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掺和钓鱼岛争端,美国留神脚下

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1月18日会见访美的日本外相岸田文雄后,照着事先拟好的讲稿就钓鱼岛问题作出公开表态:“尽管美国在有关岛屿的最终(ULTIMATE)主权归属问题上不持立场,但我们承认(ACKNOWLEDGE)有关岛屿处在日本的行政管辖之下,反对(OPPOSE)任何寻求破坏日本行政管辖的单方面行动,呼吁有关方面采取措施阻止可能发生的事件(INCIDENTS),并通过和平方式管理彼此分歧。”

克林顿并宣布奥巴马总统邀请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2月的第三周访美。

希拉里•克林顿此番表态释放了复杂的政治信号,事先想必经过细细推敲和与日方的精心沟通。就在岸田文雄访美前夕,美国助理国务卿坎贝尔赴日磋商。

尽管不少中国媒体已给克林顿的表态帖上“强硬”标签,但我们仍愿本着客观、理性、善意和对历史负责的态度作些解读。

一、克林顿重申美国对钓鱼岛主权问题不持立场,再次承认日本的“行政管辖”,同时刻意使用“最终主权归属”的表述,言外之意承认钓鱼岛主权问题尚未解决,日本的“实际管辖”只是替美国打“临时工”。

二、克林顿使用了“反对”一词,这是任何大国就重大国际敏感问题进行表态都会慎之又慎的措辞。她所反对的“寻求破坏日本行政管辖权的单方面行动”,毫无疑问是指中方依法依据对钓鱼岛行使主权管辖,包括前阵中方一些糊涂专家公开提议的所谓“中日共管”的“选项”。

三、克林顿此次故意回避“尖阁列岛”(SENKAKU ISLANDS)一词,而用“有关岛屿”(THE ISLANDS)模糊指代。就在2012年7月钓鱼岛问题急剧升温时,克林顿还在公开直呼钓鱼岛为“尖阁列岛”,中方当即对美方进行了交涉并公开表明态度。

四、克林顿呼吁阻止的“事件”,所用INCIDENTS一词确切含义是“事故”,显然是指中日战机近距离接触(有报道说最近仅有10米!)的巨大风险。细心的人不会忘记2001年发生在南海上空的中美撞机事件用的就是这个词。

五、美方最终同意安倍访美,看来双方前段紧张的内部协调告一段落,届时谈及东亚重大问题的基调已可确定。

通过以上解读,可以得出两个结论:第一,美国继续强调在包括钓鱼岛海域在内的东亚地区拥有重大利益,是不准备对当前紧张事态置之不理的,更不准备走开。第二,正如其战略文化一以贯之的作风,美国只关心怎样把眼下燃起的那堆火控制住,不准备在将决定事件发展方向的是非曲直问题上有何作为。

我们相信美国在确保东亚局势总体保持和平稳定方面有一定诚意,不认为美国在本地区的战略目标就是要搞得天下大乱,但也看出来美国处理东亚问题陷入战略纠结。一方面,放不下日本这个“战略基石”,还要用它来牵制中国、塑造“美国的太平洋世纪”;另一方面,不能不正视中国崛起,无法回避对华关系日益成为美国亚太战略中心的事实。

美国的模糊与纠结对缓和当前东亚紧张局势没有太大助益。在这样的态度面前,中方除了丢掉幻想,坚持对日斗争,不应有其他的选择。因为,是日方不断出动自卫队飞机对中方的正常巡航飞行进行干扰,突出军事色彩,制造紧张气氛;是日方不断强调在钓鱼岛问题上没有谈判余地,不给“以和平方式管理分歧”留下退路。

很多中国公众认同这样一个推断:美国未必是此次钓鱼岛问题升温的始作俑者,但如果没有美国高调“重返亚太”和牵制中国战略意图的刺激,日本不一定会斗胆挑起与中国的争端。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近日重申,中方维护国家领土主权的立场坚定不移,同时一贯主张通过对话磋商解决领土争端,希望日方同中方相向而行,通过磋商找到妥善解决和管控问题的方法。

当然,美国在钓鱼岛问题上的态度演变仍是值得密切关注的,安倍2月访美将是一个试金石。此前,只想提醒美方:

第一,美国在钓鱼岛问题上是欠了中国的。如果没有当年的私相授受,今天的日本不可能偷梁换柱,以“主权拥有”替代“实际管辖”。美方推动日方尽快重新承认中日在钓鱼岛存在主权争议,可能会使情况变得好一些。

第二,摆出“老大”架势在争议方之间拉偏手绝不是件讨喜的事。美国的盟国出于国内政治需要挑动地区矛盾之风不可长。这种极端自私的行为劫持美国的利益,激发民粹主义,导致恶性循环,使东亚局势面临失控危险。

第三,亚太战略聚焦不清损害的是美国自身利益,推行“双瞳”地区战略将使美国尴尬异常。美国有必要重新检视自己的思维,制订坦荡的地区战略。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78_63178.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