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奥巴马难解中东魔方

中东热点问题错综复杂犹如难解的魔方。美国历届政府的中东政策万变不离其宗:控制中东,确保对中东事务的主动权。然而,小布什政府发动阿富汗和伊拉克两场战争,让数千名美军丧命,数万人伤残,一万亿美元焚烧于硝烟之中,不仅导致阿拉伯—伊斯兰民众反美情绪的高涨,还招来世界各国广泛的批评和反对。奥巴马上台后,大幅度调整中东政策,然而一年半时间过去,奥巴马的新政成效不大,在一系列问题上进退维谷。奥巴马始终没有找到破解中东魔方的良方。

奥巴马从伊拉克撤军是兑现自己竞选的承诺,但在伊安全形势恶化,新政府难产的情况下,撤军又充满了风险。此外,美在伊拉克付出如此惨重的代价,会甘心一走了之吗?如何既撤军,又不让伊局势失控并保持对伊的控制,实为两难。

奥巴马希望解决巴勒斯坦问题,缓解阿拉伯—伊斯兰民众强烈的反美情绪,从而有利于打击极端势力,孤立伊朗。然而,促成巴以和解困难重重,以色列的强硬立场是主要障碍。以是美在中东的战略盟友和支柱,得到美国内强大的犹太集团的支持,奥巴马不愿也不敢对以施加切实的压力,促以满足巴方最起码的合理要求。这又是两难。

美不能容忍伊朗的反美政权,更不能容忍一个反美政权拥有制造核武器的能力。伊朗对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影响力增大,伊朗支持的哈马斯和真主党力量增强,对美在中东的主导地位发起挑战。美有一千条“理由”对伊朗实行政权更迭。为此美对伊朗威胁、孤立、制裁、颠覆等各种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却均未奏效。奥巴马提出愿与伊朗直接对话,但因双方缺乏互信,未能实现。剩下先发制人发动军事打击一招,美军方公开承认已制定相应计划,但此招风险过大,国际社会又普遍反对,小布什未敢动用,奥巴马敢冒险吗?还是两难。

美发动阿富汗和伊拉克两场战争,将阿富汗与中东局势紧密联系在一起。美还提出“大中东”概念,阿富汗属大中东。阿富汗战争打了10年,塔利班势力反而壮大。奥巴马上任不久,宣布增兵阿富汗,同时宣布2011年7月开始从阿富汗撤军。增兵是应军方的要求,也是战场上的需要,而同时宣布开始撤军时间是要缓解国内对增兵的反对。然而阿富汗战争很不顺利,注定旷日持久,奥巴马和军方又不得不补充解释,开始撤军后大量部队仍将留驻阿富汗。到底是增兵还是撤军?两难。

小布什政府执政8年一直将在中东地区进行反恐和防扩散作为全球战略重点。奥巴马执政后,美多次宣称美全球战略重点要东移至亚太地区。国内也有学者认为美要从中东脱身。亚太地区在国际上的地位和作用不断上升,美日益重视该地区,确有将全球战略重点东移的需要和愿望;但中东地处欧、亚、非三洲交汇处,战略地位重要又拥有丰富的油气资源,大中东四大热点问题关乎美反恐和防扩散政策的成败,涉及美全球称霸的重大利益,奥巴马不可能放弃中东。这更是一个大的两难!

美国进退失据的原因何在?美国仍是世上唯一的超级大国,但其综合国力在衰减,国际影响力在缩水也是不争的事实。奥巴马身逢现时,不会不感受到这变化中的现实,但他并没有收缩美领导世界的雄心,或者说称霸世界的野心。要控制从巴尔干到中东、高加索、中亚、经南亚、东南亚直到东北亚如此辽阔的欧亚大陆谈何容易。如是,捉襟见肘、力不从心、顾此失彼也就不可避免并不足为奇了。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