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文在寅的2018:警钟长鸣的经济 虎头蛇尾的外交

编者按:2018,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单边主义、保护主义抬头,对当前国际政治经济秩序构成严重挑战,地缘政治斗争依然紧张……中国网观点中国推出“回望国际2018”系列评论,盘点风云变幻的国际形势和各具特色的国际热点人物,洞见这个世界波诡云谲的2018。

李家成 辽宁大学转型国家经济政治研究中心研究员、察哈尔学会研究员

不知不觉已近年终岁尾,有必要回顾2018年韩国总统文在寅在治国理政方面的得失利弊。虽然文在寅上台后大力推行改革、努力与国民沟通并得到民众共鸣,尽力、认真地为平民谋福利,但他未能实现他在新年贺词中所定下的宏伟目标——全力改善人民生活,将为人民团结和经济增长注入更大动力,但他实现了新年愿望——半岛和平。

警钟长鸣的经济

在经济民生方面,文在寅政府的表现糟糕,拖累了其民调支持率。文在寅总统自上任以来支持率一直跌跌不休,近日更是跌至45%,首次接近“死亡线”,对其执政的否定评价已超过肯定评价,否定评价为46%。这一结果与文在寅总统上任后第一次舆论调查(2017年5月3日)81.6%的结果相比下降了36个百分点。这对青瓦台内部氛围造成一定影响。历届韩国政府中也曾有过在出现了死亡线后又临时性地再次创出“黄金线”(正面评价高于评价)记录的事例,但是没有一个政府成功地将整体趋势从下坡改为上坡,实现逆转。

在对文在寅政府表示不满的负面评价中,“经济不景气”的原因最多。在经济和改革问题上,政府一直未能拿出显著成果,解决经济民生问题。各种经济指标均不理想,短期内也难以取得成果,受到损失的支持者逐渐流失。在虚拟货币管制上出现政策混乱,组建韩朝女子冰球联队“有违公平”严重削弱了年轻层的支持。缩短劳动时间和提高国民年金保险费的政策导致工人收入减少;上调最低时薪的制度则导致个体户用人成本增加,因此工人和个体户这两类人群对文在寅总统的支持率普遍下滑。

切身的经济衰退感

文在寅把青年失业问题看作是“国家灾难”,一上任就在办公室内设立了“就业情况板”,并亲自担任了就业委员长等,指出解决青年就业问题是政府最首要的任务,要求出台创造就业岗位的特殊对策,但政府各部门并未把解决青年失业问题放在首要政策位置。

经合组织(OECD)在去年年底和今年年初预测今年韩国经济增长保持3.0%不变。而在今年年底,OECD则预测韩国今年的增长率为2.7%,低于世界整体经济增长率和G20国家平均增长率。韩国经济不仅没有搭上全球经济复苏的东风,反而在不断倒退。

最低时薪上调速度过快(在五年任期内把最低工资上调54%)造成工资费用增加,削弱韩国的竞争力,导致韩国经济下行。上调法人税最高税率(从22%上调到了25%)导致企业投资不振。韩国的固定投资和雇佣都出现了下降趋势。韩国国家竞争力和产业竞争力双双下滑。出口持续向半导体倾斜,虽然当前有助于拉动经济增长,但会导致产业对外竞争力进一步变弱。韩国经济的内需景气在下滑,出口增长也有所放缓。

明年韩国经济的前景并不明朗。各项指标都指向经济下滑。韩国国策研究机构韩国开发研究院(KDI) 对于投资、消费、雇佣等所有经济部门都是“黑暗展望”。文在寅需要对经济民生政策进行自省,修正经济政策的方向,不要过分执迷于收入主导型经济增长模式,围绕服务业进行规制改革和劳动市场改革,设法提高劳动生产率。

虎头蛇尾的外交

在文在寅政府的积极主导斡旋下,以朝鲜参加平昌冬季奥运会为契机,开启南北和解与合作的大门,先后实现了朝鲜高层人士访韩、三次韩朝首脑会谈、朝美首脑会谈等,力促韩朝关系发展和朝美谈判进展之间良性循环、互为有利,争取和平解决朝核问题、构建半岛和平机制。朝鲜的核导试验得以封冻,军事挑衅得以消弭。

在南北关系方面,文在寅在一年之内三次会晤金正恩,南北首脑会晤的频次和议题远胜从前,成果斐然,签署了《板门店宣言》和《9月平壤共同宣言》,促使南北关系不仅由敌化友,而且更上层楼。南北双方积极落实《板门店宣言》和《9月平壤共同宣言》,不仅实现了南北离散家属团聚、设立南北共同联络事务所、拆除非军事区哨所,还着手韩朝铁路公路连接及现代化。

韩朝正在通过多个渠道保持紧密沟通。明年春天,韩朝将共同开始挖掘韩国战争战死者遗体工作,也将有可能对朝支援流感诊断套装工具和治疗药剂达菲。韩国政府还计划通过国际组织向朝鲜提供规模约为800万美元的人道主义支援。

但是,南北首脑外交却出现梗阻,金正恩年内回访韩国首尔落空,推动文在寅支持率出现数次反弹的“朝鲜”效果逐渐消耗殆尽。毋庸置疑,作为“朝鲜人的儿子”和“卢武铉之影”,文在寅在改善韩朝关系上独具优势,但也因此经常被指称有亲朝倾向。文在寅总统致力于处理韩朝关系,以致于失焦于经济民生问题。

韩美关系上,曾经成功斡旋朝美新加坡峰会的文在寅却苦恼于韩美对朝步伐的失调和朝美无核化协商的停滞。面对朝鲜对美长时间的静默,朝美谈判陷入胶着,美国对朝疲劳感不断加深。美国经常声明,在朝鲜完成其核计划拆除之前,不会解除制裁。朝鲜以不作回应表达不满,要求减轻乃至接触制裁。美国则在追加对朝制裁的同时,却由美对朝特别代表斯蒂芬·比根(Stephen Biegun)宣布将放宽禁止美国国民赴朝旅行的措施,并单独突访板门店传递出敦促朝鲜对话信号。如何协调朝美在制裁应否解除与如何解除、无核化定义与方式上的不同诉求,成为文在寅的巨大挑战。

在中韩关系上,2018年是中韩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建立10周年,因萨德问题而遇冷的中韩关系逐渐回暖,两国间的高层交流正在恢复。以APEC会议为契机,习近平主席与文在寅总统举行了首脑会晤。

综上所述,2019年文在寅带领下的韩国面临诸多内忧外患,如何拯救双双走低经济增长率和就业率,如何有效斡旋朝美无核化磋商进程,促成第二次朝美首脑会谈和金正恩回访韩国首尔,将朝鲜半岛无核化进程与和平进程持续推进下去,成为其必须正视和解决的重大课题。(责任编辑:郭素萍)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78_197778.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事件

  • 回望国际2018
  • 回望国际2018
  • 2018,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单边主义、保护主义抬头,对当前国际政治经济秩序构成严重挑战,地缘政治斗争依然紧张……中国网观点中国推出“回望国际2018”系列评论,盘点风云变幻的国际形势和各具特色的国际热点人物,洞见这个世界波诡云谲的2018。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