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渐进式利率市场化还需“破冰”前行

全面放开贷款利率管制,是预期中的利率市场化改革;但出台的时间,却在市场的预料之外。一般认为,在经过近期的银行业“钱荒”之后,央行出台利率市场化改革举措,最快也要在数月之后。上周末,央行出其不意地宣布由金融机构自主确定贷款利率水平;于今回看所谓的“钱荒”,倒很像是央行在改革前的一次压力测试。

利率市场化,就是放弃利率管制,将利率的决策权交给金融机构,由金融机构自主调节利率水平。贷款利率由市场决定,意味着银行业的竞争更趋激烈,市场的优胜劣汰更加突出。对中小银行来说,可以低价策略争夺更多优质客户;而对大银行来说,面对强势的大型国企,有可能部分丧失议价能力。在竞争压力下,银行业除了提高风险定价水平,还会走向差异化、精细化经营,以产品创新和优质服务争取客户——由此将催化银行业的一场大变局。

从1996年放开上海银行间同放利率开始,央行通过渐进式的改革不断放松利率管制,着力完善市场化利率定价机制,扩大市场化利率覆盖范围。全面放开贷款利率管制,是利率市场化的重要一步,而最后一步就是全面放开存款利率管制——最为关键、风险也最大一步,其必要的前提条件是:金融机构的公司治理改革完全到位,存款保险制度、金融机构的市场退出机制等完全建立。

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必须突破利益格局的“坚冰”。在利率管制之下,商业银行坐享庞大的存贷利差收入,既无压力也无动力去研究和发展定价技术,风险定价和风险管理能力难以应付利率市场化的挑战。有银行高管表示:“长期实行的是行政性管制型定价,银行在定价问题上都是‘傻瓜相机’,从国有大银行到基层的农村信用社,都是‘一口价’,从下浮10%到上浮30%,就这么大区间。但贷款利率市场化后,面对不同的客户群,用一个定价体系来做肯定玩不转。”

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还必须突破观念认识的“坚冰”。长期的利率管制,既“养懒”了金融机构,也“养懒”了金融市场中的从业者和消费者,甚至还“养懒”了专家学者。比如,有金融从业者认为,放开贷款利率管制不过是“人情贷款合法化”。其实,“人情贷款”正是利率管制的产物——所谓人情,就是管制利率与市场利率的差价;在市场定价之下,多一分人情就少一分利润。又如,有金融学者认为,市场并未实现完全竞争,“与其出现一个不可靠的利率市场化,还不如拥有一个央行定价的机制”。其实,推进利率市场化同时也促进金融市场开放,让民营资本加入市场竞争;而在利率管制之下的资金错配、影子银行不受监管,甚至比“不可靠的利率市场化”更不可靠。

央行行长周小川谈到对利率市场化的考虑时,曾特别强调“客户”对银行服务差别化定价的“适应”:“如果客户对银行某一定价不满意,仍习惯于马上向政府表达或归罪于政府,希望政府来干预。政府如果回归到大规模干预,市场化定价就得走回头路。”

以渐进方式稳步推进利率市场化,就是既要考虑金融机构的定价能力,又要考虑“客户”的观念和认识水平。

热门事件标签