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巴菲特的保险经:对低价低质业务说“不”

沃伦.巴菲特领导下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一直以保险为主营业务,他多次表示将对旗下的保险公司永久持股。但他也多次强调保险业存在产品容易同质化、价格竞争激烈的问题,经营不好容易亏损。为克服保险行业普遍存在的问题、建立长期竞争优势,伯克希尔采取了相应的经营策略。

(一)严守承保纪律,注重效益而非注重规模。由于保险行业很容易发生激烈的价格竞争,巴菲特始终强调保险公司必须高度注重承保价格,并克制压倒竞争对手的强烈欲望。如果一个保险公司成功的定义是市场占有率而非利润的话,那么麻烦可能随时上门。勇敢地对低价、低质业务说“不”,是任何一个保险人字典里必备的一个字。1987年,巴菲特表示,“我们保险公司与其他公司不同之处在于,我们完全不理会签发保单的数量。在下一个年度我们很愿意一口气签出比前一年多五倍的保单,但如果只能签发五分之一的保单也无所谓。如果承保价格不理想,我们会暂时退出市场少做一点业务”。

巴菲特表示,拒绝低价业务应当深深植入公司的文化中去。当其他竞争者因为营业收入大增而受到华尔街分析师的热烈掌声时,国民产险1940年创立以来的四任总裁没有一位屈服。

(二)合理把握市场进出的时机。伯克希尔的策略是,根据价格引导,成为稳定市场的力量。当其他公司由于损失扩大、资本不足、退出市场,使市场供给短缺、保单价格恢复合理水平时,伯克希尔马上进入市场、增加承保、满足市场需求。当同业再次杀价进场抢业务时,伯克希尔又会退出市场观望。这一市场进出策略得到了部分股东的认同。纽约有一家保险经纪公司是由一个伯克希尔多年的老股东所领导,基于职业道德他必须为其客户争取最好的权益。当保险市场价格大幅滑落,他发现伯克希尔的保费比起其它同业贵许多时,他第一个反应就是赶快把他客户的保单从伯克希尔转移到别的保险公司,接下来第二个动作就是买进更多伯克希尔的股票。他说要是哪一天伯克希尔也一样以降价竞争作为回应,那么他就会把生意给伯克希尔做,但他可能就会把伯克希尔的股票卖光。

(三)始终保持雄厚的资本实力。伯克希尔始终将雄厚的资本实力作为其独一无二的竞争力。第一,在市场供给短缺时,能够有足够的资本实力迅速扩大承保能力,争取优质业务。第二,面临大客户和巨额保单,资本实力雄厚是争取业务的最有利武器,因为大客户更看重信用风险,希望寻找一个可靠稳定的保险公司。而伯克希尔无与伦比的财务实力,可以使其签下比其他保险公司金额更高的保单。1995年巴菲特表示,“高额的保险上限吓唬不了我们,相反地更能引起我们的兴趣。只要保单价格能够与所承担的风险相匹配”。

(四)将优秀经理人视为稀世珍宝。保险产品存在一定的同质化特点,经营类似的产品,不同的经理人的业绩完全不同,经理人的表现对于保险公司绩效举足轻重。巴菲特多次强调将优秀保险经理人视为稀世珍宝。保险经理人要有足够智慧给风险定价、要有足够理性回避风险无法评估的业务、要有足够勇气承接巨额但定价合理的保单、要严守纪律拒绝任何定价不合理的业务、要能够克制战胜竞争对手的冲动。同时,巴菲特也给予其经理人宽松的环境,只要求他们关注长期效益、长期竞争优势、以公司所有者的心态来经营。

(五)将浮存金的成本和规模作为保险经营绩效的衡量指标。保险是先向客户收取保费,经过一段时间才赔付。这些保户预付的保费加上那些已经发生但还未理赔的资金统称为保险浮存金。运用浮存金进行资金运用、获取投资收益是保险公司的主要经营模式。持有浮存金的成本取决于保险公司是否存在承保利润。如果存在承保利润,保险公司持有浮存金的成本就为负,相当于客户付费给保险公司保管这笔资金,对于保险公司就象一杯美味的柠檬水。反之,如果综合成本率高于100%、承保亏损,则持有浮存金就有成本。一旦承保亏损过大,保险公司取得浮存金的成本远高于市场利率时,它就变成一颗难以入口的酸柠檬。2010年,巴菲特指出,从1967年进入保险业43年以来,伯克希尔持有的浮存金从1600万美元上升到660亿美元,其中有26年有承保利润。这意味着,大部分时间里伯克希尔用于投资的资金来源成本低于其他投资机构,甚至是负成本。这使得伯克希尔在投资市场上相对其他机构具有天然的优势,能够更从容地选择投资机会,不需追求短期高风险收益,同时其强大的投资能力和较高的投资收益又反过来为保险业务提供了雄厚的资本实力支撑。正是由于承保和资金运用两个轮子协调运转形成的强有力的竞争优势,使伯克希尔在保险和投资两个领域都取得了令人羡慕的成功。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