设,便能达到有效的刺激规模,也能作为杠杆带动地方融资与保障房建设,对稳增长与调结构均有裨益。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